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教養院酷刑:30萬伏電棍加身 吊銬入肉三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3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得法初期,我只煉功不學法,不懂得守心性,和人打架,右眼被打成重傷,手術後視力極低。大夫說:「你的眼睛保持好是現狀,保持不好晶體將會萎縮,而且瞳孔放大,睜不開眼,紅腫痛。」隨著煉功學法的深入,每次煉功時都要從眼裏流出一些淚水來,眼睛也不那麼痛了,而且有明顯轉動的影子,視力也在漸漸回覆。還有因兒時經常和人打架,鼻子常被打破,而且每次出很多血,後來一生氣上火,鼻子就出血。再後來早晨洗臉就出血,而且很難止住。到醫院治療,幾天後就又犯了。修煉後,這些症狀就不知不覺地好了。這些都是我堅定修煉大法的原因之一,當然開始學法後也不和人打架了,成為一個公認的受人尊重的好人。

然而,江××出於嫉妒,利用手中的權力,打壓法輪大法,讓我們放棄法輪功。於是我到當地派出所講真象,卻被它們非法關押40多天。我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好,被他們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5月,我在商場打工,派出所以莫須有罪名「非法聚集罪」判我教養。在看守所我絕食,我要求無罪釋放,惡警們就給我強制灌食,我反抗惡警的暴行,他就用手銬、腳鐐把我銬在地環上,一銬就是四十多天。身上的蝨子多得從衣服裏往外爬,癢得很難受也撓不了。大便更是問題,有一次半夜鬧肚子,影響了一個刑事犯睡覺,他起來邊罵邊繞到我背後,朝我的軟肋狠踢一腳,我痛的腸子像四分五裂似的。給我打開鐐子時,人又瘦,又虛弱,站都站不起來了。十幾天後,送我進來的那個惡警問我還煉不煉了,我堅定地說「煉」,不幾天一張一年半的教養票就下來了。我不明白,是因為聚集而定罪,還是因為煉功而定罪?顯然是因為煉功,不過我國憲法明文規定信仰自由,所謂非法聚集只是一頂帽子、迫害我的藉口,所以我是無罪的。

在大連市教養院裏,初期惡警們想用苦力摧垮我們,叫我往煤窯裏推煤矸石,一天要推120車左右,每車都必須是小跑,否則就跟不上機器轉,就可能出廢磚。由於我身體的虛弱,頭一天就累趴下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一動也不想動。可是第二天還要接著推,用揮汗如雨形容半點都不誇張,胳膊一彎就匯成汗流,身上結著白色的鹽粒,時時被太陽曬得頭暈目眩,機械性地一锨一锨裝車,一車一車地跑。堅持,只有堅持再堅持,但始終不向他們低頭。年底它們又把我們集中。

2001年3月19日,在惡警大隊長喬威的帶領下,開始搞強制「轉化」。中午剛過,喬威和管理科人員等一群惡警手持電棍,闖進我們班進行迫害,把我拉到辦公室,扒光衣服,用腳踩著我的頭、胳膊、腿,用幾根電棍,同時摧殘我,多少棍我是不知道了,只感到渾身疼痛難忍,從頭到腳都在顫抖中。淒慘的嚎叫,又引來電棍電我的嘴……,後來有個聲音說「行了」,他們停下來了。一個叫王軍的惡警叫我起來蹶著,我邊穿衣服邊想死也不蹶,王軍見我不從,又把我拉到教室裏當著20多名大法弟子的面,進行迫害,用鞋底抽我的臉,鼻血被打得染紅了衣服,地面。王軍又用電棍塞到我後背的衣服裏電我。我仍然不屈服,王軍又把我拉回辦公室,下死手地摧殘,直到我倒下不動才停止。

它們叫人把我抬上三樓,戴上手銬,此時的樓下,電棍像放鞭一樣地響著,伴著極度痛苦的叫聲,傳出很遠很遠。水慢慢地滴著、流著、頭髮、臉上……它們怕我昏迷過去,用水來澆醒我。晚上,三樓的人多起來了,其中包括六七十歲的老人。他們都是白天挺過來的,惡警不斷地摧殘他們,不少人熬不過這漫漫長夜,被迫妥協寫了所謂保證。天亮了,150多名大法弟子只有10幾個挺過來了,但是被迫表態放棄修煉的清醒後又紛紛聲明「轉化」作廢。惱羞成怒的惡警,更加瘋狂地迫害這些大法弟子,用老虎凳上刑,皮帶都崩折了,新購買一批高壓電棍達三十萬伏,有的大法弟子活活被打死,有的被打傷,但這些都動搖不了真修弟子堅定大法的心。

4月,我又被惡警王軍毒打一頓。它把我吊扣在鐵窗上,兩根電棍電我,手、脖子、上身各個部位,後又想電我的腳心,就把我腳抬到椅子上。這一下整個身子懸空,吊銬立刻入肉三分。然後它們把我放下,繼續迫害,還往我身上澆水,又接著啪啪電我,這是最痛苦的,我在用人的一面承受。直到它們打夠了,8點喬威進來,搧了我兩巴掌,手錶都飛進去了,可見用力之大。關了一個月小號後,回到教室,原來的教室現在變成「嚴管」班。幹搓二極管的活,每天幹到十點、十一點不等,一台錄音機和被洗腦的人,整天污衊師父和大法。這種聲音現在還有,這也是我非常苦惱的地方。後來惡警聽說我煉功,又把我關回小號,不幾天後又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共二十人送到關山教養院。

關山教養院原先是個監獄,現在牆上還架著鐵網和崗樓。我們來到這裏,惡警叫我讀《愛國主義》,走正步和看電視,用他們話說不讓我們腦子閒著。但是我們從來也沒閒著,集體立掌發正念。它們就把我們分開,一個人一個屋,不讓我們睡覺,找來院裏各部門的幹警給我們洗腦,有的差一天就退休的老警察甚至也來參與迫害。我們就向他們講真象、弘法。很多幹警都明白,也不吱聲了。我們睡覺也不管了,警察各自找人玩去了,第三天我們都回到一起了。《愛國主義》裏有一段是誣蔑大法的話,我找中隊長和大隊長談話,拒絕讀這一段,他們不答應,還說「不學也得學,強制學習」。後來,它們又要讀這段話時,我就大聲背「論語」,被幹事陳某和宋鐵兩惡警拳腳相加,電棍電擊,打了一下午,並關小號40多天。後來聽說,那段話真不讀了。

關山的小號也與眾不同,牆離地一拳高處全是鐵環,人進去全扣上背銬,固定在鐵環上。除上廁所、吃飯時給開銬外,一天就這樣坐著。大法弟子劉洪友煉功被他們關在小號裏,晚上姓高的院長帶領管理科的科長孫XX等等一幫人,用15萬伏高壓電棍將他摧殘了一晚上,臉都被電腫了。有個姓吳的中隊長,也很邪惡,一直迫害新關進那個班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