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庭長:學法前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4日】我是一位在司法界工作超過三十年的司法官,現為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庭長,學法只短短不到一年六個月。去年七月下旬,好友郭先生、李小姐夫婦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原本我對法輪功很陌生,曾經在報紙及電視媒體上,看到有關大陸打壓法輪功的相關報導。但當時我認為他是一般鍛煉身體的功法,屬於太極拳、外丹功之類,只是門派不同而已,所以沒有特別去探究他。李小姐曾罹患惡性腫瘤(淋巴腺癌)多年,先後三次前往上海,求治於當地名醫,並由醫師從上海寄來中藥,供她長期服用。直到前年秋冬交替之季,病情再度發作時,已經是癌症末期,腫瘤擴散至全身,大陸名醫也束手無策,只好住進台大醫院接受化療。我與內人在她住院化療返家休息的空檔,前往探視。她身體非常虛弱,幾乎奄奄一息,頭髮也因化療全部掉落。我與妻子聽她們夫婦敘說病情之後,在回家的路上心情都非常沉重,我倆均有相同的預感,認為如果再接獲來自她們的音訊,一定是個噩耗,不會是好消息。因為以李小姐的病況,可能頂多拖個三兩個月,或許只有半個月一星期。

後來得知李小姐因修煉「法輪功」,身體就奇蹟似的好轉起來,不但體內的癌細胞不見了,新長出的頭髮還比以前烏黑茂密。如此一位癌症末期的患者,竟然能夠在很短期間內不藥而癒,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我在三、四天內看完《轉法輪》第一遍,書上文句雖然都很淺顯,但老師在書中傳述的學問知識,都是我不曾聽說,以前也從未接觸過的,所以多半還是一知半解。但在那淺顯而我又看懂部份,就已經讓我覺得很玄奇奧妙,老師說,只要真正修煉的人,我就會如何幫你管你,會在每位學員小腹部位下上一個法輪,會幫學員淨化身體,看這本書或聽錄音帶自學的也一樣。如果不是因為已經先有李小姐的事例,足以印證書中所載述的事實千真萬確,我實在很難相信人世間竟然會有這麼玄奇奧妙的功法。

老師在《轉法輪》書中闡釋的法理,好人與壞人的分際,得與失之間的關係,常人的各種執著等等,絲絲入扣,針針見血。我原本自認處處與人為善,也敦親睦鄰,任事負責盡職,審案公正廉明,俯仰皆無愧。《轉法輪》讀後,才警覺自己始終身陷迷中而不知曉,一切思想、觀念、行為都偏離真理很遠很遠,應該調整改正的地方太多太多。

以平常開車為例,我個性急躁,每上駕駛座,就不時瞄著鐘錶,急迫的想早點到達,看見遠處綠燈,會趕緊加速怕變換紅燈後被擋下,會擔心前方是否塞車,猶豫是否要改道,別人違規爭搶,心裏還忿恨難消。學法後才察覺這些偏差,一時還難以完全改正。有次早晨由煉功點返家途中,因事繞經一處只能容許兩車相會的巷道,左側連停數輛小客車,我已過了第一輛,這時對方才從遠處迎面而來,該路段還很空曠,他竟然未於該處停車或減速閃讓,仍快速直闖到我車正前,幾乎要撞上我車才停下來,擺明要我倒車退讓。我當時心想這人真是豈有此理,他自己的車道有車停放,還如此惡劣霸道。雖然我遲疑片刻就主動倒車,但退得心不甘情不願,回頭正欲看清其人長相及車號時,人車已經消逝遠去,我一時還難以釋懷。事後回想,這不就是老師所說的要考驗修煉人的心性嗎?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要心存感謝,那我難道不該退讓嗎?很明顯的我這次並沒有通過考驗。後來類似情形還曾陸續發生,也是過後才發覺自己的心性沒有提高,在突然遭遇矛盾的當場,都未能以慈悲心面對。

