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證實大法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3日】我是一名大陸女大法弟子,50歲。我於97年6月份喜得大法。沒得大法前我是醫院的常客,有病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學了大法後,真是快樂極了。知道了怎樣做好人,精神上昇華,身體得到了淨化,師尊諄諄教誨我們,在任何場合下如何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

就這樣一部高德大法,99年7.20受到惡人迫害,他們利用國家一切宣傳工具,污衊、造謠、栽贓,我們師尊是冤枉的,大法是冤枉的,我覺得大法弟子應該到國家政府反映情況。於是我和一位功友去北京上訪,這是我們公民的權利。但是,信訪局變成抓人局,我們上訪無門,就上天安門請願,剛進天安門,還沒走幾步,就被警察綁架,送到駐京辦,我們在那裏被強行搜身,從上到下搜個遍。我被搶走了300元錢,那位功友被搜去900元錢,說是做回家路費了。回來後,惡警把我們送往看守所強行拘留15天。

第二次是2000年2月20日,我又去北京上訪,和第一次一樣,剛進天安門又被劫持回來,送看守所,這一次是非法拘留10天,10天後沒讓回家,說是給我辦洗腦班。當時有的大法弟子是從家綁架來的,說是怕上北京。但是不論是在看守所,還是在洗腦班,我們大法弟子都照樣學法,煉功,因為我們知道,大法弟子沒錯,這麼好的法,不能受到壞人的誣蔑迫害。因為他們不放我們回家,我們就全部絕食。三天後,他們把我們放回。

我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無權無勢,手無寸鐵,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生活的平淡甜美,早上煉一煉我喜愛的功法(法輪功),晚上讀一讀《轉法輪》,與世無爭,我深深地愛著我的祖國,愛著我的家庭,愛著所有善良的人們,我決不會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我們沒有反對國家,反對政府。我們不參與政治,我們只想通過修煉淨化身心。

2000年12月,我又一次去了北京,當時北京天安門天天有無數的大法弟子上京請願,我們一位功友到天安門,橫幅剛拿出來,就被警察綁架了,送到天安門站前派出所。那裏有很多功友,大法弟子們一起背師尊的《洪吟》,喊著口號:「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做好人沒有錯,法輪大法好!」這聲音驚天動地,後來,夠一車就把我們送到北京門頭溝看守所。在那裏,我們大法弟子絕食絕水,一個星期不報姓名、地址。後來又把我們大法弟子全部從門頭溝分到別的地方,我被送到三合市看守所。到那裏,惡警給我們關進一個空房子裏,我們十個女大法弟子大部份都是東北的,南方1個。原本我們就絕食了好多天,這裏又是個空房子,當時我們感到又冷又餓,但是,靠著對大法的堅信,對師父的堅信,不論惡人怎樣對待我們,我們就是說法輪大法如何好,後來他們問不出姓名地址。2天後,把我們送上車。我們堂堂正正的回來了。回來後,我生出了歡喜心,認為到北京沒被抓,堂堂正正回來了,根本沒在法上悟,惡警一次次到我家來讓我寫保證,不上北京,不作宣傳資料,不串聯,當時就認為寫就寫,沒認識到事情的嚴重。就這樣邪惡也沒放過我,差3天春節,片警和政保科到我家來抄家,原因是發現一張傳單,就要「教養我」,但是,他們最後只翻到一本書。就又把我綁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因是春節,就我們兩個女大法弟子,我們倆時時學法,有時也出來常人心。家裏親人受到了常人無法想像的精神痛苦。

2002年11月6日開「十六大」,惡警又開始抓人。我當時正在家裏,來了一個功友,我們正在看材料,惡警發現了東西。這時我讓那位功友走脫,由於我正念不強,有漏,被鑽了空子,不法警察又把我綁架到公安局。這時我丈夫知道了,馬上趕到,我們在公安局國安科受到了一個姓王的警察的謾罵和污衊。我的丈夫是個工人,他知道大法好,和他們講理,這些惡警根本不聽。後來,惡警把我送到監獄,女號裏有九名大法弟子,六名刑事犯。

我們大法弟子無論到哪裏都是做我們應該做的。一進監獄就被搜身,我的手錶沒被收去。說來也巧,沒去前,號裏大法弟子沒有整點發正念,很難,我進去後就開始早6點開始一直到晚8點、12點我們都發正念。我們時時刻刻背法,晚上煉功,每一位大法弟子都那麼堅強不屈,我被惡警打了兩次,一進去第二天早8點發正念,管教和所長共有4個人看到,不讓我們煉,我們誰也沒聽。這時,管教把門開開,揮起手裏的皮帶就打,其他功友有的放手了,我和另一個功友沒放手。所長過來,對我說,你把手放下我不打你。但不論他怎麼說,我都不放手,這時惡警惱了,把我拉到地下,我照樣還是發正念。那時我甚麼心都沒有,不法警察把我和另一個功友拉到辦公室,他們大打出手,這時我感到了大法的神聖、師父的慈悲,一切都是師父替我們承受,我心中沒有恨,我和管教講理,我們沒犯法,我們做好人沒有錯。他說我們不給他們面子。我們煉功人沒有面子,我們到哪兒都是這樣做。因為我們說真話講了法輪大法的真象,被你們抓進監獄,這是對我們的迫害,大法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人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法制科警察提審我時,派出所給他們提供材料,全都讓我當場給扯了。警察惱了,來打我,那時我根本不怕了。時時保持正念,時時抵制邪惡,一切不配合他們,在監獄一個月,教養證下來,讓我們簽字,我們誰也不簽,這時我在號裏出現病的反應。第二天就把我們送走。這時我的心很靜,沒有害怕,沒有動搖。表面上是邪惡迫害,在常人眼中看可怕,可是我覺得我們時時刻刻都是偉大的、自豪的,因為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們承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包括我的家人,在送往勞教所的路上,我的頭腦清醒,一路背法,發正念。我決不背叛大法,我的心永遠和大法不分開,結果到勞教所檢查身體不合格,我被退了回來,我又一次堂堂正正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