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江澤民── 一皮僅存的獨裁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4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當堅硬沉重的坦克碾過「6.4」學生年輕稚嫩的身軀後,天安門廣場的血跡用了北京消防隊的高壓水龍頭沖洗了整整三天仍散發著濃烈的血腥味兒時,江澤民以其長期的對中共元老的巴結迎合了中共元老們的信任坐上了12億人口中國的權力寶座。在鎮壓那一個多月前,江以其狡黠的政治手腕「英明」地關閉了當時中國開明且最具民間影響力的報紙──《世界經濟導報》,不僅如此,江在那一週有效地在上海虹橋國際機場軟禁了出訪回國的中共的第五號人物──萬里,以幫助北京的元老們有力地把當時同情學生運動的溫和派黨中央書記趙紫陽削將下台,因為萬里是趙的有力支持者。憑籍著這兩條,元老們把黨國大權賜給了江以保證共產黨的獨裁政治維持下去。

江果然不負重望,一方面繼續迎合大佬們的獨裁統治,首先在中國的意識形態領域作了大規模整肅,將12億大國的一切出版宣傳、廣播、電視、報紙全面操縱在黨的手中,另一方面江不得不向西方社會頻頻搖尾乞憐,因為江知道他當時仍是一個傀儡,沒有足夠的權力基礎,如果能在國際上樹立一個開明的政治形像,將有助於其後的中共內部權力鬥爭。於是江在北京召開的亞運會上使足了吃奶的勁頭與國際奧委主席薩馬蘭奇在不用翻譯的情況下用英文談笑風生,不遺餘力地塑造他是一個「海派」人物,技術官僚出身。其實江並非真正有學有術的技術專家,他是一個以學生運動起家的共產黨學生領袖。然而最成功的還是1997年江在美國的表演,那時中共的元老們已隨風而逝了,江已把中國的黨、政、軍大權握於一手,然而中共內部的政權歷來是風雲多變、異常複雜。江的賣弄本性和要在美國樹立一種完全不同於以往共黨領袖的閉關自守、井底之蛙的流氓無產階級形像,給誠實開放的西方人一種錯覺,同時江還以中國那廣闊想像中肥得流油且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市場獲取唯利是圖的商人們的青睞,以緩和國內無底深淵般的經濟與社會危機。於是江向西方伸出了足夠的橄欖枝:在夏威夷以泳裝亮相,在白宮的玫瑰園用英文結束他的講話,在費城的獨立宣言紀念館當著國會議長金瑞奇的面款款用英文背起林肯的葛底斯堡宣言,在紐約的華爾街,江受到一幫美國大公司老闆的熱情擁抱,因為江許願為他們開放中國市場,讓他們裝滿腰包,而在聞名於世的哈佛大學,江又搖身一變似乎熱切希望著中國要以科學立國。這一系列的精心包裝無非是要樹立江開明的政治形像,以此作為其在國內政治鬥爭中的一張王牌,從而戰勝其一切政敵,同時掩蓋其殘忍的政治手段對付他統治下的人民。

當克林頓正為送給了萊溫斯基一本《草葉集》脫不了幹繫的時候,猜猜江氏在幹甚麼?江氏大筆一揮為一位年輕於他三倍的歌唱演員在古老的天安門廣場用法國人的設計,建一座投資40億人民幣也就是4億美金的大型歌劇院,這座怪異的蛋形建築被人們嘲諷為現代中國的「泰姬陵」,要知道中國人年平均收入僅400美元。當中國近4-5千萬農村貧困兒童被徹底剝奪了小學的基本教育時,江在波音公司訂購了一架一億美元的飛機作為他的「空軍一號」,這將是中國25萬農村人一年的收入,當然江可以說他的飛機為波音公司增加了就業機會。這僅是說明了共產黨國家官員的為所欲為,江的政治是恐怖的。他非常明白他的國人都知道他是踏著「6.4」學生的鮮血走上了中國的舞台,他十分陰毒地將當年的開明政治家趙紫陽至今軟禁於足不可出戶的家中,當他滿面春風亮相於美國的哈佛,當年參加天安門運動的學生仍在中國的大牢,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當一位外國記者問到一位當年僅20歲的女大學生(恕我不能披露她的姓名)被關進四川監獄受到幾名男犯的輪姦時,這位用英文背誦「葛底斯堡宣言」的人物回答道:「她是罪有應得!」不僅如此,江親令秘密處決了王維林──那個用弱小身軀擋坦克的英雄。我們不禁要問,這個獨裁者代表那些真正的中國人嗎?當然不能,所以江絕不可能輕易在大眾前露面,即使不得不作秀時,要麼是地方官員如臨大敵一個月前就得用軍隊清場,要麼就是用他的替身亮相。

