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優秀教師堅強不屈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5日】人海茫茫我是幸運者,幸運生逢師尊的慈悲苦度,幸運能在這亂世中助師世間行。我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受了邪惡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嚴酷迫害。但我依然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感到無比的幸運。

一、面對突如其來的魔難堅定修煉不動搖

由於99年7.20前我是我們小城中公安局備案的六位輔導站負責人之一,因而,從迫害一開始,壓力、迫害、干擾便接踵而來。首先是去省政府(99年7.22)和平反映真實情況而被強行押送回當地。第二天清晨剛到家,校長就打電話告訴我,他與教委主任、派出所所長找我半宿,並說教育系統掛名的去省政府就我一人,上級很是重視......。剛上班,所轄派出所副所長(熟人)帶兩名幹警在校長的引見下請我去一趟派出所了解一些情況。我說我一貫是守法公民,沒有去的必要。所長和校長說是市裏的要求,並一再聲稱保證我名譽、人身安全,只是例行公事。來到派出所,電視裏滾動式播放詆毀大法弟子的內容。所長、校長大講當前形勢如何嚴峻,讓我識時務,顧大局,保全自己的前途、家庭等等.......。不多時,教委主任來電話。校長在沒有徵求我任何意見的情況下,完全有把握地對主任說:該老師是省、市先進工作者,非常優秀,思想工作一作就通。主任很高興。不到一小時,突然來了電視台的記者、攝像師、台長,要對我進行採訪。我莫名其妙。台長高興地說了一些讚揚的話,並說你配合一下錄像,告訴人們你是如何被非法組織煽動反政府,被騙練法輪功,深入揭批等。我聽後馬上義正辭嚴:我去省政府是自願的,以公民合法權利負責任地向政府部門反映法輪功修煉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真實情況。大法好,學煉使我身心受益。電視上說的全是假的,是造謠,我是親身實踐受益者,我用性命、人格維護法輪功。台長聽後立即讓攝像師停下,說這怎麼搞的,不是說很有態度嗎?怎麼這麼說?隨後校長、台長、所長輪番做我的工作。軟的不行來硬的,恐嚇、威脅全用上。我堅決弘揚和維護法。最後他們說不通我,便氣急敗壞地說:這回你可捅了大漏子了,你知道嗎?今天市長親自主持召開緊急會議,嚴肅處理上省政府人員的問題。你們教委主任主動彙報說你轉變了,有態度了。市長當場高興地拍案站起來,馬上通知電視台並批示重點專題採訪報導,大造聲勢,重點宣傳,用你去影響一大批人。沒想到你這樣頑固不化,領導也會因你受處分。你的問題太嚴重了。罪名、帽子扣了一大堆。他們請示,不許我回家、上班,在派出所反省。

面對突如其來的關押、開除公職處分、影響愛人工作、孩子升學等一系列恐嚇、壓力,絲毫沒有動搖我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在三天二夜的關押中,師父的法理隨時浮現在我的腦海中。面對將發生的一切我做好了充份的思想準備。我回憶著過去洪法、學法、煉功祥和的場面。大法給修煉人,給社會乃至修煉者家庭帶來的幸福......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師父,卻遭到誣陷,我很是痛心,回憶在省政府、體育場同修們平和的心態,秩序井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荷槍實彈、手持盾牌、野蠻粗暴的武警卻不分老少、婦女,連抓帶打,真是強烈的反差。回憶在學校操場中帶領近千人煉功,展示大法的美好,場面很是壯觀。在關押期間,我向是凡能接觸的來做工作的人洪揚大法,堅決不妥協。後經單位擔保,被非法強行罰款200元。自己認識不清,玩了文字遊戲,寫了不到外邊習練的文字回來了。

從此以後,一到節假日,他們認為敏感的日子,公安部門、上級有關單位領導,都要找我談話、轉變思想,單教委主任就多次找我談話,施加壓力,讓我放棄修煉,放棄信仰。有時被跟蹤,有時他們還到家裏騷擾,嚴重地干擾了我的正常工作、學習和家庭生活。曾幾次被哄騙到派出所、紀檢部門謀算關押我,因師父保護,它們的陰謀沒有得逞。

二、不為名利所動

2000年7.20前幾天,學校通知我說市裏領導要來看望我。我心裏很清楚,不單純是我工作業績顯著為省、市、教委、學校贏得了多次殊榮,來看我一定另有原因。上午極少光顧我校的市裏小車來了。市委副書記、教委書記、紀檢委領導一行五人,在校長、工會主席的熱忱陪同下與我交談。首先校長、工會主席分別向他們介紹了我愛崗敬業,工作中取得的成績,高度評價了我的工作能力和業務水平,在與同志們、學生們相處中口碑甚佳。特別提出了十幾年來照顧一位孤寡老人和病重的公公,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及年邁多病的父母。並且把孩子培養得十分優秀,典型的賢妻良母。市長高興地打斷了彙報,欣喜的說:「這麼優秀的教師,怎麼不樹立起來當典型呢?」現場商議爭求其他幾位領導意見,要樹立典型向全社會推薦我高尚的品格和模範的工作精神。在場的領導都一致表示同意。市長問我一定是黨員吧?我搖頭說不是。市長批評校長、工會主席:「這麼好的同志怎麼不吸收到黨組織裏來?下次我到你校想聽的第一個消息是該同志入黨了。」當場就要整理材料,讓我談一談我的先進事蹟,啟發我站在大方向的基點上,肯定倡導的,否定政府不允許的。我意識到這是怎樣一個以甚麼為代價的選擇。修大法,我真的看淡了名與利。我鎮定自若地向在座的各位聲明了我的一切所做所為更因為是按宇宙大法「真、善、忍」所做的結果。當場教委書記驚呆了,校長、工會主席不知所措。我一再強調不尊重我個人意願的先進典型我堅決不當,事蹟材料不經我本人同意不予承認。在場的人表示很為我遺憾。我很坦蕩:你們不讓我證實法,但我也決不會為了個人的名利破壞法。

