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學法 加強安全意識

——一次沉痛教訓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前一段時間,我們這裏發生的一系列的事件,其損失程度不管是從人員上還是設備上,都是很大的。這自然也給我們這裏的正法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障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波邪惡的破壞。當時邪惡之徒到我們點的時候,不僅有為數眾多的警察,還有公安一處的,甚至還有幾個攝像的。我還聽到其中一個便衣在手機中說:「我們這邊已經辦妥了,你們那邊如何?」顯然是在好幾個點同時進行的。

可以想像,我們對邪惡勢力的防範是多麼的薄弱啊!但我們是宇宙大法的修煉者,怎麼會如此的「弱不禁風」呢?當然決不是大法不給我們鏟除邪惡的能力,一定是我們偏離了師父給我們指引的航道。

其實,問題的癥結,同修們早已總結了很多次、也很深刻、很全面了,但作為身在其中的我們,這次親歷如此慘痛又慘重的經歷,才痛悔自己沒聽師父的教誨,沒吸取同修們用血寫成的教訓。因此,我還是想在此囉嗦幾句,希望我們的同修們一定要「以法為師」,多在學法上下功夫,多在自己心上下功夫,不要再造成更多的損失。

下面我就簡單分析一下造成這次教訓的原因。從表面上看,我們這裏存在的問題就有些嚴重:

1. 有些同修大大咧咧的,不太注意安全。

有幾位做資料的同修是長期流離在外的,但他們在離自己戶口所在派出所不怎麼遠的地方頻繁露面(因為有幾個資料點就在這兒)。在早些時候,有一位同修偶然中看到一張「內部通緝令」上,這幾位同修赫然排在前幾位。對於這事他們幾位都是知道的,但他們仍然不注意。設想一下,如果其中一位被邪惡盯上,他可能給其他同修和其他資料點帶來問題。我們大家都知道要對同修負責,對大法負責,怎麼到自己身上就不清醒了呢?

這就像拿著書不怕汽車撞一樣。究其根源,我想可能跟自己的幹事心、潛在的顯示心有關吧。須知注意安全不是個人害怕不害怕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為了對大法負責、對同修負責而嚴謹待事的問題。

2. 幾個資料點的距離太近。

近到甚麼程度呢?大概不到十分鐘的步行路程。

這又跟幾位負責人有直接關係。他們沒有考慮到怎樣做更嚴謹,怎樣真正的為同修的安全負責,為其他同修所作的工作負責。

更不應該的是,這幾位本來就比較「露面」的「負責人」同修,經常是在幾個點之間晃來晃去,甚至還把這種「毛病」傳染給了其他同修,給幾個點帶來了極大的不安全因素。為甚麼就不能按照「單線聯繫、遍地開花」的原則來建點和工作呢?這麼多點的這麼多事,為甚麼非要攬在自己身上。真是放不下,還是不想放?以致這幾位非要幾個點都要走到,都要「操心」。

這其中有沒有求在大法中的工作做得多、做得大的「名利之心」,以及舊勢力加強和利用我們的執著干擾正法的因素?

3. 關於個人的執著問題。

舉一個例子,有位同修幾乎每週回家一次,為的是讓愛人更好的了解大法,使其不與自己離婚,以使其在法正人間時被救度。問題在於這些話的背後有多大的情的成份,有多大的真正為家人負責的成份,還有多大的為自己修煉與正法使命負責的成份?假如說,我們來自於很高的宇宙層次,因為發願要「助師世間行」,要為自己所在層次和所在層次以下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我們要救度的可能就是無數的眾生。假如說邪惡勢力知道她做著很重要的工作,而她的行蹤和規律又很容易找到,那她會不會給其他同修帶來問題?這當然不能算是圓融法,不能算是對家人負責。

這裏只是舉了其中一例,其他的好幾位同修也都存在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問題。比如說,有些同修之間的「人情」非常重。有的是由於是患難之交,有的是由於長期共事「日久生情」;有的人在常人中就是「老好人」,習慣於和稀泥,看到問題都不願指出,喜歡「保持一團和氣」。而不是站在大法的角度,站在為自己負責、為同修負責、為大法的工作負責的基點上對待這些矛盾。由於這些因素一直存在,使得資料點不能真正成為一個大家共同精進的修煉環境。

