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方得玄中妙

——記修煉法輪大法的一點經歷供善良人士參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31日】1994年11月,我為一位朋友幫忙籌劃一次活動。工作之餘閒聊中,談到了特異功能,當時大家爭論得很激烈。一位40多歲有點成就的商人,曾經學煉過一個多月法輪功,後來放棄修煉了,並說他是無神論者,不相信有特異功能。他簡單講述了他那一個月的親身經歷。

據他本人講,最初是一天早晨在江邊散步時,看到煉法輪功的人最多,所以決定參與一下,健健身。但是在他學動作的同時,教他動作的學員反覆多次提醒他,首先要重心性修煉和學法,並給他一本《法輪功(修訂本)》。他感到有點壓力。讀了書之後,他覺得有些內容一時接受不了,便在每次晨煉之後同老學員「辯論」(他本人所講,自己很倔強),在堅持了一個多月後他決定放棄了。

聽完之後,我感覺這根本也算不上甚麼特異功能不存在的論據。就問他法輪功的內容,他想了一下說:「記不清了。做好人,反正不能抽煙喝酒。」我進一步問他放棄的原因時,他有點尷尬地笑了,承認般地說:他雖然不信,但這法輪功真有點神了,書上講不能抽煙喝酒,還真就不能。自從參加晨煉之後,只要他請客吃席喝酒,肚子馬上就痛得不行,每次如此,而吃別的就沒事。他還有點惋惜地坦言:他搞各種公關,兩三天就得請人吃飯,這些他割捨不下,所以只好放棄學習法輪功。我說:「你這不正是證明了特異功能嗎?」他笑了,一臉的困惑:「是,這些東西還真說不清楚。哎?!你好像對這些挺有興趣,我那本《法輪功(修訂本)》就送給你吧。」

──後來回想這段經歷,還是為這位商人感到惋惜。談到修煉,有的人常講:我看到就信。其實問題遠不是那麼簡單。李洪志師父在《為何不得見》中講到「見可信,不見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見。……悟在先見在後,修心去業,本性一出方可見也。」從這位商人這件事不難看出,悟是多麼重要,如果悟不上去,即使奇蹟發生在自己身上,也是可能錯過。

這本書表面看起來實在很普通,紙張、印刷、裝訂沒有奇異之處,但是書中的內容深深吸引了我,「真、善、忍」使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我暗下決心:今生一定要修煉正法!但當時有個私心,想再找找有沒有更好的法門,如果沒有再回來修煉法輪功。就像上天聽到我的想法一樣,不到一個月,我這個從來沒有這方面機緣和條件的人,「突然」有了「大考察」的機會。(當時根本沒悟到這是對我的考驗)我幾乎用半年多的時間,沉浸往來在氣功門派、功法、寺廟、佛典和道藏之中,雖然親身經歷了許多以前一直嚮往和猜測的神奇,但最後我還是漸感失望,覺得那些不是根本,就不再熱心於到處去找去看。就在這時,得到了大法書籍《轉法輪》,一讀之下非常興奮,於是開始抱著想好好研究一下這「難得的好法門」的想法一遍遍讀起來。

隨著自己不斷讀《轉法輪》,我漸漸感到自身發生著許多變化:對待工作非常實幹、不講假話、寬容、忍耐、能為別人著想,當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時,也漸漸能夠坦然對待了。尤其是我大學畢業工作後,曾經同父母的關係越來越緊張,最後大吵一架之後,我離開了父母,當時真是鐵了心不想回頭了。但是隨著讀這本書,我非常清楚地認識到,無論如何我也不能那樣做,從此我對父母的想法完全改變了,而且是從根源上改變了。我從很小很小就產生的、一直積累到離家那刻的對父母的看法,全部煙消雲散。後來回家時,我這個曾經固執而心重的人,對一切曾經的不快連一點點心理陰影都沒有了。其實不止這些,我對所有的人和事的看法也在同步變化之中,當我明確意識到這種巨大的變化的時候,內心深處再次受到極大震動,我好像才明白「正法」兩個字的意思,就如同早晨的陽光和清新的空氣從塵封許久的窗戶撲面而入。

1996年,大概是在11月,我決定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按著《法輪功(修訂本)》上的圖解模仿著做,很快能基本上順下來了,就打算完整地煉一遍動功。煉完第一套《佛展千手法》時,渾身很熱能量很強,煉第二套《法輪樁法》做「頭前抱輪」時剛將雙手端平,突然一巨大的能量團從正前方急速匯聚到我的小腹內,如圓形熱盤甚至有點發燙,並馬上開始旋轉,同時熱力向周身輻射。正當我驚喜未定之際,更在突然間全身沸騰如炒蹦豆,尤其是雙肩、背和上臂尤為密集劇烈,身上棉布襯衣顛跳起得有一寸高。因為此前已經讀過很多遍已經出版的大法書籍,所以很清楚是師父下了法輪,並用法輪為我調整身體,但是完全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強烈(身體沒有感覺也是正常的,因為個人情況可能不同),那一刻我真的是在無比感激中驚呆了。下在小腹部位的法輪,發熱的感覺不間斷地持續了一個星期。當時的天氣已經很冷了,不時有寒風掠過臉頰和雙手,但我的腹部一直是熱烘烘的,彷彿掛著個小銅爐。我的心裏也蕩漾著陣陣暖流:師父認下我這個弟子了!

