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為了信仰的自由,一個家庭尋求庇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30日】紐約時報2003年1月27日刊載報導,記述當地一對法輪功學員夫婦及孩子遭受江氏集團迫害,在美國尋求庇護的故事。譯文如下。

每個週末,張平弗和張德容都會帶著他們的兒子,斯坦利-張春慈來到位於皇后區法拉盛的凱辛納公園煉法輪功,動作類似太極,煉功是法輪功修煉的組成部份。

他們來這裏是因為他們信仰法輪功並相信法輪功能夠改善和昇華身心與靈魂。他們有信仰,而在美國,他們的信仰-人人的信仰權利-都受到保護。

這就是為甚麼他們來到這裏,來到這個公園,來到這個國家。

張太太出生於中國,張先生出生於香港。他們於1998年結婚,此前張女士從沒想到她這輩子會結婚。她說,1994年,她在中國深圳的住宅裏的煤氣爐在她洗澡的時候爆炸了,她的臉和胳膊被燙傷。

「我完全不能工作,」她通過一位翻譯,她的朋友詹妮特-雄說。「我不能暴露在陽光下。醫生建議我做植皮和整形手術。」

但手術太昂貴,她說。在那不久,張太太被介紹煉法輪功,包括其緩慢的動功、打坐和理論。她說煉功並努力作一個更好的人使她的燙傷消除了。不久,張先生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作為新婚夫婦,雖然他們仍然不得不分開居住,但他們看來已經找到了更加光明的未來。張太太是深圳農業研究院的一名插花藝術家。張先生是他父親在香港九龍一家餐廳的廚師。1998年11月,張太太懷孕了。

然而,1999年,中共﹝江氏﹞政府取締了法輪功。

張太太說,警察開始經常找她,問她為甚麼修煉法輪功。張太太和張先生擔心他們的孩子如果在中國出生,成為一名中國公民所面臨的命運,於是他們離開中國到了加勒比海的聖馬丁。在那裏,張先生在一個親戚的餐館裏工作。他們的孩子,斯坦利,1999年就在那裏出生了。

2000年1月,張太太帶著斯坦利回到中國。張先生回到香港做他的工作。作出這個決定很艱難,但張先生在那裏能夠賺更多的錢。他們盡可能地多見面。但同時,在中國的迫害加劇了。

張太太說,2000年11月11日,她正在家裏和一個朋友聊天,警察來了。「他們抄了我的家,搜查我的寓所。他們把我兒子的照片拿走並把我們帶到警察局。」

警察問張太太與法輪功的聯繫。「他們把我的孩子放在一張長凳上,他在那兒哭喊著,並受著凍,」她說。「我的孩子自己一直哭到睡著。」

張太太說她聽說過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孩子被毒打和殺害的事情,所以她假裝上廁所,然後飛快地衝出警察局,外面是一個陰雨綿綿的寒冷夜晚。

她給所有的親屬以及她的先生打電話,懇請他們幫助她接回斯坦利。家人很快作出了一個計劃。「我的哥哥到警察局擔保會把我帶來以換回我的孩子,」張太太說。

她哥哥把孩子帶回給張先生,同時張太太已經開始了離開中國的行程。她坐汽車到皇崗,坐火車到上海,然後飛到日本。在那裏,她與先生和孩子會合。用旅行簽證,他們飛到紐約。

他們不能回中國,所以他們申請政治庇護。當一名法官受理此案後,移民局給他們推薦紐約天主教慈善團體作為他們的法律代表,這是由紐約時報援助基金會支持的七個慈善團體中的一個。他們會見了該慈善團體移民難民部律師戴安娜-卡斯坦尼達。

卡斯坦尼達女士說:「我與他們見了面,覺得他們的案子很有說服力。而且他們沒有其它方法付錢找律師。」

天主教慈善團體用三千美元援助基金幫助這個家庭支付了調查和翻譯等費用。

去年11月11日,「法官認為他們已經符合了申請難民的條件,」卡斯坦尼達女士說。「他判定他們受到了迫害。」他們的身份將會在三月份作出最後的決定。明年他們將有資格申請綠卡。

39歲的張太太和45歲的張先生目前在皇后區法拉盛的一個公寓租了一間房間。張先生做內部裝修,張太太在公共圖書館教授插花課程。

但他們的未來仍不明朗。比如,他們說出租人要求他們在3月份之前搬出去。

他們仍舊決心一如既往地走他們自己的路。

張先生說,「我們會自己解決經濟問題。我們不想成為社會的負擔。我們希望融入社會,成為社會的一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