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丈夫被萬家和長林子勞教所摧殘得生命垂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7日】我們家是我愛人先得法的。得法後他特別嚴重的心臟病、腎病、關節炎等各種頑疾都不翼而飛。看著愛人日漸好轉的身體,我們都相信眼前的事實,於是我、孩子、婆婆、小叔子都先後得法,得法後,我們的身心都得到了大大的改善。我們全家正在為得了法而慶幸,暴風驟雨突然的降臨了,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99年4月25日我和愛人毅然到了北京去講真話,7、20我們夫妻又到了省政府去上訪,而後接踵而來的便是家裏的電話被監控,我和愛人的出入均被跟蹤,由於當時我們地區的大部份材料都是由我和愛人負責,所以惡警對我家監控的特別嚴密,但每次我們都化險為夷。

2002年5月15日上午11點多鐘,突然有近20人闖進我家,不由分說把我和我愛人及另外兩個同修同時綁架,把家裏的手機和傳呼都搶進他們的包裏,推推搡搡把我們往外拉。這時正值孩子放學回家吃中午飯,看到這情景立刻質問惡人:「為甚麼抓我媽和我爸?」其中一個20多歲模樣的年輕人,舉起手三步變做兩步的奔向孩子。我和我愛人同時說:「你是不是人,連10歲的孩子你也要打?」也許是我們的正念制住了惡人,他馬上返回來,沒有打孩子。

惡人把我們往車上拽的時候,我婆婆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她住在我家後院)過來看看,那些惡人像瘋了似的問老人:「你是誰?」婆婆說:「這是我兒子家。」一句話,他們把63歲的老人也推上了車,至此我們一家三口全被抓,只剩下一個剛滿十歲的孩子無人照顧(當時孩子的叔叔在外地)。在車上我和我愛人被同一副手銬子銬上,並排坐一起,我愛人跟我說了一句話,其中一惡人惡狠狠的說:「不許說話。」我愛人用眼睛看著他,他過來就是一記耳光,我愛人說:「你們為甚麼打人,我沒犯法。」那人又打一記耳光,嘴裏吐著髒話:「告訴你不讓你說話,你沒聽見嗎?」前面坐著一個女的惡狠狠的說:「拿膠帶把他們嘴封上。」車直接把我們送到第二看守所,分別關在不同的屋子裏,這時我們才知道是市局抓的我們,由610專案組審訊。

他們從我家搜出一個兜子,兜子裏有幾本大法書和幾個光碟,他們問我們都跟誰聯繫,兜子裏的東西哪兒來的。我們都守住心性,沒有出賣一個同修,儘管都挨了不同程度的打。除了婆婆沒有挨打外,我們幾個都被他們用白塑料管子(俗稱小白龍)抽過,我愛人的後背被打的腫起來,褲子上被踢的全是腳印。他們問我為甚麼煉功,我就告訴他們,我以前有病,煉法輪功好了,他們問我以前都得過甚麼病,我告訴他們得過肺結核、乙肝等,他們一聽說我有乙肝,就不再打我了,可能怕感染吧,審到後半夜2點多鐘,他們一看審不出甚麼來,就把我們送進了牢房。

在被關了近70多個日日夜夜裏,我一直在連續不斷的發正念,背經文。在與同修們的切磋中,我提高的很快,當我的執著心被一個個的放下,各種魔難關一個個的闖過去的時候,突然有一天我的心跳加速(一分鐘210多下)噁心嘔吐,出現冠心病的狀態,我知道是師父加持我,讓我以這種形式擺脫邪惡的迫害,同時也是考驗我能不能放下生死,當我真的放下生死,甚麼都不怕時,我被保外就醫,和婆婆一起闖出了看守所,後來得知惡人跟家裏勒索一萬元錢,家人說沒有,家裏窮,連房子還漏雨呢,上哪弄錢去?僵持了一段時間,他們一看真的沒錢,我當時在看守所裏心臟病犯的一次比一次嚴重,他們怕死人擔責任,最後硬是要了我和婆婆的伙食費850元才放人,在我被放之前和我一起被抓的兩個同修都用正念闖出了看守所。

回家後繼續煉功和發正念,身體在一個月後復原,這期間同修給予我很大幫助,有送錢的送衣服的。由於家住的是土房,一下雨就漏,鄰居重新幫我修整了一下,勉強能住,在大夥的幫助下,使我暫時度過了難關。而後610辦公室又來到我家來讓我寫「保證書」,還威脅我說,不寫就送洗腦班。我就是不寫,質問他們:你們憑甚麼送我到洗腦班?由於當時身體還沒復原,他們沒有逼的太緊,他們走後當地的管片民警及派出所的所長三番五次的來騷擾,都被我的正念擋了回去,直至現在我還是被跟蹤和監視。

同時抓進去5個人,放出來4個,還有我愛人在裏邊,至今未歸,後來萬家勞教所給我打來電話,說我愛人被判三年勞教,現在萬家集訓隊,讓我去一趟。第二天我到萬家看到了我愛人,在分別近六個月後再見面時,我幾乎不認識共同生活了十幾年的丈夫,原來170斤體重,現不到100斤,腿不能走路,是被人背出來的,身上長滿了疥。在不到十五分鐘的接見中,惡警還不讓我說話,兩個人一邊一個看著,還不時的吆喝著,剛說幾句話就被告知時間到,愛人又重新被背了回去,後來就沒有了愛人的消息,又經多方打聽,已被送至長林子勞教所。我又到長林子,長林子說人在萬家醫院,我要求接見被拒絕,從此沒有了愛人的消息,前幾天,愛人幾經周折傳出消息,說在萬家醫院,希望能見上一面。第二天,我們一行人到了萬家醫院,可醫院的人說甚麼也不讓見,說是拖欠醫藥費,沒辦法,幾經磋商最後拿3250元錢的所謂人情費,終於見到了闊別已久的丈夫。看著蹣跚走出來的哥哥,不修煉的小姑子忍不住抱住哥哥放聲大哭,她怎麼也想不到,昔日健壯的哥哥,快變成一個老態龍鍾的老人。

這次接見的時間比較長,愛人說他當時被送勞教,由於身體狀況兩次被拒收,是第二看守所的於科長找人送進來的,進到萬家集訓隊,就被逼著簽字,否則就會受到人間地獄般的折磨,後來長林子勞教所來人提人,看看丈夫身體不行,就把他扔到萬家醫院,當時愛人行動極其不便,是爬著進到醫院的。剛進去的時候,每人每頓只給正常饅頭的一半,根本吃不飽。有的同修絕食抗議迫害,受到非人的待遇──強迫灌食。有的同修被灌食後想吃飯,而惡警卻不給,有的被活活的餓死,還有的被他們打的精神失常,並且嚴密封鎖消息。

這就是我們一家被迫害的經過。現在我們母子無依無靠。善良的人們,請來關注法輪大法吧,來關注那些因做一個好人,因不放棄真善忍修煉而無端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千千萬萬個家庭吧,勇敢的站出來為好人說句公道話。去看一看大法弟子經過千辛萬苦,冒著生命危險送到你們手中的傳單吧,去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吧,當你了解了真相,明白了道理,不再被惡人們的謊言所矇蔽所左右,你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在等待著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