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在大陸證實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9日】師父的經文不斷地引導我在修煉的路上前進,一關關地過、一關關地闖,也一次次看到自己的不足和應該放下的執著。

我是個台灣學員,修煉大法已有一年半的時間,這期間我曾三次陪父親回大陸探親,每次去大陸時都想好好地去弘法、講清真相,可是每次到了大陸之後都因為怕心、顧慮心等執著心而沒有做好,尤其是在機場通關時,更擔心身上帶的大法書被發現,總是戰戰兢兢地進出機場。

今年八月我和太太帶著兩個孩子再去大陸探望父親。出發前我決定利用好這次的機會,做好講清真相的工作。我準備了電腦、光碟,和真相傳單等等。心裏也作了最不好的打算,萬一在大陸被公安發現,我就在公安局講清真相,如果在大陸因發傳單被判刑或監禁,我就在法院上或獄中講清真相和弘法。

八月一日下午四點左右到達大陸機場,這次我心裏一點都不害怕,我在心裏告訴自己,這次是來正法的,這裏的眾生都在等待著救度,我是大法弟子就應該做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證實大法的工作。

八月三日這天,我去的地方有一場夏夜晚會,聽說會有數萬人參加,我想這是一個發傳單的好機會,因此當天晚上我帶了傳單去參加晚會,原以為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因為在台灣發傳單是經常做的事,沒想到傳單從拿出來開始,心裏就不安起來,發了一個小時左右,並沒有多少人要拿,時間愈晚愈擔心被發現,因為到處都有公安,於是我走到一處離舞台較遠、光線也較暗的地方發傳單,心裏覺得這裏應該比較安全,可是沒想到竟把傳單發給了一個便衣公安,他看了一下傳單立刻拿起手機撥打並叫我別走,他要叫兩個人過來,我感覺事情不妙,走上前告訴他不要這樣做,我馬上就走。於是轉身就跑,他也跟著追上來,跑了十幾步我停了下來,因為前面的路是沙灘,而且每個路口都有公安站崗,我心想是跑不掉的,於是我和他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每個公安都如臨大敵般地看著我,兩個人抓著我的手叫我蹲下,我堅持不肯,並告訴他們我身上並沒有任何危險物品,請他們放心,由於我的不配合,其中一個公安,強迫我蹲下,並打了我兩下耳光,我當時非常清楚地感到有兩股能量流從臉上通向身體,臉上一點痛的感覺也沒有,我的體會這是師父在保護我。我告訴他別再打我,這樣做對他不好,他也沒有再動手。我趕快證實大法、對公安講真相並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後來又來了兩個外事警察帶我到鎮派出所作筆錄,這時我心裏一點害怕也沒有,冷靜地不斷發正念和背誦經文:「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正神》)

作筆錄時因為沒有經驗,把一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後,才想到這樣會把很多不相干的人牽扯進來,因此我就把重點放在我為甚麼要到大陸發傳單,傳單的真相內容是甚麼,中國江XX政府錯了等等。筆錄一直到隔天清晨才做完,最後我在筆錄上聲明這件事情是我個人行為,與我的家人和其他學員無關。並寫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世人需要真、善、忍等句子。」

做完筆錄後公安並沒有結束問話,他們想利用修煉人講真話這一點,要我把在大陸認識的學員名字說出來,我告訴他們我不會說也不想說。我心裏想說的就是真相,我不斷地利用回答問題時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和發正念,最後他們沒有辦法就不再問了。

公安又提出另一個問題:說我帶去的真相內容是假的。勞教所並沒有迫害學員。我堅定地告訴他們這些圖片和內容都是學員從勞教所出來後親口述說的,而且勞教所內的公安也不是每個人都是狼心狗肺的人,有良心的公安也會把勞教所內的情況傳出來的。

我質問他們為甚麼政府要破壞法律,要阻止全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上訪?為甚麼要違反憲法賦予人民上訪的權利?為甚麼要關閉上訪的大門?為甚麼大法學員拉出「真、善、忍」的橫幅或張貼真相單就要被判刑?這樣做對嗎?全國這麼多的人走出來上訪講真相,其中難道沒有冤情嗎?沒有錯案、假案、冤案嗎?您們的職責是保護人民,您們應該要向上級單位反映這一情況,這樣做才是一個好警察。我並指出分析「天安門自焚案」的真相影片,是根據大陸中央電視台製作的焦點訪談內容,我對著派出所所長說明自焚案中最可憐的就是那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如果她真的被大火燒傷,為甚麼要把她的身體包的緊緊的,為甚麼記者訪問她時也不穿隔離衣、帽和戴口罩,這樣分明是要害死她而不是救她。您們都是受過科學辦案教育的人,應該可以看出許多破綻。

我告訴他們,我們到天安門去上訪、拉出的橫幅都是「真、善、忍」、「法輪大法好」,從來也沒有拉出反對政府的標語。師父也告訴我們:「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並提醒他們迫害法輪功是要遭報應的。還告訴他們現在全國各地的勞教所和派出所,迫害過法輪功的人已經開始遭報應,不信可以打電話到全國各地去問。聽完我的話所長就離開了。

沒多久又來了兩個人要問話,他們是出入境管理局派來的,這次只有問幾個簡單的問題,他們不想聽我太多的答話,要求我只回答是或不是。因此沒有機會對他們講清真相。最後他們提出要把我立即遣送出境,問我同不同意?我心裏高興了一下,原以為會被判刑的,我壓抑著這突來的歡喜心,點頭同意他們的做法,隔天早上就和太太帶著孩子回來台灣了。

這是我在大陸證實法的心得體會,我很清楚自己並沒有做好正法的事,因為有怕心而被帶到公安局,造成了帶去的大法書、真相材料等被扣押。大陸的親友也為此事虛驚一場。在講真相的態度上也不夠和善,許許多多的執著心都在干擾著我做大法的工作。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