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帶我走出憂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1日】還記得在初中二年級上學期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天真貪玩的孩子,無憂無慮,整天充滿了活力,但不知為甚麼從初中二年級開始,我莫名其妙的開始憂鬱,漸漸地從以前的調皮貪玩變得不願說話,莫名的有一種東西壓住了我的心靈,我的爸爸媽媽不知怎麼回事,帶我出去散心,但是絲毫沒有減輕我的症狀。

上高中開始,我發現我已經不能集中我的注意力了,我的家裏,爸爸媽媽天天吵架,要離婚,那時我把我的爸爸媽媽看作我的精神支柱,可是現在,我生活的一切支柱都沒了,高中的學習壓力,家庭的矛盾,全部壓在我的胸口上,我看世界的顏色都是灰暗的,這不是打比喻,的確我看到整個世界都是灰色調,有時候我與別人說著說著話,自己的笑容突然就僵硬在那裏,話有時只能說半截,因為思維出現了短路,還有很多威脅我生命的畫面在我腦海裏閃現,我知道我的心理出問題了。

但是我還有一個目標,我要考上大學。就這樣,硬撐著考上了大學,狹隘的心靈,承受不了一點人際關係的矛盾,太高的目標,不切實際的要求捆在自己的心靈上,我的整個心靈都是灰色的,我找不到出路,看不到未來,感覺自己已經坐在火山上,我不知道我活著還有甚麼意義。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暑假回家,我的鄰居到我家裏弘法,我當時一聽感覺心頭一亮,趕緊把書借來,通宵把書看完。我被大法深深折服。

就這樣,我在修煉的路上開始邁步。憂鬱的人感覺不到自己的憂鬱,黑壓壓的氣氛籠罩在你整個身體的周圍,不想與人溝通,甚麼事情都憋在自己心裏。可是大法慢慢的改變著我。

生生世世欠下的思想業,要想清除談何容易,但是自從我修煉大法開始,威脅我生命的畫面再也沒有閃現過,現在回想起來,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沒有師父我走不到今天,更談不上擁有今天的狀態,你想想一個整天腦海裏受到威脅的人,處處不如意的人,他有活下去的勇氣嗎?他有活下去的力量嗎?沒有。這是剛開始我就受益了。從那以後,慢慢的感覺到自己空間場範圍之內那種不清晰的感覺越來越少,迷糊的感覺越來越小,那可真是一層層空間的消除啊,都是師父在一層層空間替我承受過去。每一個憂鬱都有自己特點,放大後就充滿了你身體的周圍,現在回想起來,有多少顆捆綁的「炸彈」,都被卸了下來。

今天,是一個走過憂鬱的大法弟子,在回想自己的過去,現在回想起來真像師父所說的從地獄當中把你撈起。那可真是地獄啊。現在我已經在北美讀研究生了。一個說不全話的人,一個對生命完全喪失勇氣的人,走到了今天,並且活得越來越有力量,我的整個生命都是大法給予的,師父給予的。我會把我的經歷,講給更多的朋友,陌生的人,同時揭露江氏集團醜惡的行為,讓人們知道大法的偉大,讓更多的人走上修煉大法的道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