經過一次再一次的自我反省檢討,現已熟悉先他後我,當駕車看見遠處有車即將交會,我會本能的減速先找適當地點避讓,不管前方的紅綠燈號如何顯示,都能保持同樣車速不疾不徐,到了紅綠燈號誌下,才依燈號顯示隨機應變,該停就停,該過則過。有時間性的約會,儘早出門,不再一上駕駛座,就急迫趕著要到達。無論路邊有車要駛出,岔道有車要切入,路口有車要爭先,後方有車要超越,我都能很自然的採取配合閃讓的動作。如此開車上路,方知路闊胸寬,心情格外坦蕩舒暢。以往開車,總是擔心這樣,害怕那樣,顧此失彼,自己把心情繃得緊緊,連肝腸都快被糾成一團,沒有片刻舒坦,何苦來哉?

在我沒有學法以前,手上如有幾宗繁雜的案件,心裏就老是像壓著一塊大石頭似的,無法放鬆下來,總想趕快把那案件審結,無形中就給自己產生很大的壓力。事實上法官辦案,非但不是「舊案不去,新案不來」,而是「舊案不去,新案照樣陸續下來」,根本不可能把手中的案件全部結清,而且急著趕結案,勢必無法面面俱到,影響裁判品質。現在,無論手上有甚麼大案未結,都能以平常心來對待。過去審案情緒難免隨當事人態度起伏,案情繁雜,亦會覺得很厭煩,連帶造成思緒更紊亂。現在有大法為師,當事人的態度再惡劣,我依然能夠保持心靜如水,耐心聽訟,如此更有助理清案情,早日審結積案。

我出生在貧窮的農家,初中只讀了一年半,就輟學在家幫忙牧牛種田。直到當兵入伍,才在軍中自修參加普檢、普考,服役中通過普考,獲考試院分派到公路局任職,退伍後立即前往報到。在公路局工作期間,繼續參加高檢、高考,又如願考上司法官,參加司法官訓練,在幾乎全是法律系所畢業的學員中,不但年齡較輕,又以優異成績名列前茅結業。踏入司法圈後,亦由一審法官、庭長,到二審法官、庭長,一路領先其他同期學員。無論考試或就業,都很稱心順意。尤其我僅只初中肄業的學歷,能擠身司法機關任職,職等達到我國現行文官之最高頂點,簡任第十四職等,夫復何求?我這一生諸事順遂,照理日子應該過得非常愜意才對。然而如前所述,我於應考期間一直在努力衝刺,就業以後照樣兢兢業業的工作,且個性較急,總是時時惦記手中的案件未結,形成很大的心理壓力,有時連睡覺也會夢到審理中的案件,生活沒有一時鬆懈。

相較於學法後,大法指導我放下一切執著,看淡一切功名利祿,凡事講究隨其自然,包括家庭、子女及工作。把原本塞滿頭腦心胸的外在壓力,全部釋放出來,頓覺頭腦更清晰,心胸更寬闊,思維更縝密,工作效率比前更為提高。如今生活非常踏實,沒有操心、惦念、放不下的事,每天早晨到離家不遠的煉功點去煉功,白天正常上班工作,吃好睡好,先前偶有失眠及腸胃不適的現象,現在完全消失。學法後這一年多來,才真正感受到心情開朗,精神愉悅的人生。

我因為職責的關係,沒能大量的投入正法工作,只能在與親友相聚時,把大法介紹給他們知道。很多人對大法並不了解,只因中共打壓法輪功,即對大法持負面的評論,所以講清真相、澄清誤解是蠻重要的。我以前酒量不差,學法後就不再飲酒,乃趁親朋好友勸飲的機會,解釋我因為學煉法輪功所以不喝酒,進而說明法輪功是一種高層次的身心修煉,不是宗教,沒有宗教形式的拘束,不講治病,但只要真心修煉,就能給淨化身體。

我們法輪功是正法修煉,不重形式,簡單易學,不須花錢,也沒有組織名冊,來去自由。老師是開一扇最方便之門,給予學員在常人正常狀態下煉功,千萬不要因為得之容易,就不知珍惜,更不要到了生死關頭,才想到要真修實修。讓我們大家相互砥礪,堅定修煉的路,加快腳步,勇往直前。

(2002年台灣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