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獄中同修:只要正念正行 勞教所是關不住大法弟子的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2日】

同修們:

你們好!外面的同修一直關心著你們,在向當地的民眾揭露邪惡。師父評註文章發表的同時,本市勞教所所長被調離崗位,我們悟到這是我們全體同修攜手揭露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有力地窒息邪惡的結果。在這裏和各位同修交流一下,怎樣更好地正念正行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過去的一段時間裏,經常傳來消息說:勞教所裏有的同修正念正行做的很好。同時也聽到有同修在勞教所的殘酷迫害中很困惑。有的同修說;是知道正念,可是怎麼出去?是來飛機還是有梯子?還有的希望外面的同修幫忙辦出去。也有的直接問到親人,你們能不能把我辦出去?一些同修仍在默默地消極承受。

下面談談我被勞教所非法關押時修煉的體會:

2001年5月,我被非法關押在這個勞教所,當時是在看守所絕食第四天送去的。心裏想我要有正念,可是惡警讓上車就上車了,讓下車就下車了,除了沒按他們要求的簽字外,被他們順利地關在了勞號裏。聽說這裏非常邪惡,因此也就不再堅持絕食,一時覺得不被轉化也就是正念正行了。這裏嚴密地封鎖消息,沒有同修切磋。但我知道師父說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認識到我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和命令,沒有表現出大法弟子的樣子,這也就不是正念。我想那以後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因為我們是修正法的,對於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愛護與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現。但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淺說善》)當時的做法就是順其自然,接觸到的每一個惡警,都與他們拉家常,介紹我是如何走上修煉之路的,然後再洪法。祥和的心態、善意的語言,效果都不錯。對於接觸不到的,我就注意時機,比如所長來查崗,我聽到後,馬上到門前示意溜廊的幹警,說我有話對所長說,這樣我主動地向所長介紹自己,並說明如有時間我找他談談,並借此機會說上幾句。還有就是要求找某個隊長或有關幹警專題談話,根據對方的特點,如文化素質、個性等等,按照他們的執著找切入點,每次收到的效果都非常好。

剛去時沒幾天,邪惡勢力讓我去照相,當時我知道應該抵制,我不去,幾個幹警把我拖出去,我就是不照,照相的男幹警用腳踢我,污穢的語言侮辱我,一女惡警大口罵師父,最後連拖帶搡,把我推到沙發上,照了一張不合格的像。那次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就是沒有善心,只記得抵制,忘記了我應該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後來一次,上面來檢查,要求每個同修胸前都戴上小牌。這次我善意的找到中隊長,說,我們是被非法關押到這裏的,不應該戴那東西,如果你要因我不戴而受到批評,請你和檢查團說,我要親自和他們交涉。這次的基點是要證實大法,同時語氣是善的,一切都是善的。

通過一段時間洪法與證實法的實修後,我進一步多方面接觸能接觸到的幹警和犯人,用各種方式向他們展示大法的正、大法的善,同時歸正一切不正的狀態。當時我們同修之間,被封鎖的相當嚴密,我就找有關的隊長洪法。爭取寬鬆的環境,通過正念正行的交談,我們有了同修到一個勞號交談的環境,也有時到外面「放風」,使我們有機會互相交流、互相鼓勵。有一次我們集體向隊長洪法,在伙食方面提出有關改善意見,雖然伙食沒有甚麼改善,但親屬拿來的東西可以送到號裏了。還有一次我在煉功,幹警一遍遍地往下扳我的腿,一個多次聽到我對她講真象的幹警來到勞號裏說:這裏絕對不能煉功,說後就走了,根本不再管我。大法的威力是巨大的,我們用善心洪法,不但摧毀了邪惡的囂張氣燄,也使一些常人在不知不覺中同化著大法。當時有百分之九十五的犯人都在暗中幫助我們。

但是,善不是妥協也不是放棄,聽到有同修為了做好,到幹警那裏去徵求意見,你看我還有那裏做的不好?有同修對惡警說:我哪裏哪裏做的不對了,也有同修認為我要完成最多的工作量,使產品達到合格標準,這樣才是做好。我們大法弟子要以法為師,「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大法堅不可摧》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在證實法,我們在按宇宙特性歸正一切不正確因素,邪惡是不配指導我們的,師父不承認這一切,我們只有正念正行。做好、做正,抵制它們。我發了一念:我絕不參加任何勞動,後來由始至終沒受到這方面的迫害,真是好壞出自一念。

當時我們周圍的環境寬鬆了一些,但這並不是目的,我們的使命是救度眾生,我要出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我正念闖了出來。後來聽說一個同修被送進去,無論幹警怎麼罵、喊,她就是在那發正念,拽到地上也不動,就是發正念,第二天就被放回了家。師父說:「有個學員一路講著大法真象、喊著「大法好」,不管帶到哪兒,惡警說甚麼我都不聽,你打我罵我再狠,我也就是這樣。那個勞教所嚇得趕快退回去;我們不要。」「看上去表面好像是人的表現,實質上不是。是修煉到那一份上了,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了──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我絕食的時候想的是不能讓邪惡找到灌食的藉口。往深處看,其實還是自我保護意識,說白了還是一個「私」,與那個同修的境界相差太遠,但當時要出去救度眾生的這一念是正確的,師父就幫助了我,當時我能體悟到這一點。在勞教所半年的時間裏,很多時候沒有做到正行,所以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如果一思一念行得正,那裏是關不住我們的。師父要的是金剛不破的神,讓我們都來看看自己,找到根本的執著,走正自己的路,早日闖出來投入救度眾生的洪流中。

合十
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