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新跟上正法進程中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5日】我是一名曾經走向邪悟的學員,現在我把我的一點認識寫出來。我誤入歧途後,是美國的同修、歐洲的同修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走錯了,因當時我已被上網。後來我在學法時醒悟過來,知道自己有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馬上上網嚴正聲明加倍彌補自己走錯路後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堅定修煉同時去幫助誤入歧途的學員。有的學員明白了,但認為上網聲明只是個形式不重要,在家煉就行了,我認為還是有怕心。師父給了我們這些走錯路的學員重生的機會,我們怎麼能不把握住呢?師父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中明確告訴我們「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我認為馬上從新去做與同時聲明都不能省,這是向邪惡宣告自己的改過的決心,這是向宇宙證明自己要做真正的大法弟子,也是在揭露邪惡的謊言。

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宿命通功能》中(59頁第二段)「咱們不是講物質不滅嗎?在一個特定的空間當中,人們做完這個事情,就是人一揮手幹甚麼事情,都是物質存在的,做甚麼事情都會留下一個影像和信息。在另外空間裏,它是不滅的,永遠會存在那裏。」想一想這些誤入歧途的學員寫了很多不符合法的話,你不嚴正聲明你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全部作廢,它能銷毀掉嗎?宇宙中眾神都在注視著我們。

現在我把我在新生過程中遇到的兩個點化寫出來。在我剛剛明白自己走錯路的時候,晚上師父讓我看到自己的元嬰(和下巴一般高)化掉了,和師父講法中的一樣。我知道師父為我承擔了那麼多,師父的洪大慈悲我無以言表。我努力修煉,多講真相,修煉一段時間後師父又一次點化我:師父拉著我的手,從地下室中一層一層地往上走。很累,但我一聲不吭地跟著師父,突然間有一團黑黑的東西貼上了我往下拖,我一緊張喊師父。我知道師父就在我旁邊,師父不說話,我被拖下一層樓後冷靜了下來。我說:我是正法弟子,並念正法口訣,那東西就化掉了,我接著又跟師父往上走,終於從地下室走了出來。師父叫著我的小名,不是今生的名字,說你終於走了出來。接著師父又把我送到一個很高的山上。我醒悟到我終於從地獄中走了出來。

在我從新走入正法期間,單位辦起了洗腦班,叫我去給別人洗腦。我告訴他們我又修煉了,單位就要給我辦洗腦班,因當時也有怕心,也悟不到抵制迫害,我就離家出走,在外面與流離失所的同修一起學法。單位知道我走了,讓我愛人給我寫「保證」。我悟到這是邪惡的一種迫害,我流離失所也是邪惡的迫害,我不應該再承受邪惡的迫害,我又回到家中,告訴我愛人不能寫「保證」的原因及真相,我愛人明白了,說不替你寫「保證」了。單位一看我不寫,我愛人也不寫就讓步了。就通知說不給我辦班了,也不讓我愛人寫「保證」了,來單位解除勞動關係就行了。(因我單位集體都得解除勞動關係,就是買斷,但又規定說煉法輪功的必須妥協後才給解除。不放棄信仰就在班裏不讓出來,長期關押)由於我抵制迫害,單位就壓下了我的事,給我辦了解除關係。我到單位解除勞動關係時跟單位領導講真相,單位人都明白了。

師父《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明確告訴我們「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當我面對單位、街道去講清真相後,感覺環境寬鬆了,人們更願意聽了,講清真相更容易了。

以上是在現有的個人層次所悟,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