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點化:原來我一直站在法船上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6日】大約一年前,我每天都為做真相資料而忙碌著。有一天晚上我在住所的沙發上躺下想稍微休息一下。這時我作了一個夢,而且這個夢從始至終都很清楚。

我剛躺下時就感覺天目發緊,也沒多想,閉上眼不多時,忽然像外面打閃一樣,刺眼地閃了三四下,我睜開眼看看窗外,不像要下雨的樣啊!納悶,接著睡,剛睡著又刺眼地閃了幾下,我睜開眼,心想,怎麼回事?看了看,發現燈沒關,咳,一定是燈接觸不良了,我叫同修幫忙關了燈,接著睡。

因我是躺在沙發上休息的,而且是面朝陽台的大窗戶,在夢中我也是這樣躺在一模一樣的這個環境中,就好像我沒做夢,在現實中靜靜睜著眼一樣。這時我看到陽台的窗口外的天空中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些小灰點,看上去離我所住的樓很遠,比雲彩還遠,我當時十分好奇,心想這是些甚麼呀,也許是鳥或甚麼吧!可是我馬上發現這些小灰點越變越大,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我這邊衝了過來,而且還不斷產生著,越來越多,在很短的時間裏幾乎把天空都要佔滿了。在它們沖到離我一、二十里距離的天空時,我看清楚了,原來都是魔,漫天遍野圍了過來,形像就像動畫片《大鬧天宮》裏的──梅山七傑,一個個臉都是青綠色的,好像也有紅的,手裏高舉著各種兵器,哇哇怪叫撲來。

而且這些魔還分層次,由低往高層層層層,往高還有很多層都駕著雲,越往高好象形像上也沒那麼醜惡,好像還有更高的,但總體數量以低層的魔為主。

我一看這樣,心想平時還找不見你們呢,今天正好除魔。我就坐起來立掌正念除惡,除著除著,這些魔也越多越逼近,我又一想,這在屋裏除著多不痛快呀!我到天上除吧,那樣近。我就從沙發上站起來縱身一躍,跳上了天空,衝進了魔陣(但在躍向天空時思想裏好像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應是在沙發上),用功能奮力斬妖除魔。

至此,夢境突然一轉,我發覺我不知為何正莫名其妙地彎腰站著,面向地面正在看著甚麼。原來我是站在北京馬路邊的由井字紋磚鋪成的人行道上,我定睛向下一看,在井字紋的凹紋裏有一隊小小的黑點正在前進著。我很好奇,但由於黑點太小了看不清,於是我想:要是能看清一點就好了。剛這樣一想,奇蹟發生了,原來似針尖般大小的小黑點,一下變大了一點兒。於是我想:再大一點兒,再大一點兒。隨著我的心念,小黑點越變越大,我仔細一分辨,原來不是小黑點變大了,而是我自己在縮小,幾次動念後,小黑點已是如豆子般大小。這時我又動一念,想:我要是能進去一下就好了。念一動,唰!整個身體已進到了黑粒子裏。啊呀!裏面對應的是一個無限廣闊的宇宙空間,銀河如沙,日星閃耀,我心裏十分喜悅,向前飛著看著。

這時,我突然發現在我前面那本來清澈的宇宙空間,襲來了一陣黑霧,由淺變深,越向前飛好像黑霧變得越黑,越暗,越陰森。但我的方向沒改,繼續向前,飛進了黑暗,我發現進入之後越來越黑,越來越陰氣逼人,越向前飛越感到這黑暗中含有一股陰邪的力量想侵蝕我,越向前飛越覺得撲面的陰風裹身,其內魅鬼咆哮,瘋狂衝撞著我的全身,魔吼獸嚇極盡鬼邪之能事,拼命想動我的恆心,阻我前行。我不為所動,堅定向前,這樣向前飛了很長時間,我覺得最少有四五個小時,這時我伸出手放到眼前,手都快貼在臉上了也看不見一點手的模樣,完全是黑暗,無邊的黑暗沒有一絲光線。這時我的心頭泛起一絲猶疑,我心想:這樣前行下去不知何時何日是個頭,往下也不知這時時狠惡、無孔不入的陰邪更發狂到甚麼地步,這樣往前下去很可能是無邊的漫長,可我只飛進來四五個小時,前路有多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退路並不須很長,此時若回頭飛離黑暗,再繞道而行還來得及。

也就是一閃念,本性中的正念馬上本能地升起,堅定的一念從心底迸出:我堅信我自己定能堅定到底,決不退縮,再邪再難也奈何不了我。就這樣心中再也沒有任何猶豫,挺起了胸膛,傲視著黑暗,巋然不動,猶如傲視拍岸的濁浪。

這樣又前行了不知多長時間,雖有正念,但其間也有面對無邊的黑暗、無邊漫長的時間所生出的幾近絕望的無奈情緒的反覆。當我一一將它們戰勝後,也不知是甚麼時候,我忽然發現身邊的黑暗在漸漸變淺,漸漸地我能朦朦朧朧地看到我自己的穿著長袍的身體了。

可就在這時,我驚奇地發現在我腳下的黑暗中竟顯現出一船形的金邊,放出金色的光芒,原來我一直站在一條二三十米長的大船的前甲板上,大船前船的外輪廓線即是這道金邊,我一下明白了,原來不是我自己在飛呀!是法船在載著我前進呀!我所做的只不過是堅定地站在了這條法船上。法船繼續帶著我前進,這時黑霧漸逝,遼闊的宇宙重又展現在眼前,浩蕩的天穹,燦如瀚海的星辰,法船帶我衝出了迷霧。

我正在船頭仰觀這天穹星辰,心中忽覺在我右後方三四米之處站有一人,似也一身白色袍裝。正要回頭看個清楚,忽然感到那人對我說話並打到我思想中,我驚訝的發現,竟是我們偉大的師尊那慈悲而無比威嚴的聲音,絲毫不差,慈悲的、語重心長地說著我的修煉,說了很長很長時間,說了很多,可惜我都沒記住。

這時我看到眼前演化出奇景,宇宙在我面前打開,我看到在天穹遙遠的地方,有一個像金色的光那樣的透明物質所構成的充滿光明的燦爛的世界,很多大法弟子都在由不同的宇外天體,不同的來源向那裏匯聚。我心裏好像早已明瞭將要發生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將是非常的關鍵,非常的莊嚴,非常的壯麗殊勝,是宇宙開天闢地的歷史中都沒有的,甚至是在整個正法中都是非常重要,無比壯麗的重大的大事,(但不是最後的飛天歸位)。匯聚至此的大法弟子都是有任務的,有責任的,是要求要盡全力來完成這偉大的任務的。同時我也了然於心了剛才所經歷的穿透黑暗、磨礪意志的過程正是為了最終參與、圓融好這件宇宙中無比重大的大事。是要為這件大事出力,才安排出了前面的一切。這一切的一切是非常嚴肅的,是為了宇宙的未來,非常的關鍵,責任無比的重大,根本不是只為了某個參與其中的個體,而是為了全宇宙……

夢結束時,我馬上從夢中醒來,吃驚於夢中真實的一切,興奮地叫來了剛睡下的同修,我向他敘述著夢中離奇又現實的情節,生怕落下一點,我說我做的這個長夢我感覺得有好多個小時的時間,我問同修現在幾點了?而同修的回答又是令我感到很意外,同修說是在五分鐘之前我叫他幫忙關了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7/2533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