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多小時的正邪較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9日】我是一個退休職工,今年52歲。由於修煉法輪功,被邪惡迫害,長期流離失所達17個月之久。

在今年10月13日的下午4時左右,我和丈夫剛進家門約20分鐘就有人敲門,開門後,馬上闖進來4個警察,說是××派出所的,要帶我去派出所談談,核實點事。我說,我又沒犯法,為甚麼去派出所?警察說:「今天我們不說,你也明白怎麼回事,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哪。」警察又說:「你還煉,政府已定為X教。」我說:「我為甚麼不煉?通過煉功,我身心受益,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我哪裏有錯?我原來身體不好,有心臟病,經常休克,還有風濕病、胃病,現在煉功煉的全好了。」

這時又進來一個氣勢洶洶的便衣警察,說要帶我去洗腦班。我說我哪也不去,這是我家。這時我和丈夫(大法弟子)一直在發正念、講真相。在這期間,我丈夫又抽時間給能聯繫上的大法弟子打電話送信,讓他們幫助我們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惡警的邪惡因素)。這時,我心中只有一念,我聽師父安排,誰也說了不算,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加持弟子神通,我在師父加持的正念下,他們沒有敢動我一下。這時我想把自己單獨關在屋裏,我一想關門,他們怕出問題,衝上來3個警察,想抓我,我說:「我說過我煉功之前有心臟病,休克過好幾次,你們今天抓我,如果出現甚麼後果誰負責?」

這時我又想起師父講的法「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他們沒敢動我,我又回到床上,坐著,我說我心臟病犯了,這時4個警察圍在床邊,寸步不離,其中一警察說:「你是市610掛號沒轉化的,能不抓你嗎?」另一個說:「你信仰李洪志,還是信仰法輪功?」我說法輪功的創始人是李洪志。還有一個說:「那麼去天安門自焚的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我說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我先不去說,但是我們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殺生問題講「修煉人不能殺生。」殺蚊子蒼蠅都是殺生,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是不會自焚的。我還說,交通規則規定,司機不准酒後駕車,有的司機違反了交通規則,酒後駕車出了事故,難道能歸罪於定交通規則錯了嗎?

他們又被我說的無話可說,一會他們又要帶我走,我說我不走,走不了。他們讓我冷靜一下,我說,你們身為警察(我指著一便衣),你還帶著毛主席像章,是毛主席教導下的警察,是人民警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警察,你們就這樣目無國法,穿著鞋(因家屋裏是地板)在一個普通百姓家裏到處亂踩,到修真、善、忍的好人家裏隨便說抓人就抓人,而吃喝嫖賭的壞人你們卻不抓,專抓好人,你們看一看你們自己的形像,你們簡直就是在給你們自己的職業抹黑,你們這是嚴重踐踏人權。

他們被我質問的啞口無言,無地自容。一警察說:「我們給你擦(指地板)。」

這時大約6點左右,兒子、兒媳(我是繼母)來了,丈夫一直在客廳裏給他們洪法,講我如何把家庭圓容的這樣好,兒子、兒媳也都在誇我這個繼母如何對他們好,兒子、兒媳幾次到我床前問長問短,在場的邪惡警察都無話可說。這時女兒又打來電話,問了一下發生的事情,由於她家有孩子,來不了。沒多一會,女婿下班趕來了,也都在關心我的身體,這時我流淚了,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一個大法弟子在家庭的圓容是何等的重要,常人都感到不平,在替我們說話。邪惡看我不動心,又看我丈夫一直在保護我,他們不能帶走我,這時我單位的領導和610的一個負責人(是專門打壓法輪功辦洗腦班的歹徒)來了,單位領導單獨找我談話,讓我去洗腦班,我說,我在單位你也了解我的為人處事。他也說我是好人。那麼我是好人,你讓我去洗腦班,那讓我轉化成壞人嗎?我要去了洗腦班,我就在配合邪惡,承認自己是壞人。這時廠裏又派來一名醫務人員,要給我檢查身體,我一概不配合,醫生轉身走了,這時廠領導跟我丈夫商量做一下我的工作,我丈夫說行,讓他們(指警察)全撤。這時在大法弟子正念作用下,把操縱惡警的邪惡因素鏟除了。警察全灰溜溜的走了。

在這期間,邪惡看帶不走我,我丈夫一直在保護我,他們又施一計,把我丈夫單位的領導、丈夫的徒弟等5人找來做我丈夫的工作,勸我去洗腦班,丈夫單位的領導來之後,我心平氣和地給他們講,我如何做好人,我如何把這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圓容成這樣。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不修大法就沒有我們這個溫馨的家,他們有的點頭,但又說「小胳膊擰不過大腿,看來今天你得去,你走不了。」這時大約已持續了4個多小時,我丈夫這時說了:「你們今天要帶走她,如果出現任何後果誰負責任?我是後老伴,出現問題我怎麼向她們家的親人交代?」又持續了一段時間,這時我廠的××簽了保證不出問題的字樣,雖然是簽了字,但是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他們沒有敢動。我說我去廁所,此時只有我廠領導在場,我對他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是一個守法的公民,在家是好母親,好妻子,在社會上是好人,不危害社會,這樣的人你們說抓就抓?我今天哪也不去,我要對我的丈夫、兒女、家庭負責,你們是不是要把我們這個和睦的家庭搞的妻離子散,你們才肯罷休?你們的良心何在?天理不容啊!你們誰也說了不算,我就聽我師父的安排。他們一聽,更無話可說,只覺理虧,也都灰溜溜的走出了我的家門。這時在樓下一人揚言:「不怕她不出來,我們在車裏蹲一宿。」這時我家人都在樓下跟他們辯論,我就在樓上自己發正念,又加上大法弟子整體發正念,鏟除了另外空間操控的邪惡因素。最後邪惡草草收兵,臨走還揚言明天來抓人。

通過這5個小時的正邪較量,使我深深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後來得知,我家當時樓下也去了不少大法弟子近距離發正念,所有能通知到的外地大法弟子都充份發揮了每個粒子的作用。)

通過這次的正邪較量,我也查到了我所存在的不足和有漏的地方。但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沒有怕心,正念很足,加上家庭成員的正義力量,形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讓邪惡無漏可鑽的正念之場。雖然邪惡動用了5輛車,將近20餘人,長達5個小時也沒能實現他們的邪惡目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