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給同修送去師父評註文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9日】正法時期的大法同修們好:每當想起做證實大法的事情的同修,不論相隔多遠我的心都會說:「同修辛苦了。」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我知道這是情,也是必須修去的心。我的常人心很重,我不斷的放,不斷的找,告訴自己一定要站起來,摔倒了不能趴在那不動。當我下決心從新走入正法洪流中時,我接到了師尊對《金佛》一文的評註,我的心震撼了,我必須清醒的認識到甚麼是正法時期的正法弟子,自己得對得起這個稱號啊!

同修把文章送到我手中時,告訴我這個地區只有一份,一定要放好,先不要複印,等幾天外地能送來。當天有一功友出了點事,心態很不平穩,另一功友說給她看看吧。我心裏沒有任何雜念,心想一定要讓她看到《金佛》,一定要提高上去,正好在下班的那一刻我抄完了《金佛》,讓其他同修送給了她。我想:做為大法弟子不能等、不能靠,為甚麼我們這一地區的大法弟子沒做好,總是出問題,有很多問題都沒站在法上。師尊讓我們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們做到了嗎?師尊建議大法弟子都看此文章,師父的每一句話都是法,如果我們做得不好,落下一個大法弟子沒看到此文章,那我們是不是有漏呢?我們有沒有做到為同修負責呢?我想:邪惡勢力最怕大法弟子看經文和明慧網文章,我就讓大法弟子看,早看一分鐘,心性提高上來了,那不也是在清除邪惡嗎?我便印了二十幾張,當我把完整的《金佛》拿到手中的時候,《金佛》都變成了一片紅光,我知道師尊在鼓勵我。當我把該做的工作都做完後 ,我出了人心,心想複印機味這麼大,開窗放放味吧!在開窗那一瞬間我想外面這麼黑,即使有人也看不到。師父說:「好壞出自一念。」我的這一念很不好,打開窗後我去了衛生間洗手,結果沒有水。相隔就兩三分鐘,當我回身走到門口時,我聽到平台有人走過來了,我知道上來人了,好像很多人,當時就想是不是那些惡警。我該怎麼辦?當時所有印出來的材料都在床上,而且打著燈。在我遲疑的那一瞬間,屋裏發生了變化 ,整個房間被紅光籠罩著,而我則單獨被紅光籠罩著。刷的一下從頭到腳下去一種東西,當時我在心裏就說:是師父在幫我,我沒事。這時也明白該怎麼做了,我離窗戶有十幾步遠,我趕緊走上前去關窗戶,外面的人從我窗戶下走過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

我無法用任何語言表達我那時的心情,半小時後我帶著幾本書和做好的材料去了功友家,那時已是十一點半。十二點我與功友一起發正念二十五分鐘。功友問我怎麼發了這麼長時間?我問她你發多長時間?她說:「五分鐘」。而且和我晚上發正念還是第一次。我把《金佛》給了她,她看後很慚愧,說今後晚上十二點一定起來發正念。在交談中功友告訴我,她單位的同志曾經也是大法學員。7.20由於種種原因放棄了大法,現在身體很不好,對功友說她錯了,想從新修煉沒有書。功友一定要找到一本《轉法輪》給她。我說我正好帶了兩本。功友說你是送書來了。表面上是我去了,但那是師父做的。師父慈悲不會落下一個弟子,我們只不過做了表面的事。今天我能把整個過程說出來,思想中也有很大阻礙,但我都放下了。只要對大法、對同修、對世人有利的我就會去做。

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在這最後的時刻讓我們共同努力、互相勉勵。決不辜負師尊的期望,走好每一步。決不能攙雜人心去做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