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克服了學習和人際關係的壓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4日】我是中國四川省的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21歲,我想談談我得法以後的體會。

我於一九九八年底幸得大法,那年我初中畢業,剛升入高中。得法之前我的「小姐」脾氣一直沒有改。因為我從六歲入學以來,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由於哥哥的學習不好,因此我倍受家人和老師及親戚朋友的寵愛,因此就覺得只要學習好就能勝過一切,每天都是學習好就完事。在人際交往、為人處世等方面一直很欠缺,但自己也沒有這方面的意識。就這樣我以優異的成績升入了高中,一下由以前的走讀變成了住校,以前由家人包辦的衣食住行一下子全部落在了自己的頭上了。由於對周圍環境的不熟悉以及自己長期以來養成的不善交際、表達能力差,及自己的心眼小,做事拖拖拉拉,愛鑽牛角尖,多愁善感……全都在那時候暴露無餘。和老師、同學、家長的關係都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由原來學習上的佼佼者一下滑落了下來。

就在我身心倍受打擊的時候,就在我茫然幾乎絕望的時候,就在我最需要幫助和關心的時候,我遇到了這部大法。師父來了,他帶著這部最偉大、最慈悲的大法來了。師父的《轉法輪》是一本無與倫比的珍寶,沒有任何一本書能夠和他相提並論,這部大法的內涵是一個人用盡畢生經歷都無法讀透裏面的那些博大精深的法理的,許多人看了十遍、百遍、千遍都無法理解其全部內涵,每看完一遍都有不同的體會。就我而言,我每看完一遍我都會發現我的能力太有限了,尤其是和其他那些悟性高的同修一起切磋之後,這種感覺更是強烈。

談起我當初得法的體會,只有一種感覺就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首先大法告訴我「真」、「善」、「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大法教會了我怎樣做人,讓我明白了許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的原委;同時大法教會了我用「真」、「善」、「忍」去認識世界。我重新贏回了老師、同學和家人的青睞和他們眼中的那種久違了的讚許的目光。大法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通過吃苦修煉返本歸真,而且我明白了人為甚麼來到人世,我該怎樣走以後的路,及怎樣作一個好人,作一個有利於人類社會的好人;我知道了怎樣在道德敗壞、人們無心法約束的日益衰敗的社會中找回自己的本性,也是人類的本性,並同化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

大法不僅在精神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同時在身體上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得法之前的我有一個名副其實的外號叫「病西施」。以前每到天氣變涼的時候,我的鼻孔就開始難受,不通氣,甚至被鼻涕填的滿滿的,晚上睡覺都必須張開嘴幫助呼吸。冬天早晨騎車進了學校,鼻子就開始叫苦,隨後就持續不斷的咳嗽,幾乎咳完上午的四節課,下午才緩和一些。但第二天早晨又開始了,就這樣長年累月的,形成了惡性循環。媽媽著急了,帶我去又是打針又是吃藥的,受盡了苦,就是看不到效果。直到得法修煉以後才消失。感謝大法與師父的佛恩浩蕩,讓我有幸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有以前的月經不調、痛經、量大等症狀也在得法後不久消失了,這些在以前由於少女的害羞也不敢說,我是默默的承受著病魔的折磨,苦不堪言,現在好了,在也不用為此事發愁了。真的很感謝師父的功法。還有以前由於學習壓力過大頭髮變白了不少,修煉後也好了。但由於江氏集團的瘋狂迫害,我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切磋了,自己許多方面也都沒有完全達到大法弟子的狀態,經常被執著心帶動而做錯事,因此我的眼睛高度近視是最近才好的,現在正在恢復,已經不用再戴眼鏡了。

我要說一聲:「法輪大法好!」,「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請大家都來了解大法與我們(真正在大法中修煉的弟子),改變一下自己由於聽信由江××出於個人嫉妒和小人之心而製造的栽贓陷害。請大家來分析一下這一系列謠言,如所謂的天安門自焚,王進東腿上的塑料瓶竟然燒不破;劉思影的喉管切開還大聲清脆地說話、唱歌;前後兩部焦點訪談出來的王進東不是一個人……,像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善良的人們請你們都不要再被矇蔽了,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們善良的一念定會獲得天賜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