為了永久的記憶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4日】在修煉的道路中,我見到過許多同修,有的朝夕相處一段日子,有的僅一面之交,但他(她)們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回憶。他們的故事感動著我,激勵著我,使我這個一寫東西就有畏難情緒的人也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筆。

* 讀書

蘭阿姨(化名),女,50多歲,開封大法弟子。在拘留所裏,她給我講了她自己的修煉故事:開始修煉後,天天去煉功點煉功,功友告訴她,修煉,不但煉功,還要讀《轉法輪》。她不識字,天天拿著書到煉功點看書,功友念著,她認真地看著,功友讀完了一頁,她才看了半頁,聽見翻書聲了,才發現自己看慢了。雖然這樣,但她嚴格要求自己,每天都堅持讀書,回家也看。看著看著,奇蹟發生了,每當在家看書時,她的耳邊就響起了煉功點上功友讀書的聲音,時間不長,她就會讀《轉法輪》了。

有一天她在自家院子裏讀《轉法輪》,她的兒女看到了說:「媽,你不識字,在院子裏拿這麼厚的書讀,給誰看呢?」她說:「你別小看我,我會讀這本書,不信,我念給你聽聽。」說著就念了幾段,兒女很吃驚,「你幾時學識字的,我怎麼不知道?」她笑了:「你不修煉,怎麼能知道這其中的奧妙呢!」

* 進京證實大法

李阿姨(化名),女,60多歲,開封市大法弟子。老太太不識幾個字,但修煉很精進,特別在讀書方面,那更是不願落後,很多不認識的字她就抄到小本上,見人就問,用同音字標在小條上或畫個畫,就這樣,李老太太很快就會讀《轉法輪》和所有的大法書籍。2000年12月底,老太太進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被無辜抓走,送到派出所、看守所,惡警讓她說名字、地址,她不告訴他們。惡警就讓她圍著柱子赤足在雪地裏走,圍著三個柱子轉了很多圈,她也不說姓名。惡警急了就拿電棒電她,不起作用,就換了一個高壓的電棒電她的肩、頸部,頸部被電了一個很大的瘡,但不長時間就下去了。最後,老太太說:我姓李,叫李平,其實我不叫李平,意思就是來評理的。這智慧的回答讓惡警都佩服,在以後被非法關押的日子,都是叫她:「李平,評理。」

當時來北京的大法弟子太多了,北京的派出所、看守所都滿了,老太太被拉走的那天,就有48輛乘有大法弟子的公共汽車被拉走。她被帶到綿州的一個看守所,讓她們穿號衣,老太太號裏的六個大法弟子沒有一個穿的,警察也不著急,說你們不穿,到吃飯時,誰不穿號衣,就讓狗咬。大法弟子們說狗不會咬的。到吃飯時,結果六個沒穿號衣的大法弟子去吃飯時,狗也沒咬她們。後來自焚栽贓案發生了,老太太想回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報了姓名地址,被當地公安接回開封,後來在看守所裏,她絕過食、住過小號、戴過手銬、腳鐐、進過洗腦班,受盡了折磨,最後,堂堂正正回了家。

* 天安門廣場的一幕

我與王大姐2001年元旦過後來到北京。這一次我深切體會到師尊的慈悲呵護,見證了大法修煉者對法的堅定,不折不扣的按照師尊所說的去做,也見到目無法紀的惡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劣行。

我們進入廣場後,有一個中年女人走到我們身邊,背著師父的詩,然後說:計劃是從幾點開始?……我看了看她,一眼就識破她不是大法弟子,說的話也不像啊,我們從未有過甚麼計劃,只是表達一下心聲:法輪大法好。我們沒有理會她,繼續走。那天在天安門廣場上,除了有很少的民眾,大部份是大法弟子,也有一些便衣和不知從哪裏找來的地痞流氓。我看到一個、兩個、三個……前仆後繼的大法弟子高昂的聲音此起彼伏,這個喊:法輪大法好!那個喊:還我師父清白!聲音連綿不斷。在我們的遠處,大概在紀念碑附近,我們在升國旗的附近,我看到一家三口,年輕的母親一手抱著襁褓中的嬰兒,一手散發真象傳單,那名父親便喊「法輪大法好」,便散發真象資料。這時,幾個便衣就拽住年輕的男子打,一個年輕力壯的便衣很快的衝過去,一腳就把年輕的媽媽踢倒在地,而這位媽媽用她纖細的身軀(雖然已是冬季,穿的也很厚,我仍可感到她的美麗與瘦弱)護著襁褓中的嬰兒,任由那毫無人性的腳無情地踢到她的身上。我的眼睛濕潤了,……。就這樣,那一幕幕的大法弟子站出來證實大法的場面還在發生著,那光天化日之下惡警便衣的暴行在進行著,直到有一個人到我們身邊盤問我們,我們機智地回答了他們的問題後就離開了天安門廣場。

已經到了晚上,我與王大姐沒有帶身份證,也不知該去哪裏,我們坐上出租車也不知該去哪裏,司機拉我們到一家電影院門口,下車後,司機把他車裏的東西翻了個底朝天,可能怕我們放真象資料,那時不明真象的人還不少,翻了大半天也沒翻出甚麼,看了看我們就走了。我們就坐公交車去車站,在車上,我們倆都睡著了,等醒了一問,坐的方向不對,我們只好下車,也不知是甚麼地方,路很寬,街上的人很稀少。這時,在遠處,只有兩位中年婦女,我當時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她們倆是大法弟子!我毫不猶豫地先走過去,她們也感覺到了我們也是大法弟子,當時我覺得在心裏我們都已經交流過了,果然,正如所想。我們都覺得蹊蹺,是師尊安排了我們的一切,呵護著我們,看護著我們。其實她們倆也是剛剛認識的,一個是長春的,一個是重慶的,在天安門證實大法時被抓到派出所,當天晚上她們倆被放出來後認識的。這樣我們四個人為了同一個心願走到了一起。第二天早上,我們就分手了,在去天安門的路上,我們等公交車時,我看見從半空中一簇簇的像灰塵一樣的東西紛紛下落,又有大批的邪惡物質被銷毀了。

* 一念使她脫離生命危險

張阿姨(化名),開封大法弟子,女,50多歲。修煉之後,她的身體很好,可有一天,感覺肚子特別疼,簡直不行了。她的兒子不修煉,把她拉到醫院,醫生說馬上住院開刀。上了手術台,醫生開刀一看,胃穿孔,滿肚子流的都是飯,醫生把飯清理完就把刀口縫合了。過了一段時間,肚子還是很疼,又做了一次手術,這次打開一看,滿肚子流的都是膿,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那趕快準備後事吧。張阿姨從早晨六點開始就有一口氣沒一口氣的,看著簡直就快不行了,兒子守在身邊,很悲傷。但是到了下午六點,她突然清醒過來,並很快就康復了。

她給我講了從早上六點到下午六點看到的事情:早上六點她就去了一個地方,那是個泥土造人的地方,有很多的泥人,有高有低,有胖有瘦,有大有小,樣子和我們人一樣,但他們是泥人,可是那兒的泥土非常乾淨。她看啊看啊,正看得起勁的時候,突然從左邊出來一個白鬍子老頭,對她說:跟我走吧,做我的徒弟。她還沒回答呢,從右邊又出來一個白鬍子老頭說:不要跟她走,跟我走吧,做我的徒弟。她想,那我到底跟誰走呢?忽然想到了師父,就對他倆說:我不能跟你們走,我有師父,李老師就是我的師父!這時,正好是下午六點,這一念使她醒了過來,使她康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