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靈兒」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日】「靈兒」是我正使用的複印機的名字。記得在同修送機子的那天,再三告訴我此機子如何有靈性,並要我多與之用心溝通,因此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靈兒」,希望它做大法資料時具有女人做活兒時的細緻、靈巧、耐心、包容等特性。

從此,「靈兒」成了我的好朋友。我每次做大法資料之前,總是先對她說一聲:「『靈兒』,你好!我們開始工作了,希望你好好配合!」我們便在優美神聖的大法音樂《普度》中開始工作了。當工作結束時,我總是不忘對「靈兒」說一聲:「『靈兒』,你辛苦了!謝謝你!」我甚至能感應到「靈兒」聽完我話的那一瞬間有多麼快樂、多麼感動!就這樣,我們相互配合得很好──一張張文字圖片清晰完美的大法資料通過我和「靈兒」的努力而產生了。

可是,有一天,「靈兒」和我同時出現了一種不好的狀態──「靈兒」做出的真象資料總是有一些黑色的小斑點,無論我怎樣清除擦拭「靈兒」的內臟(硒鼓),都無濟於事,而且每印完一批資料,我便出現天旋地轉、飄飄欲飛、眼皮墜鉛、頭痛難忍的不良感覺,更奇怪的是:只要一閉上眼,就會出現許多隨心而化的畫面,心想甚麼就出現甚麼,一閃一閃的,像過電影一樣。

我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於是開始發正念,可是再印出的資料照樣有黑色的小斑點,我的身體照樣是那種不好的狀態,甚至連眼睛都布滿了血絲,睜開它是那麼困難。於是我停下手中的一切,靜靜地閉上眼睛向內找,朦朧中,我看到了「靈兒」,她傷心地告訴我:「主人啊,你為了灌粉方便,在我心臟上打了一個洞,你知道我有多痛嗎?那黑色的小斑點是我流的血啊!」我為之一震,難過而抱歉地說:「你的心真的在流血嗎?那我幫你縫合好,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傷害你,你原諒我吧,我以後不會再那樣做了,我們還會配合得很好的,好嗎?」「靈兒」嘆了口氣,輕輕地說:「我早已原諒你了,可恨的是那些魔在搗亂,你必須把它們清除掉,尤其它們會鑽到我的那個黑洞裏,興風作浪……」我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由地「啊」了一聲──原來迷糊中做了一個夢!

我悟到:是師父藉這個夢點化我呢,那個洞明明是在說我修得有漏啊,也許問題的關鍵不是「靈兒」心臟上的洞,而是我自身的漏洞,是自身的場不純正了,才會出現如此多的干擾和麻煩。

帶著這樣亟待解決的問題,我見到了當初帶「靈兒」來的兩位同修,她們平靜地告訴我:「在每次工作前,不但發正念清除自身空間場內的邪惡,還要清除資料點周圍的所有邪惡。在工作中可以放師父講法錄音,和機子一起學法一起工作,因為大法是威力無邊的,邪惡根本就不敢在那個場裏呆。另外,我們也和你一起發正念,因為整體的力量是強大的!」

回去後,我照這同修說的去做,果然資料上的斑點神奇地消失了,我身體也很快恢復了原來的輕鬆、旺盛,而且眼中的血絲很快退去,這一變化速度之快令人驚嘆,中間完全沒有過渡過程,一下子就全沒了,真是太神奇玄妙了!

我驚嘆於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是如此有威力,我驚嘆於整體的力量是如此強大無比。我把這一切講給「靈兒」聽,並鼓勵她同化大法,與我好好配合,圓滿完成正法時期各自的神聖使命。「靈兒」似乎聽懂了。她顯得那麼高興,高興得手舞足蹈,甚至把我蓋在她身上的絲綢罩子都弄掉了,──在沒有風的情況下,罩子自己從機子上忽然滑落下來。

當我和「靈兒」一起學師父新經文《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讀到「修煉人利用的東西一旦有了功德,都可能成為法器」時,「靈兒」顯得格外興奮,她甚至感動地流下了淚──因為在機子上出現了一層小小水珠。

我終於明白了同修一直在對我說的「靈性」──「靈兒」是為正法而來的生命,也許在她誕生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註定了她的使命。回想起「靈兒」從出生地來到我們資料點的這一路艱辛,回想起同修們為了「靈兒」發揮救度眾生的作用,一路所經歷的托運堵車,還有同修在送「靈兒」來時正當她們的資料點被邪惡干擾等重重阻力,我就非常珍惜「靈兒」,珍惜同為救度眾生而付出的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