911事件,江又一次矇騙了布什政府,江1998年12月便與塔裏班政權訂立防空合作協議,以換取一枚美國在該年八月襲擊塔利班時遺留的未爆炸的巡航導彈,中共則協助塔利班安裝電訊系統。而在2001年的7月,中共再次與塔利班政府簽訂了經濟和技術合作協議,美國情報消息顯示,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前,中國對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和蓋達恐怖組織提供訓練,九一一之後,中國大陸也曾運交武器給塔利班;美軍也在阿富汗東南部發現三十枚中共制HN─5紅纓肩射型地對空飛彈。美國情報單位也確認,中國大陸與阿富汗塔利班和蓋達恐怖組織在其它方面有聯繫。不僅如此,中共的媒體再一次在國內煽動著「國族主義」的烈火。以轉嫁中國深重的失業、經濟危機:911屠殺當天,受邀訪美的中共記者們看到電視中無辜民眾在生死一線掙扎時竟能歡呼起來!

中共全權控制的中國青年報的文章寫道:「有消息說,已經有6000多名來自沙特、伊朗、巴基斯坦等國的有志青年奔赴阿富汗抗擊美帝入侵,就像當年中國熱血青年紛紛投奔延安一樣,這是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在西方國家如法、德、巴西、智利等也有很多年輕人視拉登為偶像,認為拉登是英雄,這充份說明美國霸道行徑遭到世界人民的唾棄。」文章最後展望說:「拉登可以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軍事組織並聯合其他一切可以利用的勢力,在美、英本土及其駐外軍事機構發動持久、廣泛、深入的游擊戰,讓英美軍隊顧此失彼、焦頭爛額、疲於奔命,同樣使其國內國無寧日,人民提心吊膽,將美帝的經濟徹底搞崩潰!只有這樣,才能徹底動搖帝國主義的堅固基礎!才能夠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才能夠沉重打擊美帝稱霸全球的野心!全世界才能夠迎來一個團結和平繁榮的新世界!」

而這時中共全權控制的網絡論壇充滿了邪惡的幸災樂禍,「阿富汗又是一個越南」、「美國的噩夢剛剛開始」、「反恐聯盟出現裂痕」、「本拉登是受壓迫民族的英雄」。只有一名年輕的持不同政見者通過他在海外的聯絡發表了人道主義的抗議,並毫不留情地批判他的同胞在共產黨治下喪失的人應有的正義和良知。

像這樣一個口頭上向布什政府許諾反對恐怖主義,實則暗渡陳倉的政客竟可以到總統的家裏享受燒烤,實在是山姆大叔太不了解共產黨的陰險人物了。中共從未斷絕過向伊拉克、伊朗輸出它的武器,整個中國的西南地區重慶的兵工廠就是為中東生產武器的基地。從八十年代起,這不僅可以有效地在台灣問題、西藏問題、人權問題令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在關鍵時候讓步,以牽制西方,更關鍵是可以對內鞏固其政權。如江向布什要求到農莊燒烤,這在西方人看來僅是一個普通的友好表示,在中國卻絕非那麼簡單了。江在九月份面臨著退休問題,按黨章和憲法規定江所擁有的權力將全權交給年輕的胡錦濤,因為江已76歲到了退休年齡,然而江以要到農莊作客,墨西哥參加世界經濟合作會議為由,推遲中共黨內的換屆,其實這只是江的藉口,他要在這段時間整肅軍隊及地方政權,最後迫使其對手讓步而繼續連任,美國成了他手中的最大一張王牌。因為國內江操控的一切媒體一致粉飾江是中共以來第一位贏得西方大國視之為私人朋友的外交領袖,他的連任將為中國帶來持久的繁榮,而能成為世界第一大國總統的朋友,享受如此待遇將再一次證明了他在國際舞台上的不可取代的地位。這個荒誕的邏輯。也許我們國外的人民永遠不能理解那種不健康的非民主獨裁國家內部權力傾軋下的伎倆,永遠不能理會甚麼叫「挾洋以制重」,其實也很簡單,當天平的兩邊絕對等量,哪怕是一噸重只要有一隻蚊子飛進其中一邊,天平也會失衡。更何況美國的態度絕不只是蚊子的份量。然而美國人民願意在自己的歷史上留一個歡迎過一個沾滿人民鮮血的劊子手的記錄嗎?我們如何向未來交待呢?

