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鐵道科學研究院職工的公開信:請關注朱玉菊的處境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日】北京大法弟子朱玉菊是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運輸及經濟諮詢公司的職工,她為人單純,善良,經常默默的幫助別人。當她看到一位70多歲的老教授(法輪功學員,修煉前老教授曾有白內障等多種疾病,後來因她學了法輪功,眼疾全好了)因為不願受到洗腦班的迫害而在外流離失所,於是朱玉菊經常去照顧她,並用自己的身份證為她在外租了房子。2002年10月,這位老教授在外講法輪功真相時被西城區公安分局惡警抓捕,於是西城惡警在她的住處蹲坑,當小朱去看望她時,惡警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不分青紅皂白,在光天化日之下將小朱非法綁架。之後惡警去小朱家及單位多次抄家,欲強加以罪名,家人及同事都深知小朱平常的為人與善良,單位領導也曾給西城分局出具書面證明,評價小朱是單位的好職工。後來小朱被轉移至公安七處。小朱被非法劫持至今已有一年多了,我們對於她目前的境況一無所知。

法輪功自92年傳出,由於不僅袪病健身功效神奇,而且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短短幾年時間煉功的人數迅速增加。然而這樣一部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卻引起猜忌心極強的江澤民的妒嫉,沒有理智的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然而這一切從一開始就完全是非法的,把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依照憲法、和平理性的上訪反映情況說成是「圍攻中南海」;公安部一手策劃「天安門自焚」騙局,為進一步鎮壓製造了藉口。江××個人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首先毫不負責地、無任何法律依據地誣陷法輪功,之後《人民日報》跟上發表社論,各級政府造勢。可目前在中國,實際上並沒有一條法律規定煉法輪功是非法的,恰恰在憲法中有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只有人大才是制定法律的機構,江××個人、人民日報的社論本身並不能代表法律,而且非法的誣陷和迫害。可是鎮壓就這樣開始了。一個當權者,因為它手中有權力,出於個人的妒嫉,喪心病狂的地迫害億萬善良百姓。

這場迫害用江澤民的話說就是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無數人因此被打,被抓,被勞教,判刑,數千人被迫害致死。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畏懼沉默,他們走出來用各種方式告訴世人大法的真相、迫害的真相,始終和平、理性,保持大善大忍的胸懷,這並不僅僅是為了自己的信仰,更是為了自己的同胞不要生活在謊言和欺騙之中。法輪大法所倡導的「真善忍」法理為無數的人帶來美好,被許多國家的有識之士視為全人類的共同行為規範及道德基石。大法書籍《轉法輪》被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大法在國外六十多個國家洪傳,受到各國政府的支持和一千多個褒獎,許多西方人感慨的說:法輪大法屬於全人類,人類需要「真善忍」。在中國,即使官方的統計也曾有七千萬的修煉者,當權者卻用高壓強制手段不允許這幾千萬人發出聲音,人們從官方媒體上聽不到一句正面的呼聲。江××發動的這場迫害表面上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實際上是他所代表的「假惡鬥」對「真善忍」的仇恨和懼怕,是對人類道德、人性及尊嚴的公然踐踏,是對全人類的犯罪。

這場迫害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它破壞著人性中最美好的東西。在中國,江氏集團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在向人們傳達著這樣一個觀念:甚麼道德、甚麼人的尊嚴、甚麼人的良知、甚麼法律,都沒用,國家暴力才是最硬的。中國現在貪污腐敗以江澤民為首,上行下效,許多貪官為了錢,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擇手段去傷害別人,社會道德淪喪,假貨滿天飛,人與人之間沒有信任。在這樣的環境中,人們能有安全感嗎?SARS(非典)病在中國的出現難道是一個偶然嗎?試想這樣一個社會發展下去會是甚麼樣呢?那麼生活在其中的每一個人會有怎樣的未來呢?

目前,已有越來越多善良的人明白了真相,認識到了這場迫害的嚴重性,世界許多國家政府及官員紛紛站出來譴責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這種犯罪行為。海外大法弟子在許多國家已經對江澤民及其幫兇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濫用酷刑罪」起訴。近期許多國家的正義之士共同發起成立了「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江澤民──這個「人權惡棍」,必定受到歷史的正義審判。

在中國,朱玉菊只是千千萬萬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她在單位、家庭中都是公認的好人,只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為自己的同修出面出租房屋而無辜被抓一年多,她的處境令我們非常擔憂。我們呼籲所有善良的同胞能夠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關心和幫助身邊的法輪功學員,關注他們的遭遇,共同抵制這場迫害,也是為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

我們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無辜的大法弟子朱玉菊,我們將密切關注她的處境,也希望知情者能夠提供她的近況及北京市西城區公安分局非法劫持小朱的惡警姓名。

在此,我們也勸告那些江氏的追隨者,不要成為江氏的殉葬品,「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因一時的錯念給自己留下終生悔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