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優秀女教師被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11日】我是一名小學教師,被評過區、市級優秀教師,重師德,有才華,特別是逢年過節收到學生錢物一大筆,自己就更覺得自己有本事,教得好。95年我愛人下崗,生活所需做生意,一年多欠下外債15萬多元。從小就體弱多病的我雪上加霜,常常不能上班,每天離不開藥,外債加身體不好,使我痛苦的難以言表,對人生失望了。

在98年春天,我有幸得到法輪大法的書,煉功幾天就一身輕,也認識到自己被大染缸污染的對重德的標準也是何等的低下,不再收一分不義之財,善心對待每個孩子,事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思想境界不斷昇華,受到學生家長的稱讚。萬萬沒有想到我剛剛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後不久,99年7.20,江澤民下令不准老百姓煉法輪功,頓時把我也推到了政府的對立面,從那天起生活不得安寧。

開始單位領導停課一下午,如同文化大革命開批判會,各個發言批評我,挖苦的語言不堪入耳,給我訂了一些制度,後來上我家收書。從此經常不讓上課進行審問,還審問也在看《轉法輪》的二十多個學生,逼迫學生交書,簽字放棄修煉,把我從條件比較好的學校攆到偏僻的小學,扣我一學期的獎金600元,監控著我。在如泰山壓頂的環境裏痛苦的度過著每一天,我思索著,難道做好人,按著真善忍做人,祛病健身了還做錯了嗎?派出所也常到家騷擾我,因一本書把我拘留15天(99年11月)。在拘留所裏罰站,一個坐一個腿上,打嘴巴子,逼迫放棄修煉。單位扣我四個月的工資,4000多元。之後我又去北京上訪,途中被截,拘留15天又送到看守所,每天吃著雞食一樣的窩頭,睡在地面磚上。35天的非人生活使我更加明白江××一夥違背憲法,獨斷專橫,鎮壓好人是幹了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於是我又於2000年9月30日進京,還沒等我說上一句真話,就被北京市大興刑警隊非法抓捕到大興看守所,當天晚上不知是哪的警察因我說人從小修煉更好、知道怎樣做人,他就打我兩個耳光,一腳把我踢出兩米多遠。

關我二十天後被送回當地,非法勞教三年。更邪惡的是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進去的當天沒有幾個臉上不被電出大泡的。吉林市剛滿20歲的王晶就因說一句煉法輪功沒錯,就被惡警侯管教電得脖子、臉上起大泡。黑天、白天讓一些叛徒圍著,一會罵,一會假裝對你關心,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還有上歪曲大法的課。不聽就罰站,審訊,電棍。有一次在大禮堂強迫連唱XX黨好的歌,一遍一遍直到唱哭為止,沒「哭」的就挨管教罵。利用減期辦法威逼利誘著被關押的人上台罵大法、罵師父。超時的勞動更是獄警們折磨人的卑鄙手段。每天早4點幹活,晚10點睡覺,有時加班到12點,吃飯是休息。一次上廁所碰見一個被關小號11個多月的仍堅定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弟子,小號竟是在六大隊一進樓的樓梯下,她說那裏沒有床,四面是牆,整天帶著刑具。

如今我的女兒也因講法輪功真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年了不讓我與孩子見面,當我們見面時孩子說:媽媽,這裏的管教太惡了,關我小號兩個月,我真的是承受不了,被逼寫了三書

這都是江氏獨裁者及其操控下的法西斯組織610所為,他們還編造謊言,編假新聞欺騙全中國。做為一名大法弟子,做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我從心底呼籲一定要將中華民族敗類江氏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