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在學法時 是不是真的同時也在提高自己的心性?(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4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一年了。當我第一次閱讀《轉法輪》的剎那間,我就知道這本書真的能夠引導我達到更高層次。我對此深信不疑。儘管有許多我不能理解的,但我從來沒有懷疑師父的話。在這一年的修煉當中,我經歷了一些磨難,包括非常嚴重的病業。有時磨難很大,甚至於有時我都想自己能不能夠繼續修煉下去。在這些時候,我總是感到別無選擇,唯有繼續修煉下去,因為這真的就是我想走的路。

當我想到師父教導我們做的三件事時,有時自己做的好,但有時做的不好。幾個星期前,我感到自己的修煉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我感到儘管自己不斷地努力,但是並沒有進步,同樣的想法和執著一直存在。我感到很糟糕。我不想見到同修,我甚至甚麼都不願去想。即使有時頭腦中有些想法也是非常的不純淨,充滿了我所不能容忍的目的心和觀念。

儘管我知道學法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我並沒有真正理解學法的涵義。書我確實讀了,但總是帶著尋找一些答案的目的在讀。我知道這不對,甚至努力說服自己我沒有在尋找答案,沒有固守己見。但為甚麼我沒有進步呢?一定是哪兒出了問題。我閱讀師父的新經文,並且努力地去理解,「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但總還是有一些通過修煉大法獲得甚麼的私心。它隱藏得很深,我甚至看不到它,但它影響著一切,包括發正念和做大法工作。

我理解我做事方法應當開始改一改了。我意識到儘管我學法,但是我沒有真正地集中精力在提高心性上。我記得當我開始修煉時,我最初的想法是純淨的。我就是想同化「真、善、忍」。現在我意識到儘管我比修煉開始時知道得多了,理解得多了,但有時我的所作所為與以前基本一樣,還認為這已經夠好了。但是如果我不能按照更高層次的要求去做,我怎麼能夠達到更高層次呢?如果我的思想不改變,行為不改變,我怎麼能認為我能理解得更多呢?沒有佛、道、神會讓我這樣的。

幾天前我閱讀了師父1996年在悉尼的講法,其中師父講到了宗教。師父講到現在的人在宗教中很難修煉是因為他們不能夠理解宗教教義最初的真正涵義了。有一句話打動了我。師父說:「再後來人把看經書的多少、掌握佛教知識多少當做是修煉了。」(《在悉尼講法》)我非常努力地找自己並且明白了儘管我知道《轉法輪》確實可以指導我,其中的每一個字都是師父寫的,但是我並沒有理解師父所講的真正涵義。我沒有理解法在更高層次上的涵義,是因為我沒有真正按照「真、善、忍」在更高層次上的要求去做。我沒有明白這與讀書多少沒有直接關係。事實上我就像宗教中的那些人一樣。我在讀,但我沒有修。我能非常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執著,但是我沒有真正地努力去清除它。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突然間記起了《轉法輪》中的許多話,我對他們有了新的理解。我知道我學法沒有白學,但是一切都在等著我心性的提高。我感到身體輕盈起來,我確實被法的博大精深而感動。我現在知道了每當我感覺不好的時候,我都要向內找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學大法,是不是真的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了,是不是應當更重視提高自己的心性了。

以上所寫僅是在我所在層次的個人理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