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勞教所惡警將大法弟子肉皮撕開再撒食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3日】吉林省九台勞教所關押著三百多名因堅持修煉而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2002年3月22日,勞教所接到江XX的「殺無赦」密令,開始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進行強制「轉化」。所內的各大隊都在秘密地行動著,一大隊的具體做法是這樣的:先從一舍一分隊開始輪流提人審問,被提出去的大法弟子不妥協就要遭到酷刑折磨,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受重刑,然後被送到四舍進行「嚴管」。當這些受過重刑的大法弟子被送回舍時,都要經過長長的走廊和各舍的門,惡警們怕他們的罪行曝光,每當送受過刑的大法弟子至長長走廊時,都會聽到惡警們歇斯底里的喊「各舍掛簾子!進行封閉管理!」惡警聲嘶力竭又帶著十分恐慌的嘶喊後,各舍不得不將早已準備好的被單子掛在各舍的玻璃門上,關上門。雖然看不到,可大家都能感覺到被打的遍體鱗傷的大法弟子帶著壓倒一切的凜然正氣,和堅不可摧的正信頂住了邪惡勢力的殘酷迫害。門簾子能隔住大法弟子們的肉眼,卻隔不住大法弟子們堅定的信心。邪惡之徒這種瞞天過海的伎倆瞞得了一時,卻不能長久。他們迫害大法弟子們的罪行是終要大白於天下的。

為了逼迫大法弟子妥協,他們將大法弟子剝光全部衣服,按在地上,地上鋪著塑料布。惡警為了加大電棍的能量,還在塑料布上倒上涼水。這些披著警服的暴徒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們大打出手,他們咬牙切齒的用電棍電著每一個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毫無人性,他們掄起蘸過涼水的皮帶兇狠的抽打著每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就是這樣他們也還是達不到逼迫大法弟子妥協的目的。於是他們又想出更兇狠、更惡毒的招術來,就是將硬塑料管的斷面按在大法弟子身體上,轉動塑料管,用斷面將人的肉皮撕開,然後用牙刷蘸食鹽擦刷血肉模糊的傷面,完後再用塑料管轉。那段時間大法弟子們就是在惡警的殘酷迫害下度過著每一天,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提審,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受傷流血,因此每天每個大法弟子不論在心靈上或是肉體上都在經受著殘酷的折磨。每一次提審對大法弟子都是生死未卜,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4月19日。這一天樓上「教育隊」惡警將一名剛入所的大法弟子當場打死。勞教所看到打死人了,才開始裝模作樣的將各大隊的電棍都收回,並開會通知各大隊禁止打人。到此一大隊打人事件才有所收斂。

迫害事例:

惡警把大法弟子黃躍東帶到刑訊室,幾個人將他按到床上,把手和腳用手銬銬上,然後把基建用於走線的白塑料管端面用鐵鋸製成十字花形,用這種刑具鑽他的腋下,大腿內側和胸部。在露出肉後惡警在往上撒食鹽,再用牙刷刷,用電棍電。惡警在電大法弟子時,專門找人的敏感部位,如面部,胸部,下體,和腋下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由於用塑料管鑽的皮肉被鑽掉一大塊,最後爛成一個大洞,可見白骨,令所見者無不驚心。即使這樣,大法弟子黃躍東也沒向惡警低頭。

一名叫於建華的大法弟子,由於抵制邪惡,被惡警關進「小號」,邪惡的刑事犯人在管教幹警的授意下,用木製鎬把打他,最後把鎬把打折了,也沒能使他屈服。

一名叫宋旭的大法弟子,由於堅修大法。邪惡之徒每天用盡各種辦法折磨他,如不讓洗漱、不讓睡覺,上便所都不讓便完,還將其頭部按住往牆上撞等等。

一大隊被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還有:劉星華、 殷向輝、石國君等。

以上是眾多迫害案例中幾個例子而已,僅僅是冰山之一角。因為勞教所消息封鎖,暫時不能夠披露更多的情況。

犯罪惡警包括:史春風、 盧延輝、 高春博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