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嶺市大法弟子支桂香被綠園分局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3日】吉林省公主嶺市大法弟子支桂香2002年7月19日上午走在路上時被惡警非法抓捕,僅一週後,於7月27日被綠園分局朱志山等人迫害致死。
高精度圖片

支桂香,女,31歲,吉林省公主嶺市大嶺鎮人。2002年7月19日上午,支桂香正在路上走時被惡警非法抓捕,並且沒有通知家屬。7月20日有同修在綠園分局正陽派出所見到支桂香,當時她的身體狀況很差,說話有氣無力。她告訴同修說內臟好像被打壞了,受了內傷。

7月25日,支桂香生命垂危。下午,辦案人朱志山到公主嶺市大嶺鎮支桂香父母家中,只說支桂香被捕一事,對於她遭酷刑折磨以至生命垂危的情況隻字未提。當時支的母親表示要去看看,朱志山說:「去也白去,不能讓你見。」

7月27日,支桂香被迫害致死,而且當時惡警沒有通知家人。朱志山後來說她是因為絕食死於開發區中日聯誼醫院。可後來家人到中日聯誼醫院並沒有查到支桂香的病歷檔案。

7月31日,在未通知家人的情況下,支桂香的遺體在雙豐火葬場被秘密火化,火化證明上委託人一欄中赫然寫著「朱志山」。

而這一切都是半個月之後才知道的。

就在8月13日、14日,支的父母兩次找到朱志山追問支桂香的下落時,朱志山還公然撒謊說:支桂香跑了,他還要找支的父母要人,甚至辱罵支的父母,態度十分惡劣。直到8月15日,支的親屬在雙豐火葬場查到了支桂香火化證明上朱的簽字,他才不得不承認。

這是邪惡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欠下的又一筆血債。據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況,在整個事件中,長春市綠園分局、正陽派出所、辦案人朱志山負有最直接的主要責任。

8月15日,當支的母親第一次確切知道自己女兒被害死時,悲憤難當,沖到朱志山的辦公室裏大聲哭訴:「是不是你們把人給煉(火化)了?你憑啥給煉(火化)了?還沒驗屍就煉(火化)了?你家人死了,說煉(火化)就煉(火化)嗎?是不是你們給打死的,怕人驗屍你給煉(火化)了?你工作還想不想幹,我告你去。我家小香不是餓死的,是被你們打死的,要不就是你們吃藥給吃死的。你們太可惡了,煉法輪功也不犯錯誤──」後來,朱志山叫囂道:「你愛上哪兒告上哪兒告去,我也不怕,反正上面讓這麼幹的。」

那些參與迫害支桂香的人,你們如果還有一點兒良知未泯,就好好想一想,你們有沒有妻兒老小?支桂香今年31歲,上有半百雙親,下有不滿10歲的女兒,一個僅僅因為堅持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就這樣被你們迫害死了,你們人性何在?!你說「上面」讓你幹的,如果「上面」讓你殺的是你的無辜的親朋好友,你會如何?殺人要償命,邪不會壓正。三年來,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是怎樣的人,你們不清楚嗎?大法是清白的,難道你們不知道嗎?你們這樣失去理智地充當江XX的殺人兇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你們不愧疚、不後怕嗎?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懷,用心血乃至生命呼喚著你們的良知,為的是甚麼?為的是你們能夠清醒過來,懸崖勒馬,免遭最後入無生之門的可怕下場。迫害大法的罪,還不起也得還啊。

從7月19日被捕到7月27日被迫害致死,支桂香始終用她金剛般的意志捍衛著大法的尊嚴,保護著同修的安全。7月20日,同修在正陽派出所見到她被折磨的很厲害,支桂香當時對同修說:「我一個字都沒說。」而且有大嶺當地派出所了解情況的警察說:「對她甚麼刑都用了,她一直甚麼都沒說。」在這期間,支桂香一直用慈悲的心向身邊的人洪法,包括那些迫害她的警察。據知情人講,支桂香臨終前最後時還在講「大法好」。

支桂香流離失所在外,生活一直相當簡樸,但她對大法一直堅定無比。記得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之後,她被惡警抓捕後在雙陽第三看守所絕食抗議20多天,堂堂正正地闖了出來。出來之後,她首先想到的是:「電視插播之後,長春講真相的工作受到了比較嚴重的破壞,我現在真想為大法做點事。」那時她身上一無所有,連身上的衣服都是同修接濟的,她最貴的一件衣服是38元錢,最後也送給其他同修了。

小香,你走得那麼匆忙,我們的心為之悲傷。最後以一首詩結尾吧,表達我們的懷念,也與所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共勉:

助師正法,
天上人間。
救度眾生,
此志不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