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6日】我今年41歲,修煉前身體多處有病,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1995年我幸運地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不長時間多種疾病不翼而飛。世界觀也得到了根本的改變,是上億受益於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之一。

自從邪惡之徒對法輪功誣陷迫害後,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修煉者受到了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等不公正對待。就我而言,被非法關押多次,先後被非法勞教兩次。

在青龍縣看守所關押期間,我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我和眾多大法弟子一樣,多次被他們無故地帶上20多斤重的大鐐子,並將雙手和雙腳銬在一起,使腰不能伸直,站不起來,一切生活不能自理,不分晝夜的在水泥地上坐著,一銬就是幾天到十幾天;我們還多次被強行趕到院內繞圈走,走不動時,惡警們一邊大罵,一邊拿著皮條不停的狠狠抽打我們。我們被打倒在地後,惡警們就抓住頭髮往起拉,強迫繼續行走。由於腰伸不直,又帶上20多斤重的鐵鐐子,苦不堪言,有的昏了過去,真是慘不忍睹。

在1999年12月20日早晨,氣溫低達零下20多度。我和一些功友被帶到院內,管教事先叫人把水潑在水泥地上,結上一層冰,強制叫我們趴在冰上。管教穿著棉大衣,拿著皮條在旁監視著,還滿嘴污言穢語,罵個不停,都是難以啟齒,不堪入耳的髒話。然後又叫我們把褲子脫下,趴在地上用皮條狠狠的抽打我們,有的被打的皮開肉綻,往出淌血;有的被打得昏死過去……在以後的日子裏,惡警們經常用這個辦法來折磨我們。在真理被扭曲,法律被踐踏,人權被剝奪的情況下,我們以絕食來抗議他們的暴行。為此惡警對我們的迫害也更加殘酷起來,強行灌食。嘴灌不進去,惡警就用很粗的管子強行順著鼻子插下,將手腳用銬子銬上,真的讓人痛不欲生。

我被一次一次的非法關押,其理由都是荒唐的。一次我在集市上遇見了幾個曾一起被關押過的同修,正在互相問好的時候,突然被幾個公安人員圍住,說我們集會,被強行帶到公安局。在公安局,我們想說清原由,但是惡警不由分說就將我們頭朝下腳朝上,倒著從三樓順樓梯拉下,押上警車送往看守所。

我被勞教的理由也是荒唐的。一次公安人員闖入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法,誰能不煉?就這樣我又被非法關押,然後又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裏我受盡了種種殘酷的折磨、虐待,在沒有地方講理的情況下,我只好以絕食來抗議這種非人的折磨。惡警們就把我的兩腿,兩隻手捆住,一個惡人坐在我的肚子上捏著鼻子,而另一個強行朝嘴裏灌食,折磨得我死去活來。經過幾個月的迫害後,我的身體難以支持,又連續吐血,他們看我快不行了,將我放回家中。

到家後,當地政府、派出所的邪惡之徒又不分白天黑夜的來騷擾我,影響了我們家庭的正常生活,也使得鄰居們都不得安寧。在2001年5月25日夜間,一群人連喊帶叫的將我從熟睡中驚醒,只見他們砸開窗戶,跳進屋中,將我用手銬銬上,強行將我綁架,當時我只穿內褲,沒有給我穿衣服的機會。我的丈夫沒在家,嚇得兩個孩子喊抓賊救命,哪知這夥人又對孩子大聲威脅。鄰居們忿忿指問他們,這夥人卻說:『執行公務不得干涉』。他們把我拉到派出所,我就想了個辦法逃了出來,在身體還未能完全恢復的情況下,在惡警的逼迫下,我流離失所半年多。

2001年12月,我又一次進京請願。在途中被人舉報,我又一次被關進了勞教所。在勞教所期間我被強行洗腦,加上不讓睡覺等多種形式的高壓迫害下,在我意識不清時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決裂書」等。

現在我鄭重的聲明:在勞教期間,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重新回到大法中堅修。我也衷心的勸告善良的人們,千萬不要受那些邪惡的宣傳,謊言所欺騙,切莫迷失善良的本性,分清善惡,抵制邪惡,擺正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