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上狂波起 岳陽精神何處覓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7日】今年的洞庭湖水災令人憂心。水災畢竟不同於地震、颱風,中國古人早就有治水的成功故事,遠的有大禹治水,具體細節已不可考,只知道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近的則有康熙治河,有詳盡的史實可查。

康熙一直對治理黃河非常關注,他六次南巡視河沒有任何遊樂的性質,也絕非只是視察一下、聽一聽報告、喊兩句政治口號(康熙的政論都是才子文章),而是從工程師的角度真正地尋求治理黃河之道。有論者曾稱:清代善治河者,第一為陳潢,第二為康熙帝。陳潢不是個官員,而是一位工程師,所以這個評價是從工程師的專業角度來說的。康熙自己曾說:「以河工甚緊,凡前代有關河務之書,無不披閱。大約泛論則易,而實行則難。」他不僅披閱歷代河書,而且還學習西方現代科技,在第三次南巡他就登上堤岸用水平儀測量水位高低,透過測量他發現黃河水位較高,而洪澤湖則水位較低,這樣河水倒灌,發生災難。而治河的諸大臣都沒有發現這個情況,也就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從這件小事,我們可以看到康熙治河是有著實踐經驗的,這也就是為甚麼他感歎:「泛論則易,而實行則難。」(另一件類似的事是康熙發現並培育御稻米)。

康熙開始的構想是疏通下游入海口,但實踐中發現這個設想不切實際,所以後來以築堤束水與深挖河道並重。在後期他起的作用頗類似於總工程師,《聖祖實錄》記載了他在康熙42年的一番話可以表明這一點:「面諭於成龍,清口宜築挑水壩,挑黃河使驅北岸,方可免倒灌之患……於成龍不遵朕命,致無成功。[河道總督]遵奉朕言,壩工築成,黃流直趨陶莊,清水因以直出。疊經伏秋大漲,並無倒灌事。其濬張福口等引河,築歸仁堤,疏人字、芒稻、涇澗等河,開大通口,皆遵朕旨,一一告竣。」

到了三百年後的今天,黃河被中共治得斷了流,而長江則幾乎年年發生水災,今年的洞庭湖水災更令人擔憂。洞庭湖上的岳陽樓刻著北宋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名句,筆者無意推崇古代帝王,也不認為有個好皇帝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但康熙帝的作為和「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應該相去不是太遠。

如今沒有皇帝了,但踏著六四屠城的血跡以非法手段上台的江澤民畢竟還自稱是甚麼主席,在西方還冒充PRESIDENT(總統),雖然筆者和筆者見過的人們從來沒有選過他。可是江XX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先天下之樂而樂,不管天下之憂。」在河南的農民為生計賣血染上艾滋病無錢醫治時,在各地的工人紛紛下崗生計維艱時,在長江流域的百姓年年為水災發愁時,他耗費十億人民幣為自己買專機,裝飾得如帝王般奢華,拿著公款到處出遊做秀,賣弄洋涇濱的外語、歇斯底里的歌喉和生吞活剝的詩詞。他把他無德無才的兒子提拔成科學院副院長,同時讓他下海經商,成為所謂的電信大王,以「合法」手段大肆侵吞國家財富。在「竊國者侯」的江澤民的帶領下,各地的貪官酷吏只知巧取豪奪,魚肉鄉民,不管百姓死活,所謂的「救災」不過是塗脂抹粉的政治秀而已。據中央社日前報導:「湖南省有十四名水利單位的主管已因職務疏忽遭受懲戒。據了解,中國大陸地區水利及防洪工程貪污及官商勾結的情形向來嚴重,影響施工品質及防洪成效至鉅。」

更為邪惡的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耗費舉國的財力、物力、人力誹謗、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成立類似蓋世太保的龐大的610辦公室系統,在全國範圍內凌駕於法律之上對無辜百姓進行綁架、洗腦和虐殺。這個邪惡的獨裁者還在電視上大肆吹噓其三個代表,到底是哪三個代表呢?江澤民曾下令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這代表了先進文化;「經濟上截斷」,這代表了先進生產力;「肉體上消滅」,這代表了中國人民的利益。

在過去的三年裏,大陸水災一年比一年嚴重。同時我們看到,在過去的三年裏,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大陸善良百姓的迫害也一年比一年凶殘。難道這是巧合嗎?古人究天人之際,深信大規模的天災源於當權者的貪殘,而當權者也往往不得不向上天和萬民請罪。今天大陸水災所造成的民生困苦固然是由於江澤民集團貪腐無能,但深層的原因未嘗不是該邪惡集團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獨裁者傷天害理,焉能不貽禍百姓?

無論從哪個層面來講,我們都不難看到,在江澤民的獨裁暴政之下,受害者絕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而是全體中國人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