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波傳真相:新加坡弟子打電話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6日】最近一段時間,我和新加坡打電話組的同修們參加了好幾次集中向大陸人民打電話的講真相活動,效果很好。

有一天,我和一位在造紙廠值班的先生談了一個多小時。開始他說我們反政府,顛覆國家。通過交談,他漸漸地變了,說「你們自己在家煉就好了」,後來他說:「我不反對法輪功」,當他十二點要下班時,還把電話轉給了接班的一位先生。由於當天是突擊打電話,當時我只是抓緊時間打,並沒有多想。接著給別人打。

可是六點鐘,我坐下來發正念時,忽然回想起對方語氣和態度的那種變化,一下子感到大法的偉大和師父的慈悲,淚水不由得奪眶而出。大法從上到下貫穿所有的層次,我們講真相,就是我們對大法的理解在世間最低層的表現。通過講真相,我們可以讓人們知道大法的美好,從而使他們得到救度。師父在《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的講法》中說:「那麼,怎麼樣運用這些最基本的東西走上真正人的路?怎麼樣能夠創作出好的東西來呢?那我想,有基本功的基礎,加上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認識到了真正的善的、正的、純的美好,就能夠表現出好的東西來。」因為有了法,我們才明白了甚麼是真正正的、善的、美的。是師父的慈悲,造就了今天的我們。

下面我就簡單的將對方的問題和我的回答整理一下,希望起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問:你們是在顛覆國家,反對政府?
答:首先我覺得你是一個好公民,因為你熱愛國家,相信政府。(這樣講一般會使對方平和下來)我也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對政府、對國家的那一份感情,使我只相信政府說的。文化大革命時,全國人民起來打倒劉少奇,因為上面說他是叛徒、內奸、工賊,而且是鐵證如山,我相信了;八九年六四時,我們引以自豪的堂堂大國面對全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說:天安門沒有死一個人,我也相信了。可是當我來到國外後,看到天安門那血淋淋的真實圖片,我震驚了。想起文化大革命平反後,劉少奇也從工賊變成了人民的公僕。從此我開始用自己的頭腦思考,也不再排斥任何我認為不可能的事情,而是盡可能的了解事情的真相,這樣我覺得我不會成為盲目跟從者。想想看,當權者想打倒誰,想鎮壓那一類人或哪個團體,那還不容易嗎?把其扣一個反革命、反政府、顛覆國家等等大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了。有的人為了眼前的利益,昧著良心做事;有的人敢怒而不敢言,執行命令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有的人則真正為了國家的安危,不畏權貴,放下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的安全,勇敢的站出來,發出正義的呼聲,法輪功學員正是屬於這種人。而對法輪功所捏造的種種罪名,都是江XX為首的幾個人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為目的的。法輪功學員無論是散發真相資料,還是走上天安門,講給人們的只有這幾句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還法輪大法清白!從來沒有說要打倒誰,要推翻誰,你說這是顛覆國家,反對政府嗎?

問:你們自己在家煉功就好了,為甚麼還要去天安門,到處發資料?
答:我先講兩種情況,不知你有何見解。其一:一群人受了冤,其中一個人想去上訴,可是一想到自己花了錢,陪上時間,搞得傾家蕩產,還不一定有結果,那不更冤嗎?多少人不是落得這樣,還是委曲求全吧。另一個人想,冤了就要上訴,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他寧肯犧牲自己的利益而為人間的正義付出;其二:有人看見有人落水,他想:要是救人,我可能會有危險,想一想還是算了吧。另一個人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安危,只是想去救人的命,別人被救了,弄不好自己還丟了命。我想後一種人都會得到頌揚,因為他正是國家所倡導的捨己為人的高尚美德。現在把話說回來,在中國法輪功學員面對各種的迫害,在這樣大的壓力下,是有人在家偷偷的煉。其實他也想得到公開煉功這樣一個最基本的權利,只是無法承受隨之而來的種種壓力和迫害;而那些走出來喊冤的,在嚴密封鎖國內外法輪功的消息的情況下,向被矇蔽的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的,他們失去的是自己的利益,甚至失去生命,這種無私無畏的精神,不正是值得稱頌的嗎?

問:美國打伊拉克是侵犯別國主權……你們怎麼解釋?
答: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任何事情都有該管的機構在管,任何人犯了罪都會得到法律的制裁。南斯拉夫前總統米洛捨維奇利用權力屠殺自己的國民,已經得到了公正的判決,成了階下囚。當今掌管軍隊大權的江澤民利用自己的權力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同樣也是罪責難逃,現在已經有十幾個國家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等起訴或準備起訴江澤民。

問:你們能成正果嗎?
答:誰能成甚麼,誰能當甚麼,這並不重要,也不是自己說了算的。關鍵是不管做甚麼,首先得做一個好人。一個清潔工人,他盡心的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這就是造福於社會。一個人的權力很大,但是卻用這些幹著傷天害理的事,這就是災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