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詩與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7日】某一天偶然從網上得悉邪惡之首要去某海濱城市,我便決定去那裏對它近距離發正念,可是一年來由於多次去北京,花掉了我所有的積蓄,沒辦法就去找同修幫助,得到的資金也就僅夠路費用,沒有住旅店的錢,有些發愁。因為我從師父講法中悟到近距離和遠距離發正念在威力上還是不一樣的,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想等待和依賴法正人間時「坐享其成」,作為師父的弟子,我想在助師正法中竭盡全力,或許我們的近距離發正念在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同時就會使人的這個空間發生變化,或許這就是我們大法弟子在全面講清真相、徹底揭露邪惡之外的另一種神威的展示,或許是我們大法弟子來結束邪惡迫害的一條正確的路。基於這樣一點樸素的認識,我決定明天就走。夜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在背李白的一首詩:「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師父在點我甚麼呢?思索片刻,我恍然大悟,師父在告訴我錢不夠可以住山上呀,因為時值盛夏,我可以夜晚住在山上發正念。

乘了一夜的火車,我來到了邪惡頭子所在的城市。喳喳叫的喜鵲引領著我來到海濱的一座山上,天空布滿陰雲,我在最高處的一塊空地上雙盤坐了下來,從下午13時至夜晚20時30分,共發正念8次,每次35分鐘。由於我沒開天目,甚麼也看不見,但在18時30分發完正念後,在這個空間看到了一個壯觀又美麗的景象:海天相接的西邊天空,濃厚的烏雲被後面的太陽撕開了一條長長的筆直的金色的線,就像一塊灰布被剪子劃開一樣,光芒逐漸湧出的越來越多,過不多時,漫天烏雲都變成了桔紅色,彷彿被大火點燃了一般,連東邊的天空都是一樣;20時30分發完最後一次正念後,已是繁星滿天,沒有一絲陰霾的天空彷彿水洗過一般潔淨,這時山下的道路上傳來120急救車急促的鳴叫,我知道應該下山了。

從年初到歲尾,我已經記不清自己去了多少次北京,追著邪惡之首走遍大半個中國,一路的正念、一路的講真象,一路的詩與歌。有同修問我苦不苦、孤獨不孤獨,我告訴他:不苦,更不孤獨,因為我能感受到師父的無處不在、悉心呵護和巧妙安排。

題外話:師父最近的評註文章發表以來,同修們都在想辦法、出主意怎樣講好真象,連原先不太精進的一些弟子也都做得很好。最近讀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一段話:「順便啊,再說點小事兒。大家知道,我們現在人力很有限,證實法中大家不要光顧了這個就不管那個。就是說我們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點,儘量要顧全整體。把我們當前所做的這些事兒啊,都做好。」我寫下這篇文章,希望同修們都認真想一想:我們自己的正念到底純淨和堅定到甚麼程度?對邪惡封閉最嚴的城市,我們應該持一種甚麼態度、採取甚麼辦法?

其實在抓緊時機講真象的同時,有很多近距離發正念的機會,可以充份利用。比如勞教所、610辦公室等邪惡聚集的場所附近;如果已經被非法關押在裏面,則更不能放過多發正念、直接大量清除邪惡的好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