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到底在幹著甚麼?我們將走向何方?

——一位大陸警官的質疑和憤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5日】我是一名被稱為「人民警察」的國家公務員,已步入不惑之年,是伴隨著新中國成長起來的。對於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充滿曲折和動盪的幾十年歷史,人們時常的在進行著回顧和反思。「改革開放」是我們痛定思痛的反省後取得的成果,以至於許多發達國家也不得不對我國另眼相看。這本是國人引以為自豪之事。但是,自從江氏集團鎮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以來,我們都幹了一些甚麼?我們正在走向何方?我想是我們應該重新反省的時候了。

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我十分了解他們,知道他們在想甚麼,做甚麼;同時我又是一名警察、一名國家公務員,當然也十分清楚目前的警察、公務員們是怎麼想的,又正在幹著些甚麼。作為已入不惑之年的我,我有資格斷言:江氏集團(實際上整個黨和國家機器都被利用了)目前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的鎮壓,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錯誤,用不客氣的話講,可以說是犯了 「彌天大罪」。不妨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加以佐證。

首先,從鎮壓法輪功的動機來看,完全是小雞肚腸的江XX害怕自己的權力受到威脅和動搖,而不分青紅皂白地將廣大煉功群眾推向敵對面,卻並不考慮他們所做的是好事還是壞事。其次,從鎮壓所採取的方法來看,自始至終,從上到下,採用的都是非法手段。比如,將江氏自己「給常委的信」作為中央文件傳達並執行;先定性定罪,再立法,再偽造證據;以「口頭傳達,不得記錄」的「上級指示」代替法律、法規和政策性文件;利用司法機關來處理法輪功事件,卻不經過正常的法律程序等等。再者,從鎮壓的具體手段來看,在對付和對待煉功群眾時,採用的完全是一些殘酷的、非人道的、甚至是滅絕人性的方式。人家還沒有說你們這些完全可以被稱為壞人的人如何如何,更沒有說要反誰、推翻誰,僅僅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要置他們於死地。可恥啊可恥!可悲啊可悲!

在已經步入二十一世紀的中華民族,江氏集團認為的頭等大事──鎮壓法輪功以來所發生和出現的種種奇事怪事,實實在在地讓人無法理解和接受。明明都承認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有些還是好幹部、好領導,不抽煙、不喝酒,不打人、不罵人,不受賄、不貪污,還是要去恨他們、整他們;明明知道所謂的「上級指示」是違反憲法和法律的,有些是非人道的、殘暴的,還是要去執行;明明知道煉功群眾的真正動機並非想當官、想篡誰的權,還是要煞有介事、振振有辭地說他們要這個那個;明明知道江氏集團的這些做法是在把共產黨和整個政府推向危險的歧途,把中華民族推向災難的深淵,可還是認為擁護江氏就是擁護黨和政府,就是愛國。這難道真是我們中華民族現在和將來所需要的東西嗎?

其實,非法鎮壓法輪功的問題,絕不僅僅是單一法輪功的問題,明天也可能採用同樣的非法手段來打壓基督教、佛教……後天也可能輪到異己人士,持不同政見者以及當權者不喜歡的任何人等等。這樣,我們所倡導的法治社會何時建成。本來現今的中國社會就充斥著害人害己的假冒偽劣,說假話升官發財,說真話吃虧受氣,還非得把僅有的這些敢說真話、說實話的人統統「轉化」成必須會講假話、會罵人、會幹壞事的人。難道中華民族就必須做生活在假惡醜的骯髒社會裏的劣等民族嗎?選擇甚麼功來煉,就像喜歡甚麼食品一樣是人的基本權利。連這樣的基本人權都得不到保障,還談甚麼人權?你不修煉法輪功,但你也有人權。尊重和維護別人的人權,也是尊重和維護了你自身的人權,難道你真的會認為中國人,包括你自己根本就不應該擁有基本的人權嗎?

在江氏集團的殘酷鎮壓下,現在有許多不是法輪功學員的人提起法輪功都有一種懼怕的心理,特別是一些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他們有的甚至把這種「怕」毫無道理地轉化成了對自己的親人──法輪功學員的恨。他們在怕誰?在怕甚麼?顯然他們怕的並不是法輪功學員,更不是怕自己的親人,他們怕的是來自權力的那種邪惡和歹毒。這種來自權力的邪惡壓力,扭曲了許多原本是好人的人的心理。曾經的親密戰友、知心朋友、至親至愛,今日竟然反目成仇,甚至無端加害。有的人爭辯說:「上面指示,沒有辦法」;有的則趁機鑽營,大撈所欲。……看到那些手無寸鐵,善良溫和的老人、婦女和孩童等各個層面的修煉者,面對荷槍實彈、拳打腳踢的「人民警察」而毫無慍色,可以說他們是平凡中透著偉大。而那些所謂的「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此處特指法輪功修煉者的丈夫、父親、兒子們),那些所謂的「無所畏懼的共產黨員」(此處特指那些良知尚存的當權者),至今仍在對來自權力的邪惡忍氣吞聲的妥協著,甚至不敢去為維護自己的親人、下屬的正當權利說一句公道話,相比之下,顯得實在是太渺小了……

我們到底在幹甚麼?我們將被引向何方?我想是凡有正義感、責任感的中國人現在心中都會有這樣的質疑和憤慨。其實,我們更應該做的是:盡可能地按照我們已經認識到的客觀規律或標準,而不是主觀臆斷地去做事;盡可能地避免禍國殃民的惡性循環──先胡亂折騰一番,等到民怨沸騰、大家都受害不淺的時候,再採取反省、糾錯、平反的愚蠢行為;否則,我們中華民族何以談得上成熟,何以談得上文明,何以談得上強大?!


一位人民的警察
2002年9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