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遠的渴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7日】那是2002年初的一天,我路過山東的一個小村莊,街裏的柏油路旁,幾個人正在麥秸垛下曬太陽。我本來騎車過去了,但總覺得像有甚麼事沒做,於是下了車又返回去。

走到那些人面前,有中年的、青年的。他們很淳樸,問我往哪去,我說我是路過這裏,因為修煉法輪功,家被抄了,不能回家。一聽說這,其中一人說:「上家裏喝口水吧,這就是我家。」說著幾個人都站起來,有的說:「法輪功?我們不清楚怎麼回事,找個地方你給講講吧。先喝水歇歇。」這時,街上的人也朝這邊走來。

我推著車子,進了路旁那戶人家,主人趕緊讓我喝米湯,並把家裏那只大黑狗關在別屋。村裏小孩子們也擁進來了,原來他家那只大黑狗平時很兇,沒有一個小孩敢進他家。我還沒喝完,那只大黑狗自己扒開門跑出來了,在我身邊轉。等我走出那家大門,只見門外圍滿了人,他們想聽法輪功真象呢!小孩子們也大聲招呼著朝這邊跑。其中一位婦女說:「俺不知道才問,你給說說吧!」

於是我講了天安門自焚是栽贓法輪功,因為煉功人本來為身體好才煉的,況且修心性道德提高,善待他人,愛護生命,誰去自焚殺人呢?當聽說修法輪功的有很多是高階層文化人,卻只因修煉被開除、抄家、勞教、判刑、流離失所時,他們無不深表惋惜和同情。一雙雙眼睛睜得很大,靜靜地望著我,彷彿在問:這樣的人,國家也大搞運動迫害,被逼得無家可歸嗎?再看腳下,那只大黑狗純黑髮亮的毛緊貼我的腿,溫馴地坐在我身旁,一動不動。這使得主人和全村的人感到驚奇:這隻狗從來都沒這麼聽話過,何況對外來陌生人!我不由俯下身,愛惜地拍拍它的頭。看看圍在身邊的人群,我感慨萬千。是的,我是第一次來這個村莊,但村裏人們的面容卻令我感到很親切、熟悉。那一刻,沒有人言語,人們都沉浸在那片祥和中。

作為感謝,我想給他們留下點甚麼,只可惜手中沒有真象傳單。我告訴他們還有幾本我平時看的大法書和兩張光盤。人群中很多手舉起來,說:「我要一本,我要一本!」伸過來的有孩子的弄髒了的小手,有歷經政治運動的老人的手,有與我同齡的有力的手。還有的一直沒往前擠,只在人群外站著,靜靜地看著,我似乎從未見到過那樣複雜而深刻的眼神,蘊滿敬佩、理解、同情、感激,還有想知道更多但沒開口的遺憾……我內心知道,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真象帶到這裏,是村裏的人們生命深處久遠的渴盼。

當我離開,跨上車子,再回頭時,只見孩子們追著車子,大人們舉起右手,頻頻揮動,一雙雙眼睛,滿含深情地目送我遠去……那情景,令人久久難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