江對外以時髦、開明形像以轉移西方國家對其人權的關注,一年又一年,江大把使用他國家人民的錢換取中東獨裁國家、小國、窮國的支持以逃避對他對人權迫害的譴責,以期用更加強硬的手段統治他的人民,鞏固他的權力。這本來就與歷屆的共黨獨裁專制同出一轍,且江學會了使用經濟利益為槓桿,更加肆無忌憚地試探民主國家的道德底線,令一些外國首腦就範。如最近的德國,當江訪問時,柏林政府為了獲取中國市場的訂單,以期緩和國內的高居不下的失業率,為了討好江,德國總理施羅德的警察對去那裏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不僅如此,為了滿足江的要求,在江下榻的阿德隆大酒店,把所有亞裔面孔的住客趕出酒店,不許在江的視線內有任何穿黃或藍色衣服者路過,因為據說法輪功的人常穿黃或藍色衣服。然而施羅德的討好究竟換來了甚麼呢?槍殺、抗議、飛機失事和水災籠罩了江出訪後的日子,有句老話,蒼天有眼不知是否是對向獨裁者屈膝的警告。更甚的是兩個月後,江出訪冰島,冰島航空公司手持一份中國大使館提供的黑名單,拒絕讓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十多個國家的公民登機,理由是這些人是法輪功學員,有潛在的可能到冰島對江和平抗議。這份黑名單已完全違背了國際公約,美國的憲法,這使我聯想起了麥卡錫路線的陰魂再一次在我們的國度遊蕩,只是這次的主角變成了中共,我們不僅要問一問中國的使領館在海外用甚麼樣的手段在監視追蹤這些遵紀守法的公民?美國是否還安全?中國城是否將淪為中共影響和控制的區域?因為中國使領館一邊大肆收購海外華文報紙,以期控制海外的輿論,一邊讓雅虎一類的公司為進入中國市場徹底就範,與中共簽訂網絡過濾協議,即是凡進入中國的信息都按中共的要求加以「過濾」,這使我不得不思考所有的電子郵件亦可讓中共根據需要盤查了。因為那裏的公民從無隱私權。

中共操控輿論及言論是極端的,因為他們知道,一旦人民有了信仰與言論的自由,這種獨裁專制就將立即瓦解,也正因為如此,它的坦克可以毫不留情輾過向政府表達意願的學生,它的槍口可以對準它的人民,而正是江把這種獨裁的殘忍發揮到極至。在九十年代的中國流行著許許多多的古老健身方法──氣功。這是中國傳統中非常普通的世代相傳的文化,只是由於1949年共產黨治後把一切傳統文化統統摧毀了,人們再不敢公開練習氣功,然而傳統文化畢竟是傳統文化,幾十年後,又開始流行起來。這時的社會上已有上百種不同種類的氣功練習,有一種練習由於深具內涵,加之祛病健身十分有效,立即在雨後春筍般眾多的氣功練習中脫穎而出,很快在民眾中流行起來,因為人們很快適應了這種博大精深又源遠流長的傳統,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提倡的「真善忍」原則,為長年被壓抑和控制的中國民眾乾涸的心靈提供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精神源泉,人們從中再次發掘出根植於民族傳統中「佛」、「道」兩家文化的更為博大的內涵,並真正體驗到了身心的受益。很快江坐不住了,因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再無法統治人民的大腦,江感到恐慌,同時江的共產黨內部竟有1/3的人開始了這種煉習,強烈的妒嫉使江完全失去理智,江要試驗一下他的權力底線,按他的話講就是:「我們要汲取蘇聯的教訓,奪回無產階級意識形態的思想陣地,實行全面消毒,而『法輪功』提倡『真善忍』給予我們動手機會放手打擊,如果鎮壓其它或許遭到報復甚至引起社會動盪」。江要用這種方式把人們的視線從一觸即發的各種危機中轉移過來,以期讓共黨專制繼續苟延殘喘,他和他的既得利益者們榨取更多的金錢,保證他們死後他們的子孫仍可以繼續擁有龐大的金錢帝國。於是江對著一幫手無寸鐵只想做好人的群眾開始了全面的鋪天蓋地的殘酷的政治迫害,江錯誤地估計只需三個月,他的瘋狂的輿論工具加上警察就可以消滅法輪功。

