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訴江案原告之一:這場迫害耗費了巨大的國家資源(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高精度圖片
德國法輪大法協會及40名來自多國的法輪功學員在德國正式以「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起訴江澤民。趙明和戴志珍在新聞發布會上作證

【明慧網2003年12月1日】趙明,原清華大學畢業生,現在愛爾蘭三聖學院攻讀碩士學位。1999年底回國探親。2000年被抓,並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關押了22個月。後在愛爾蘭社會各界的努力和國際社會的呼籲下被營救出獄。現為德國訴江案的40名原告之一。最近,大紀元時報的記者採訪了正在柏林參加訴江案新聞發布會的趙明。

記者:趙明,你從去年被營救出北京團河勞教所回到愛爾蘭後,一直在致力於揭露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聽說你為了補回因被關押而失去的學習時間,最近一直在忙著寫畢業論文。請問你這次是特別抽時間來德國作為原告之一支持訴江案的嗎?

趙明:我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關押了整整22個月,經歷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最邪惡的酷刑、洗腦,精神迫害的這些部份,我最了解這場迫害有多麼殘酷。我有四個朋友被折磨致死了。而我算是最幸運的,因為是在海外留學,又是在愛爾蘭──這樣一個支持人權的國家。由於國際社會各界的努力,使我能夠被成功地營救出來。像我這樣的案例是比較難得的。所以我必須盡一切努力來揭露這場迫害,告訴人們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有多麼的殘酷,多麼的邪惡。我們怎麼能夠儘快地結束它。所以出來以後呢,我一直在盡我的努力告訴人們在中國發生著甚麼。那麼最近一年來我們在使用各種法律手段在各個國家起訴江澤民和其他一些迫害法輪功的官員,來結束這場迫害。

記者: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法輪功學員正在從被動走向主動?

趙明:是這樣的。剛開始鎮壓的時候,人們都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海外很多媒體都在轉載中國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開始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是在解釋:我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迫害是不應該的。在我被營救出來之後,這一切已經發生了轉變。世界各國,尤其是西方各國都看到了法輪功是一個和平的精神團體,卻被無辜地迫害。現在我們所要做的是如何儘快結束這場迫害。那麼我們現在主要採用的是法律手段,在世界各國基於國際法和其本國的法律進行起訴。我們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揭露這場迫害完全的非法性;另一方面在法律上也是可行的,這些迫害的人終將被送上法庭。迫害法輪功的中國官員將為他們所犯下的罪行負責。

記者:在大陸華人中有一種看法,認為法輪功是中國的內部問題。海外訴訟會影響中國的聲譽。你如何看待法輪功對江澤民的起訴對中國的影響?

趙明:這個問題早就很清楚了。法輪功的問題早已不僅是一個中國的問題,而成為一個國際問題了。江澤民一夥不僅僅是在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利用使館向各國的政府、媒體發放誣蔑法輪功的材料。他們也在利用各種方式來影響、控制世界上的華文媒體,甚至是西文媒體。同時也在利用貿易的利益影響各個國家政府,乃至聯合國,讓他們保持沉默,甚至剝奪法輪功學員在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的權利。而且他們在詆毀法輪功學員的名譽。這種針對「真、善、忍」、針對法輪功這種很正的精神信仰的迫害對全人類也是一種傷害。如果人沒有了一個正的信仰,人類最終將走向自相殘殺的地步。人類遲早要看到他們最終傷害的是全人類。所以這絕不是一個中國的內部問題。

從我親身體會的迫害來看,這場迫害不是區域性的問題,也不是個別警察的問題,而是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所搞出來的全國範圍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他在傷害中華民族,他在真正地禍國殃民。

記者:能不能請你解釋得再詳細一些?

趙明:現在這場迫害在中國浪費了巨大的國家資源。我們知道的是,他們曾一次性地投資幾十億元購買監控系統的設備,在全國範圍內用來監視法輪功學員。我在勞教所的時候,他們為了欺騙國際公眾輿論,偽裝一個好的人權環境。每個勞教所幾百萬、幾百萬地注入資金,更新設備。整個警察系統也在充實設備,建立龐大的互聯網監視系統。在海外,那麼為了讓各國保持沉默,他們在聯合國收買一些小國家的選票,給他們無償的援助,浪費的中國資源是以千億計的。那麼中國今天還沒有崩潰,是因為他們依靠偽裝的宣傳所吸引來的外資的輸血,和中國龐大的國債支持,也就是說把明天的錢拿到今天來勉強撐著。他們僅僅在推遲中國經濟的崩潰。當人們看到中國的經濟崩潰的時候,當人們看到了中國的錢都哪去了的時候,那時人們就會知道真正禍國殃民的就是江氏集團。

至於說中國的聲譽呀,中國的聲譽早就被這個迫害人權、踐踏安分守己的最善良的人群的流氓集團給糟蹋了。從來他們也沒有真正地維護過中國的聲譽。所以結束這場迫害,使中國人民擁有自由和人權才是真正地符合中國人民的利益。所謂的那種愛國,那種維護中國的聲譽,那不過是因為被江氏集團的宣傳所欺騙,是他們維持迫害的一個伎倆而已。

記者:你怎麼看待在中國諸如「生存權優於人權,先吃飽穿暖之後,才有資格談人權」的討論?

趙明:這又是江氏集團在國際上欺騙國際輿論的最典型的一個謊言。吃飽從來都和人權沒有矛盾。沒有聽說過,要吃飽,就非得迫害法輪功,人民才能吃飽。有一次我在一個國際會議上講我在國內受迫害的經過。碰到來自中國的一些所謂的「非政府」的人權組織,他們說中國現在經濟在發展,我們講迫害,好像影響了中國的經濟發展。這才是一個真正的謊言。在迫害前,中國有上億的法輪功學員在修煉。為了監視、迫害這上億的人所花的錢和以前這上億的人安分守己地、兢兢業業地工作、創造財富時所造成的差異是不可估量的。從來沒聽說過,這場迫害能夠使中國人民過得更好,使貧苦農民吃上飯,這完全是不合邏輯的。

記者:那麼你認為迫害法輪功的目的是為了維護政權嗎?

趙明:我看到的實質也不是。我煉法輪功快十年了,從94年就開始的。我原來在清華大學讀書。清華大學算是全國最好的大學之一了。當時在清華大學煉功點上煉功的都是些碩士、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等等。很多人煉都是因為發現了煉法輪功真的能夠使人的身心得到根本上的改善,祛病健身的效果奇蹟般的好,並使人的道德昇華。法輪功對宇宙真理的闡述使我們這些搞科學的人非常的折服。我沒有在這個群體中看到任何人在搞政治,那麼也許有的人本來在社會上是從政的,當市長或是其他官職。但是,作為一個法輪功的整體沒有任何一個人在利用法輪功在參與政治。而在迫害法輪功的整個過程中,沒有一點是有利於中國的政府的,相反使這個政權徹底地喪失了民心,真正在毀這個政權,在毀中國的未來。關鍵問題是江氏這個流氓集團是在利用政治,他根本就是反人性的,邪惡的。他在實現他邪惡個人的嫉妒目的,來整人。他完全是不理智的,沒法用任何正常人的邏輯和理性的思考去衡量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