──當時我沒有師父的經文,所以後來才讀到《拜師》一文:「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然而自學者多存拜師之念,有不見師面難得真傳之憂,實乃學法不深之故。我弘傳即是普度,學者即為我弟子,不套舊禮規,棄其表面只見人心,如不實修拜師何用乎?實修者不執於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結合本人的「自學」經歷,不免感慨萬分。

開始修煉後,馬上就開始了過關。大概是上述「大考察」的緣故,當時幾乎每天晚上做的夢都是打聽並尋找師父講法的學習班。有的在路上就發現是假的,有的是在聽講中發覺是假的,後來只要發現是假的我就追那個「魔」,終於有一次我追上並一把抓住了那個「魔」,它頓時一軟,倒在地上變成了紙板剪影。最後一次在這個問題上過關的夢,我一直難以忘懷。當時我正同友人交談,突然給我送來一份郵件,打開一看是一本厚達半尺的極為精美的書。打開書一時沒看懂內容,這時面前出現一個大屏幕和許多鍵(很像遊戲機),我就按著書上的說明進行操作。屏幕上出現圖案,是一名宇航員坐在宇宙飛船中的圖解,隨著我的操作,飛船和宇航員的姿態相應發生一些變化。我才明白這是模擬飛船操作的教材,就接著按書上的說明操作,這時我注意到我在操作中兩臂的動作,心裏一驚,這實在太像是在做某種功法的動作了。我忽然明白是屏幕上的那個「宇航員」在用這個辦法操縱我演練它的東西,我馬上起身將書摔在地上。此後這方面的夢就沒有了,能通過這個「單科考試」我當時還是很高興。直到後來師父講到科學和外星人時,我才明白大法內涵的深厚是難以想像的,每次過關的「題目」都蘊涵層層的「悟」,當時自己只是答對了最淺的那個選擇就沾沾自喜起來,其實是有自以為是的心,輕視了法。此後,碰到自己和同修過重複的關或表面看起來很簡單的關時,我基本能夠很自然地不再想當然了。

1997年初,去一位朋友家,沒想到她母親也在修煉法輪大法。聽她講到很多學員在煉功點一起煉功的情況,我就跟她說:我是照圖解學的動作,而且開始還鬧了個大笑話,當時沒有理解好「緩慢圓」,所以我做「貫通兩極法」和「法輪周天法」都非常之慢,一遍就用近20分鐘,3遍基本上就得一個小時,當時覺得時間不夠,就去問了一位大法學員。他看到我做這兩套功法近乎靜止的姿態時,禁不住哈哈大笑……。她聽後馬上講,輔導員(就是弘法教功的聯繫人)家很近,她動作做得很好。我們一會兒就到了輔導員家,寒暄之後她很熱心地幫我糾正了動作,然後提議我們一塊兒聽煉功錄音帶做一遍動作。當煉到「法輪周天法」時,我一下進入自動煉功狀態。身體表面被細膩而極密的能量嚴嚴實實地均勻裹住,厚約半掌,整個能量都在緩緩沿身體表面流動,雙手剛好「浸」在其中,跟著「漂」……。後來該輔導員得知我還缺一些資料,便找出一套(有幾樣都是剩下的最後一份),其中《轉法輪》是她擔心我購買的是盜版有錯字專門送給我的。付錢時,我覺得有點太少,就核對了每本資料的價格,發現有幾個資料的價格比標價低許多,我當時堅持按標價付款。輔導員解釋那些資料是批量購買所以便宜,作為大法弟子只會按實際進價轉讓,決不可能從中謀利。當時記得我還跟她講,應該把路費運費等攤進去等。她笑著說,其實這些材料也不是她去採購的,是另外一名學員,是學員不圖名利的自願付出,放在她那兒只不過是她這兒來的人多,方便新學員而已。

1998年夏末的一個晚上,我在室內讀《轉法輪》。忽然,書上許多字都變成一模一樣的法輪。那個美妙的景象如輕風吹過水面的粼粼波光,又像不斷層疊綻放的煙花,只是所有的光點都換成了小法輪,整個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此後,這種情景重複出現過多次。

李洪志師父在經文《博大》中寫到:「法輪大法的法理對任何人修煉,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導作用的,這是宇宙的理,是從來沒有講過的真法。過去也不允許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會從古到今的學術及倫理。過去宗教中所傳的和人們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現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每個修煉中的大法弟子在不同階段和層次中,都會有許許多多對法理的證悟,而本人在此錄寫的不過是個人在修煉初期的一點粗淺體會,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指正。在此,衷心希望能夠對尚未接觸和深入了解大法的善良人士有所助益。

善良的人們,讓我們一同來把握住這偉大的歷史機緣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1/2511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