可是他錯了!一個58歲的婦女在警察三天三夜的暴打下,脊椎斷裂,光著腳於冰天雪地被警察暴力驅趕,她仍沒屈服,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時她告訴警察,「我有選擇煉法輪功的權利」,這是一篇刊登於2000年華爾街時報,獲得當年的普利策獎的報導中的真實情節。

一位三十歲的年輕婦女從懷孕至產下男孩八次去北京,善意告訴她的政府,法輪功是好的,政府迫害錯了。警察把她關進了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最後警察把母親和八個月的男嬰雙雙整死,死後母親脊椎斷裂,而男嬰的腳腕青紫,看得出是人為地將孩子倒吊著摧殘致死。這就是江澤民!一個雙腳踏著學生的鮮血、雙手又沾滿法輪功群眾鮮血的劊子手!他完全沒有估量到這些手無寸鐵的群眾會在這持續了三年的殘酷鎮壓下一天也沒有停止和平而理智的抗爭。江見鎮壓不成,更加妒火中燒。為了煽動,江效法當年希特勒的「國會縱火案」,在2001年1月1日,製造了舉世震驚的「天安門廣場自焚」案,企圖嫁禍於法輪功,一對母女在這場焚燒中被活活燒死,可是由於表演太拙劣,國家電視播放的現場實況破綻百出,立刻演繹成了一幕由特務、國家安全部人員操縱的焚燒活人的殘忍的記錄。20歲的法輪功學員譚永潔在中國深圳市散發傳單,被警察抓住,當晚被用燒紅的烙鐵烙雙腿,多次痛昏過去,憑著堅強的毅力,譚逃出了監獄,逃上了一艘去美國的貨船。在海上13天,譚忍受著劇痛和飢渴,躺在貨櫃裏,終於離開了那個噩夢般的家鄉,在美國他被人救起,送進休士頓林園醫院,醫生邁爾為他進行了植皮手術。當邁爾見到那慘不忍睹的有13處深度烙傷的潰爛的雙腿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2000、2001年國際特赦組織兩度授予江「人權惡棍」稱號。在中國,江的銀行與國營企業資不抵債,官僚的貪污腐敗,國有財產大量被私分,使中共的統治岌岌可危,20%高居不下的失業率、金融危機、農村問題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社會動盪。這種環境下,以其所謂有利可圖的市場為誘餌,引入大量國外資金,不啻是給這個垂垂老矣的獨裁專制注入生機的唯一方式,因為中國的80%的銀行和企業隨時都有倒閉的危險。

在中國古色古香的國宴廳歡迎我們的總統布什時,江出其不意給了布什一個驚嚇,以76歲的高齡之軀,面對這個世界最有份量的大國元首,唱起了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陽」,緊接著又奏起十分浪漫幾乎如初戀般的樂曲──「德州的眼睛望著你」──虛榮的乞求竟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這樣一個製造人間地獄的惡魔卻道貌岸然地要在自由美利堅土壤上作秀,欺騙千百萬對古老而又悠久的中國文化有濃厚興趣的美國人民,從而以此作為繼續維持獨裁的砝碼?這個帶給世界和他國家的人民如此恐怖的暴君卻一再試探著我們的道德底線,我不得不想起聖經《啟示錄》中的獸,那其中說獸要讓諸國諸王打下它的印記。然而並非每一個王都願意為了所謂利益犧牲高貴的道義和尊嚴,荷蘭外交部長公開宣布因中國政府阻撓他與香港法輪功學員的會面,而取消訪問香港和中國的日程。這個鬱金香的國度如此秀麗、嬌柔,卻亭亭玉立挺著如此高貴的頭顱。讓我們向他致敬,也許我可以設想,在人危難中向法輪功伸出援手的人有福了,因為我們這個世界是那樣需要真善忍。那麼對雖已日薄西山卻仍要拼死以之為敵的江澤民,我們將以甚麼樣的姿態迎接他呢?別忘了二戰時挪威歡迎希特勒後在歷史上留下的永遠的恥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