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工作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符合法理的要求

——讀《淺談正念與安全措施的關係》一文的幾點粗淺看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九月二日】讀了明慧網8月25日發表的《淺談正念與安全措施的關係》一文很有感觸。下面我想結合法理及大法工作中的經驗教訓,談談對這個問題的幾點粗淺看法,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第一、 我覺得作者同修及忽視安全問題的其他同修在做大法工作中之所以不能自覺地採取安全措施,根本上是把採取安全措施與正念對立起來了,把注意安全問題、採取安全措施看作是「用人的想法想問題」,在這一點上把法理理解偏了。

通過學法和正法的實踐,我認為在大法工作中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是符合法理要求的,效果也是好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道:「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得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得很好,而恰恰在我們自己那點個人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的衝突當中,我們看得淡……」我理解大法弟子做大法的工作與常人做常人工作的不同主要表現在: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時只是把個人利益和人與人的矛盾看得很淡,無私、大度、心態純正、心性很高,而常人工作很看重個人利益得失;但在做具體事情時,則要符合常人狀態,必要的安全措施還是要採用。否則,就會像那個手裏拿著老師的書,在大街上喊有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的人那樣,是不會得到老師保護的。

所以,我們應以純正的正念,充份運用從法中修出的理智和智慧把大法的工作做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利利索索,讓邪惡沒有空子可鑽,這不正是對舊勢力的否定嗎?有一位94年得法的老弟子,平時衣著整潔,做事井井有條,細緻到位,每次出去貼真相帖子之前,都要先發正念,仔細了解周圍的環境,看看有沒有人盯梢,甚麼地方醒目又不容易被撕掉,看好後大方坦然地貼上。貼完了還要轉幾圈再回到住處。雖然這位大法弟子做了許多,但每次都做得很利索,沒有留下隱患。

第二、 強調「用正念保護周圍的環境」,安全意識不強,甚至大大咧咧,實際上背後隱藏著「顯示心」、「歡喜心」、「求心」、「怕麻煩」等各種執著心。這樣就會給舊勢力的迫害提供藉口和條件。

例如:有位同修一直把老師的法像擺在家裏的桌面上,平時經常見人就講法輪功,好像自己沒有怕心、正念很強、修得很高,但在一次給其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有一定權力)弘法講真相後,很快被其告發。後來當魔難來時(單位壓他,強迫他表態),他主動表態,一次就讓單位「滿意」了,但修煉的關卻根本沒過去。因為,帶著各種執著心,就會影響正念的純正,發揮不出威力。「修煉要去的就是執著心」(《轉法輪》),只有心性提高後,正念才會強,層次才能突破,「生命對物質的負重越少、越輕,本能(功能)越強,解脫出來的能力越多、越全面。」(《甚麼是功能》)正念的威力才能充份展現出來,邪惡才無藏身之處。

另一位同修,平時大法工作都在家裏做,但要求自己非常嚴格,無論多熟的同修,都要把資料帶到外面送到他們手裏,或在外面與他們交流。去年,雖有一位和他有過往來的同修被抓,但從未影響到資料的正常製作和發送。我覺得這位同修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不好客或小氣,主要是為了安全,為了大局──能堅持不懈地做好大法的資料工作。因為老師在講法中多次強調,修煉是嚴肅的。

第三、對於一次次出現的「虛驚」、「有驚無險」一定要悟,這是點化你應該注意了,如果老是不引起注意,就等於是自己在求,師父也管不了。

我們附近科研大院裏有一對老年大法弟子夫婦,平時在家裏做大法資料工作,家裏經常有各種拿資料的人來來往往,同修提醒他們注意安全他們從不在意。有一次女同修把真相材料送給一個不相識的人讓其講真相,結果這個人卻把真相資料送到了派出所,這一次派出所的民警並沒有窮追不放;又有一次,還是這位女同修在貼真相材料時被一個年輕的管片民警當場看見了,這位民警對她說:「阿姨,這次就我一個人,要有兩個人你就跑不了了,抓住最少判三年。以後別這麼幹了。」可他們不悟,仍不注意,以至於今年6月底兩人同時被抓。

第四、發現主意識不清/強的人,在多次勸誡、指正仍不夠清醒的,應將他們與大法資料點的聯繫立即斷開,這對於他(她)本人冷靜地反省自己,確保大法工作的安全是非常必要的。

總之,只要我們不斷地深入學法,發好正念,從法上去認識和操作講清真相的工作,在修煉中不斷總結並在法理上昇華提高,講清真相的工作會做得越來越好,法正人間的時刻就會離我們越來越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