4. 關於交通工具的問題。

有位同修有車,有些時候也用於做正法、洪法的事。但在一次事件中,另外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後,警察曾經把這位司機同修的照片叫其他學員辨認,並且還知道司機同修的真名和化名。當然,他們也就知道司機同修的家庭住址、工作單位等;也就是說邪惡之徒早已注意到司機同修的舉動了。那麼我們就應該儘量少用他的車。

但是有的同修覺得就要用自己人的車才安全,有甚麼人或車跟蹤的話,就方便擺脫。於是時不時地還用他的車。而且都是到很重要的幾個地點。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這位司機同修被盯上的話,他的車被安上竊聽器或其他的電子跟蹤儀器(應該不困難)的話,我們的幾個重要地點很可能就這樣被暴露了。

在我們這裏第一次事件之後(損失五個點,十一位同修及很多設備等等),我們其他同修應該非常冷靜的分析造成事件的各方面原因,應該認真的吸取教訓。但是,同修們居然又用了這輛車去購買新設備。另一位同修知道後,趕緊叫參與此事的一位同修去搬家。一打傳呼,才發現已經聯繫不上新點了。

這裏只是舉了一個關於交通工具的例子,大法工作的安全當然還涉及很多方面。但不管怎麼說,我們應該有足夠的安全意識。「無漏」不僅表現在一般意義上的去執著,還表現在嚴謹的工作作風(這也正是我們應該加強的)。我認為工作態度的嚴謹也是去掉人心的一種體現。否則舊勢力不會不藉機利用它來「考驗」大法弟子的。

5. 關於學法的問題

其實這才是所有問題的根本。

在那一段時間裏,好多同修在學法方面都存在問題。比如有位負責人同修一拿到書就睏,一拿到書不一會就會睡著。我們經常聽到他的書掉到地上的聲音。即使我們經常提醒他,也好不了多少。他自己雖然也想突破,但一直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另一位做資料的同修,看書的時候,根本就靜不下來,一會兒想起這事說兩句,一會兒想起那事又叨兩句;拿這本書看看,又拿那本書看看,但並沒有真正學到法。根本就沒達到師父的要求「所以學法的時候,大家不要拘於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學,不要思想溜號,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後來,大家越來越感到自己的狀態有問題了,特別是有位同修的一篇文章,好像是「談談大法工作與學法的關係問題」,對我們的觸動很大。也使我們知道為甚麼我們的工作會如此的多:多得脫不開身,多得學不了法,也靜不下心來學法;為甚麼工作沒有效率:好像我們無論怎麼努力,發資料的同修都覺得不是很滿意我們的產品,而我們也總是去找表面上的原因、找別人的原因──是不是這台或那台機械的問題、是不是哪位同修沒操作好、是不是排版問題等等(後來電腦和兩台激光打印機真的都先後出了問題,而這兩台打印機就是用來做原稿的)。而沒有考慮到,我們是一個粒子團的成員,就是一個整體,遇到的每一個問題都跟我們的修煉是有直接關係的;沒考慮到這是關係到我們如何向內修的因素、關係到我們對其他同修負責的因素、關係到我們對法負責的因素。

於是這幾位同修下決心專心學法一段時間,以調整自己的狀態。他們特地在郊區找了一套房子,也算安靜的學了幾天法。就在他們心態還並沒有真正調整好的時候,傳呼和電話接連不斷地來了。我想這可能就是一種干擾,看我們能不能真正的穩住心來學法,能不能放下「幹事心」、「好大喜功的心」等。因為在用法來充實我們之後,我們才能真正站在大法的角度來看問題和考慮問題,才能真正的幹好工作,才能真正的為法負責。但我們並沒有頂住干擾,就又陷入到事情中,被工作淹沒了。於是邪惡乘虛而入……

為甚麼我們對這些問題的存在視若無睹呢?是因為我們其實都已不在「道中」,脫離了法,沒有了法,我們也就和常人一樣,不好的物質在我們的身體甚至思想中停留,我們都意識不到,也就談不上「走得更清醒」,也就看不到邪惡的陰險與凶殘,也就不可能真正從實質上清除邪惡的因素了。

希望這次教訓能使更多的弟子成熟起來。

個人體悟,如有悟得不對或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