三、證實法遭受迫害

2000年12月21日,我一路順利到達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人潮中第一個拿出了「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的橫幅舉過頭頂,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而後身邊的同修,廣場上的同修,此起彼伏舉起橫幅。望著這壯觀的正法場面,聽著衝上九霄震撼宇宙的大法好的喊聲,雖然被惡警毒打,依然在警車上將小條幅舉向車窗外,車開動,小條幅隨風飄揚。在離京去車站的一路上,由於惡警將手銬強行戴在了我與另一女同修手上,我們二人無論走到哪裏喊到哪裏,電梯上、人行路上、地鐵裏、車站候車室、站台裏外都留下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千古奇冤」、「法輪功是受誣陷的」、「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大法弟子」的喊聲,雖然遭致了惡警的毒打,但我們喊出了心聲,告訴了圍觀人法輪功真象,利用了有效的環境證實法,揭露邪惡。

我的北京上訪,此行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動(由於我有較好的工作,幸福美滿的家庭),常人許多人在思索,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受到了鼓舞,更惹惱了學校、教委、公安、紀檢部門,他們下令不放棄信仰、不決裂堅決勞教,用迫害我來嚇唬其他煉功人。

在非法關押期間,我深刻地體會了師父《洪吟》中的詩句:「橫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的內涵,在關、難面前做到了「堅修大法心不動」(《見真性》)。在看守所,帶領同修學法、煉功。在所謂的幫教、提審中向能接觸的人證實法,講真象。在臭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剛一進所,立刻被猶大、管教嚴密包夾起來,與外界隔絕,由幾個猶大不分白晝包夾一個多月。這期間每隔幾天還要調來所謂猶大中的精兵強將,隊長、副隊長也輪番上陣。無論它們拿出甚麼手段,用盡各種辦法,我依然堅修大法不動搖,不給他們兜售迫害法的歪理邪說市場。最後它們總結:不能再在她身上花費精力了,無濟於事。包夾宣告破產。而後我與沒被包夾轉化的八位大法弟子關在了一個終日不見陽光,陰暗的小號班二日有餘(當時是萬家勞教所邪惡轉化最瘋狂時期)。

在邪惡的萬家勞教所,我與同修們對非法關押迫害,否定所規隊紀;簽寫署名材料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罪釋放;反映大法真實情況;幾次絕食要求無罪釋放。最後在身體被迫害到極限時,提前二個月保外就醫,堂堂正正闖出勞教所。

四、師父慈悲保護,大法威力顯神威

2002年元月,外地同修相約來我家(後得知對方電話被竊聽),由於改日沒來得及通知的三位同修按約來到了我家。不久,聽到了生人的敲門聲,一看是惡警圍上來了。(後得知省、市安全局、國安局出動)。我們立即穩定下來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室外是震耳的砸門聲、恐嚇聲、威脅聲,室內是四位大法弟子立掌發正念。經過近二個多小時的正邪大戰,惡警撤了,我們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安全脫險。這期間,惡警調來了消防隊的雲梯,利用樓前、樓後的窗戶向室內看個遍,我們始終在屋內坐著發正念。真是有驚無險。

五、用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懷救世人、證實法

回單位上班後,我用修煉人平和的心態對待周圍的一切,稱心的工作被頂換,我欣然投入到新的工作崗位,工作中處處用煉功人的思想境界要求自己。新領導說:都像該老師這樣工作我們的工作就好做了。在對待過去給我製造矛盾、施加壓力的老師、領導,我用善念利用可利用的機會、條件向他們洪法,講清真象。從我的一言一行中,同事們看到了大法修煉者大善大忍的胸懷和純正的風範,相信大法是正的,媒體在為當權者造謠,誣陷法輪功。

2002年4月,我在單位向同事講真相被惡人舉報,派出所惡警加便衣到學校將我強行綁架到看守所。這期間我不斷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常人洪法,講真相,二十多人明白了媒體的謊言,對大法與大法弟子十分敬仰。有的學煉了大法,在多次的反映情況及絕食後,二個月又重新回到了證實法、救眾生的洪流中。

在過去四年多的迫害中,我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做好人,被非法關押、勞教、強制轉化、精神迫害、工資停發一年、不給定級、晉職、長工資、不許評優、工作被頂換、二次抄家、孩子學習受到影響、多次被哄騙到派出所、紀檢部門迫害,愛人、孩子承受了極大的苦難......。我所承受的只是在大陸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所遭受強權邪惡迫害的萬萬千千大法弟子中的一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