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大法弟子: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3日】我小時候,母親給我講了關於一個人的故事,他能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用當地的語言跟別人說:「你說吧,我聽得懂。」這個故事成了我的夢想。我花了很大時間和精力來追求這個夢想。

就是由於這個原因,我來到了以色列學習這個國家的語言。1998年春天,也就是我第二次來以色列就讀碩士學位的半年之後,我覺得學業對我不適合,決定停止學習並開始實現我的夢想。突然,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隨我選擇任何一條路。

一天晚上,坐在特拉維夫北部我租的房間裏,我定了一個計劃。計劃是以我自己畫的世界地圖為基礎的。我的主意是環遊世界,從國家到國家,在每個地方停留一到兩年,掌握當地的語言後起程到下一個地方。箭頭從以色列指向印度,日本,俄羅斯,歐洲,穿過地中海指向非洲。畫完之後,我把筆記本放到書架上,我很喜歡我的計劃。之後的幾天我感覺非常好。

有一天,我開始想像整個旅程之後的生活是怎樣的。我將已經學會世界上很多種語言,經歷了很多東西。我會為自己感到自豪。或許我會拿個博士學位去做大學教授。就這樣,我想像那時的生活會是怎樣。我覺得真的可以實現。

可是就在那一刻,我忍不住在腦海裏問一個問題:「那又怎麼樣?-我會很多種語言又怎麼樣?我一生中經歷了很多事情又怎麼樣呢?那又怎麼樣呢?」

我看我身邊的人們,他們以不同的其他方式生活著,有的轟轟烈烈有的很普通。突然間,人怎樣生活變得不重要了。實現夢想的想法和「那又怎麼樣?」這個問題讓我連續幾天很憂鬱。

逾越節(猶太人的節日)期間,我去紐約探望我母親和姐姐。很湊巧,正好其中一個週末在紐約舉行一年一度的紐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我母親已經修煉法輪大法兩年了。她邀請我去參加交流會。我很樂意地答應了。

兩天的交流會上,我一邊傾聽,一邊笑,一邊哭。不同背景的人,從大學教授到高中學生,談「真善忍」和他們是如何提高自己的。我被法輪大法和他對人所起的作用深深打動了。

李老師也來了,還講了法。他使我明白了如果一個人想要在修煉中提高,讀《轉法輪》的重要性。

我也明白了在男女關係方面要自重。當時我還沒看過書,可是我馬上就從一個男女關係方面很隨便的人變成一個非常自重的人。

在紐約的兩個星期裏,我開始讀《轉法輪》。每天早晨5點半和母親起床到煉功點煉功兩個小時。從第一天開始我就瀉肚,差不多持續了一個月。後來我在書中讀到這個現象,感覺非常神奇。

回以色列的飛機上我繼續讀書。很快我就成了認真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我一遍一遍地讀老師的講法和《轉法輪》,每次都理解到更深的法理。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接下來的幾個月裏,兒時和一生中的很多事情的記憶一幕幕回到眼前。每一件事和每個重大的決定變得非常清楚:這是一條引導我得法的路。

每次我坐下來煉第五套功法時,我都會感到無比的榮幸,因為我有機會學習真正修煉的方法。雖然雙盤使我的後背傾斜,胯和腿很疼,我仍然繼續煉功。幾個月後的一天,我第一次成功地雙盤煉功整整一個小時。一個膝蓋持續疼了幾個月,我幾乎很怕煉第五套功法。但是這沒有阻止我煉功,因為我知道如果身體裏有業力就一定要消掉它。

幾個月後的一天,我心裏想:「我是不是學法輪大法學得太過份了?我是不是太投入了?」所以我決定當天我「休息」一天不修煉。一天剛過了一半,我明白了,我已經無法再回到以前自私的我了,為個人利益或感情去爭鬥,或為了類似名、利之類的不重要的東西而生氣。所以當天下午,我繼續修煉。

我每次煉功都是自己煉。後來我驚喜的發現有另外幾位學員。我們見面,探討怎樣和更多的人分享這麼好的功法。用了很短的時間我們就在幾個城市裏建立了煉功點,還建立了一個網站。

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我騎自行車回家,突然我對修煉沒有信心了。「如果這都不是真的怎麼辦?我從來也沒有能量的感覺,天目甚麼也看不到。我自己都不確定,明天早晨怎麼能去公園教別人煉功呢?」那天晚上我覺得心裏很沒有底。

第二天早晨,我還是去了煉功點,因為我知道會有人在那等著。如果我不去就是不負責任。我們還是照常煉功。煉功的感覺仍然是很好的。煉第五套功法時,結印後我靜靜地坐著。一切都和平常一樣。可是突然我感到兩隻手臂有股能量流流過結印的雙手。我差一點就笑出來,當時我心裏說:「師父,我懂了。你可以停止讓我感覺能量流。我不需要感覺他了。」

剛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把所有的東西都看得很淡。我盡我所能地不讓世間的瑣事影響我心性的提高。我遠離所有我認為和修煉沒關係的事或沒有意義的活動。我還和許多以前認識的人失去聯繫。後來我悟到了這也是一顆執著心,我把自己與別人隔離開了,因為開始時我過於集中在「我的修煉」和「我的心性」,而造成了失常的表現。後來我在《法輪佛法-精進要旨》裏的「無漏」一篇中讀到:「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捨它個無漏其不是更高的捨嗎?」我悟到了我表面上是要維持自己的心性,其實內在的動機是自私的,只是在想我、我、我。從那時起,我做事時儘量聽別人,考慮別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