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的野蠻摧殘無法改變大法弟子堅定的信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日】2001年陰曆年三十,被劫持在三個班的60多名大法弟子被惡警強迫在七隊二樓教育組看中央台演出,突然人群中有個人喊:「法輪大法好!」緊接著有人喊:「還我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我們無罪」、「放我們出去」等口號。喊聲此起彼落,震盪著萬家上空。一會兒來了很多男惡警,聽到有人喊:「不准打人」、「不准打大法弟子」、「我們無罪」、「我們不是犯人」、「法輪大法好」。很多惡警拖著大法弟子回到自己所管轄的班。這時喊聲、倒凳子聲、打人聲混雜在一起,約有40多分鐘。

幾天後,程文婷出現在人的面前時,眼睛周圍紫青色。初八那天在飯堂中有人背《論語》,被兩個惡警從人群中拖出去,這名大法弟子就是王淑榮,其他大法弟子很快被20個惡警包圍起來。飯沒吃完就集體返回監號,有的被往小號拖,有的被拽出,有的送回住屋,在住屋被6名男惡警毒打一頓,然後有的被送進小號,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有的被送到小號的小屋中,有的兩人,共18個房間,中間走廊上是鐵刑椅,被反扣或反綁約束帶,還有的嘴上封著膠帶,有很多人穿著薄絨褲被抓。小號裏很冷,加上惡警們的罵聲,更讓人感到陰冷刺骨。坐鐵刑椅的除方便外連睡覺也不准下來,睡覺最早也得凌晨二點以後。惡警們一個個輪番溜崗,不讓睡覺,口中講著謗法的話,侮辱謾罵的語言衝口而出,兇狠場面確如渣子洞一般。李蘭坐鐵椅子長達2天,其他人有坐鐵刑椅的,也有面壁站立的,每個人都忍受著痛苦的折磨。每人吃少半塑料盆的玉米麵粥,根本解決不了飢寒,可是大法弟子都有堅強的正念,非凡的意志,戰勝了身體上的痛苦,在邪惡面前那麼大義凜然,依然面帶笑容地向惡警講著善惡報應的因果。

小號的大法弟子不畏環境的艱難,抗拒虐待與飢寒,用大善大忍的胸懷,讓真理與正義展現;外面的大法弟子也在用正念除惡,有的煉功,有的背誦師父的法,令萬家勞教所的邪惡自滅。

在這期間由於煉功被綁吊、被打,成了惡警們折磨大法弟子的家常便飯,大法弟子們仍是面帶和善,繼續煉功,向惡警們講著大法的真相,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

正與邪在較量,正與邪也使人一目了然。黃金的五月,萬家勞教所召開千人的所謂破除「迷信」大會。其實這些惡警和被邀請來的所謂的知識分子除了唯物主義的糟粕之外,對科學真的知道多少?當年誹謗大法的何祚庥也不過就是個不學無術之徒,談到做科研,他連三流物理學家都算不上,沒有任何學術水平,沒有任何值得一提的科研成果。他的所謂的院士的頭銜不過是靠投機政治撈到的,籍此欺騙外界人士。會上有司法、公安、勞教所的不法官員在場。一個女人在會上發言,講的是誹謗法輪大法的語言。她據說是個所謂的教授。其實,連何祚庥這種所謂的「院士」都如此低劣,這種幫助獨裁政權誹謗一個信仰的所謂「教授」有能有甚麼科學水平和道德良知呢?在歐美,很多學術界的大師級的人物都是宗教的信徒,這些唯物主義的知識分子和他們比起來不過是些小丑罷了。

只聽台下一聲雷炸般的呼喊:「不准誹謗宇宙大法,不准侮辱我偉大的師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喊聲響徹宙宇,令一切邪惡聞風喪膽,大法弟子用正義之劍、真理之光斬向邪惡的舊勢力,也將爛鬼的謊言揭穿,一心只想救人。犯人長期見不到天日,更加被欺世的謊言矇騙,更不能知道真相,裝進不好思想,大法弟子不能畏懼邪惡,坐視不管,更不能任邪惡隨意散布謠言。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助師正法。萬家勞教所的惡警將這些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的修煉者關進了小號,同時給加期一年。但是人從來就說了不算,加期雖然在大會上公布,卻沒有實現。

6月20日突然變了天,打印好的保證書分給了各個班。十分鐘的考慮時間,不寫的帶進小號,進行肉體摧殘,小號裏邊已有人被反背吊在小鐵門的欄杆上,有的腳尖沾地,有的腳離地很遠,上半身垂下,滑落的頭髮擋住了被吊者的臉,痛苦得汗珠在臉上連成了片,有的聚成水滴掉在水泥地面。電棍的滋滋聲,又不知輪到了哪位大法弟子的臉。惡警面目猙獰,口中還不斷厲聲叫喊:「不寫保證的就讓你受痛苦與熬煎!」大法弟子們默默無語,痛苦扭曲了臉,肌肉抑制不住打顫。兇狠的打手還在不住地行惡,對大法弟子們進行慘無人道地折磨與摧殘。

九月驕陽似火,萬家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卻很多人由於屋裏見不到陽光,空氣中各種污染,草墊子又潮濕,身上長了疥瘡,嚴重者體無完膚,不能行走,渾身潰爛,令人慘不忍睹。胖腫的身體,吃不下飯,那一籮到底的摻著沙子的硬硬的玉米麵板糕與留有碗底泥的蘿蔔湯真是石頭人也要望之落淚,木頭也會為之悲哀。行走不能,又穿不上衣服,由於瘡口流膿流血,浸濕的衣服硬了後又磨破傷口,就像往傷口上洒鹽一樣痛苦,疥瘡折磨得大法弟子痛癢難忍。

2002年8月27日,各班來了三個男惡警,環境變得十分惡劣。逼迫大法弟子碼在小凳子上不算,還要求出操報數,穿犯人的衣服,用猶大的文章進行洗腦。逼著看假的自焚自殺自殘等誣陷大法的錄像,強迫寫思想認識,又強迫思想認識得和政府一樣,反之招來的是拳打腳踢和肉體上的折磨。折磨還變著花樣,坐鐵刑椅子,反背用手銬扣住胳膊在椅背上扣住,大小便一律不讓去,幾天幾宿不讓下地。惡警使用了最卑鄙的手段與流氓的伎倆,往身上澆水用電棍電臉、手腳心。肆無忌憚地變著花樣迫害。惡警經常因為測試卷體罰大法弟子,說真話就被罰蹲,或坐鐵刑椅,或吊大掛(用約束帶掛在窗稜上反背帶手扣吊起)。

程文婷因不說罵師父的話被惡警兩手扣在兩個床上,然後把兩腿分開形成大字,用電棍電,直到達到目的為止。羅紅豔被五名男惡警吊起。在小號,惡警每人手拿兩個電棍電大法弟子,有的腳被電得多日不能行走。惡警暴力洗腦,將65歲的劉淑清教授扣到鐵刑椅上用電棍澆上水電。類似這樣的事太多太多。大法弟子被折磨死了,惡警們說是自殺。想想看惡警們多麼地邪惡。

以上僅說了幾件事實。每天發生的迫害之事不一一列舉,僅此幾例映出萬家獄卒的邪惡。正義之士與善良的人們不要聽信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謊言與造假,「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理性》)

萬家勞教所的邪惡獄卒使盡了招兒,卻無法動搖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堅強意志。歷史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正義必戰勝邪惡。

法正人間的一刻很快就會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