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交通大學青年教師王藝因堅持信仰而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日】北方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外語系英語專業青年教師王藝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體質很差,常生病,曾幾次昏倒在講台上。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狀況大為改觀。她為人熱情誠懇、善良大度、工作認真,在學生、同事和領導中均獲好評,被作為重點培養的人才。但就因為她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1999年7月後就被剝奪上講台的權利。校方曾長時間多次勸說、利誘、逼迫她放棄修煉。但她從自己的修煉中獲益甚多,深切體驗到法輪大法是一個高尚完美的修煉方法,不但能改善人的身體素質,還能使人的心靈得到淨化,精神昇華,所以她在學校和家庭等多重壓力下仍堅定地修煉。而且她深知法輪大法教人向善,何錯之有,為甚麼要放棄呢?

為了向世人說清法輪大法被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的真相,還法輪大法清白,她曾數次向學校、教委和國家信訪部門寫信,從自己的親身體驗中說明法輪大法給修煉者帶來的益處,是有利於人民身心健康和社會道德向上的好功法。在述說、上訪無路的情況下,她也曾多次勇敢地走向天安門廣場,向世人說明真相,向政府表達修煉者的心聲,也向江澤民集團的殘酷迫害表示抗議。因此她多次被非法拘留,深受迫害。在被非法拘留期間她曾絕食抗議。

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不斷加劇,凡不願放棄修煉的都要被送往「洗腦班」強制洗腦。在「洗腦班」裏,如果不背叛「真善忍」大法信仰,那麼不但要受到精神折磨,還要受到不讓睡覺和各種駭人聽聞的酷刑的折磨。官方媒體所報導的「洗腦班」的情況不過是騙人的宣傳。如若還不妥協,就會被江澤民集團送進勞教所或精神病院摧殘。他們動用國家機器為迫害像王藝這樣堅定的修煉者無所不用其極。在2000年12月底,王藝事先從善良的知情者那裏得知,學校和公安部門要對她採取行動了。為了避免受到迫害,她就離開了學校。從此,王藝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給她帶來諸多益處的修煉,也為了喚醒世人,救度世人,在外漂泊流離,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

但是,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邪惡勢力也不放棄對修煉者的迫害。校方在上級部門的壓力下,配合公安,一直想方設法要抓回王藝,但都未能成功。(該學校未離開的修煉者已被送往「洗腦班」)

2001年9月下旬,公安人員、學校和王藝的丈夫、該校土建學院教工徐明共同設下了一個抓捕王藝的罪惡陰謀。9月30日早晨,徐明把王藝的父親,一位心地善良的老教師,騙到北方交通大學保衛處。有關人員誘騙他交出或配合抓捕其女兒,談了4個多小時,沒達到目的。中午老父親便回去了。可是他哪裏知道,這次談話就是抓捕其女兒的罪惡陰謀的一部份。他一出去就被跟蹤了。

當老人回到自己住處,就電話約王藝到飯店吃飯。午飯後,老父親送王藝回家,送到樓口,老人就上班去了。就在他離開時,王藝就遭難了。徐明已引導交大保衛處掌握了王藝的住址。王藝回到住處不一會兒,便衣就來了。聽到叫門聲,房東17歲的男孩剛打開房門就被按倒在地,惡狼般的警察撲向瘦弱的王藝,把王藝抓到大鐘寺派出所。這次綁架行動是北方交通大學保衛處聯合大鐘寺派出所,由徐明提供線索,誘騙跟蹤其父實施的。警察全是便裝,不用警車改乘出租車。幾天後王藝被送到海澱清河拘留所。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王藝天天被提審,她瘦弱的身體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邪惡之徒妄想以殘酷的手段摧毀她堅強的意志,逼迫她放棄對大法的信仰。但王藝沒有屈服。

10月27日起,王藝決心用生命維護大法,抗議迫害,就開始絕食。幾天後被送往醫院,生命垂危,直到現在,王藝一直處於這種狀態。我們希望王藝的同事們都來關心王藝的處境,讓王藝重獲自由,不受迫害。我們呼籲北方交通大學的師生們、所有關心王藝的人、所有善良的人共同制止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

惡人榜:徐明電話:622-56622-2770交大總機:622-56622,可轉接各部門,如保衛處。交大另一總機:622-56644,可轉人文學院外語系等部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