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法會發言稿:生命的歌唱 (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6日】我是來自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修煉小組的一名西人弟子。

我曾有顧慮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但一個同修告訴我,我的經歷會對別人有所幫助,而且當我讀到別人的心得體會時也發現非常好,所以我願意和你們分享我的那些特殊經歷。

我一生中有許多的別人沒有的經歷,我過去總有一些逆反心理,因為我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們所生活的世界非常的不對頭,環境污染,金融體系,社會潮流……我不想封閉在那種生活模式的盒子中,費了很大勁想鑽出來,我不顧一切地把事情推到極限(鑽出生活的盒外),結果也為此經歷了許多困難。我媽媽過去開玩笑說因為我出生於馬年,按照中國的星相來講這一年出生率下降,因為沒有人想要一個逆反的小孩,特別是女孩。隨著我拋棄常人社會的東西,我經歷越來越強烈的事情。在1992年或1995年這些事情發生得特別多。

我那時沒有練習過任何修煉的功法,也沒有一個師父,但由於一些強烈的體驗,我的執著放棄得很快。我經歷了一些對常人來說很可怕、還有一些是有很大影響的事情。一次我的意識離開我的身體,我記得我能看到身後我身體的輪廓,就像沒有色彩的照片底片。這時突然就像連起來一樣,大量的信息進入我頭頂又從我嘴裏出來。它的意義很深沉,而我明白它的所有意思。這個信息超出我以前所知道的東西。當這事完了以後,我的意識又回到我身體。我看到我朋友嘴一直張著。我說:「哇,我怎麼知道那些事?!」他說我的臉變得像膠片反向的投影,紫色籠罩我周圍。我的朋友那時並不相信精神上的東西。他認為可以把這個信息告訴美國宇航局。我們大哭大笑好長時間,知道我們被束縛在我們的腦袋中這麼長時間,我們一直擁有打開它的鑰匙。就好像我以前知道的一切東西,一切觀念,全被扔出窗外,再也不受這世上低級的東西的約束,非常自由自在。這個狀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那個時候,我們感到就像在另一個空間中。從那以後,我又經歷了許多《轉法輪》中所講的事情。

這些事情不斷發生,到了1997年,我有了一次最特別的經歷。言語並不能表達我所感到或聽到的,但是我盡可能去描述它。

我當時正站在音樂光碟機旁與另一個朋友講話。突然我注意到音樂正發生變化,唱歌的聲音不再唱歌,而是和我有心靈上的對話,致意說「你好」。我被問到是否願意進入更深入的音樂中跟隨他。我很容易地沉浸到我聽過的最美妙的音樂中,有點像小提琴的古典音樂,但絕不是我們這個空間的那種音樂。然後我們來到一個地方,就像翻轉過來,處於音樂的下面,突然就像一次爆炸,整個房間明亮起來,整個地方在空間中飄搖在由百萬計的歌唱聲音組成的立體音樂中,我知道這來源於無數生命在一起和諧地歌唱。

我被問到我是否願意和他們見面,我說當然願意。我感到了一百萬或更多像光一樣的生命在我前面。我記憶中並沒看到他們的形像,但感到他們很高大,也能感到每個個體獨立的特性。一個女性的生命輕輕滑向我。她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內給了我信息,就像在少於一秒的時間內讀完一本辭典。她說的一些事情如:「你是否記得我們?」「我們從一個很遙遠的銀河系來,」我所感到的巨大慈悲會永遠保護我,救助我,他們從來沒有忘記我。她也請求我的幫助,而且他們需要我的幫助,問我是否願意幫助他們。我向他們保證我會幫助他們。

我那時非常清醒,感到能理解一切。一切事情都很完美。不需要問任何問題,有一種無上和諧,和回到家中一樣的感覺。

然後她說他們必須離開。一種緊迫的感覺湧向我來,我想和他們一起走,但我心裏知道我不能。她說,「不要擔心」,他們永遠和我在一起,一個很大的變化正在臨近,然後我會再見到他們,我必須等待。然後他們就消失了。

我很明確地知道我們的時空和他們的時空差別很大。他們那兒眨一眼的時間就等於我們這兒一百年。他們一直注視著這兒的一切事情。他們就是我深層次中的一部份和環繞我的一切。

我感到自己的心靈令人難以置信般地被打開,不受任何束縛。我看到我的朋友坐在沙發上,頭垂下來像走神一樣。他醒過來,我就說:「你是否見到他們?聽到他們?」我感覺我的生命從來沒有如此美好。我的朋友卻說,當這房間明亮起來,他感到很奇怪並開始哭了起來,說他不能呆在這兒,然後他就離開了。我從此再也沒有見過他。

此事過後一段時間,我告訴了一些人。他們對那些生命是誰的說法甚麼都有,從天使到外星人。我知道這完全不同,我就保持安靜不再告訴別人了。我知道我所經歷的只是整個巨大事情中極小的一部份。我只是接觸到一點點巨大宇宙中發生的事情。

從此,4年時間裏,我幾乎沒有一點對常人社會的執著,感覺非常輕鬆和自由。我和我周圍的一切非常和諧。

我聽過樹木對我講話,河流的笑聲。我知道邪魔就像一個巨大的鏡子看起來永遠會存在,但用一塊石頭一丟它們就會像玻璃一樣粉碎。超越它所有的事物都是美好的。

我四處尋找,練習過瑜珈和許多別的東西。我尊重所有那些了不起的人的著作,但我知道應還有一個高層次的師父在甚麼地方,我只是還沒有發現他。我開始想到他可能沒有轉生到地球,也許將來也不會,但我會見到他。我人的一面不斷祈求找到這位師父,因為我知道需要真正的教導。

我從未忘記這次經歷。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開始考慮為甚麼如此美麗而又威力無比的生命需要我的幫助,我怎麼可能幫助他們?和他們相比,我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塵。甚麼樣的變化?為甚麼我必須等待?我的邏輯思維開始佔上風,我漸漸的滑落回常人生活中,無能為力阻止它。就在我幾乎落到我以前開始時的狀態,最底部之前,一個奇蹟發生了。一個朋友給我看了他擁有的一本書,名叫《轉法輪》;後來我在一個書店得到這本書,開始在家裏煉起來。另一個朋友給了我一份當地的煉功點的簡介。所以我去了煉功點,以便糾正煉功動作。這兩個朋友都沒有煉功。從我煉功以來8個月過去了,我沒有感到在理解法上比別人落後。儘管我有以前那些經歷,我覺得我就像從一張白紙重新開始。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感覺到在經歷比以前那些更高層次的境界。

讀《轉法輪》後,我意識到我終於找到師父,或者說是師父找到了我。我能理解為甚麼特異功能必須鎖起來,因為如果不掌握好,如果心不正,它會導致不必要的痛苦經歷,而且一個人層次會落得非常快。沒有師父,一個人會一落到底。

當我收到《北美巡迴講法》,讀到我們負責的無數天體時,那次經歷回憶給了我很大的衝擊。我哭得很厲害。我知道我有一段很長的路走,修去我的私心和那些重新發展起來的各種執著心。我很感激由於這些考驗我能修得更高,我的另一部份卻在痛苦,因為常人社會中我們所遭受的和將要遭受的痛苦是在意識清楚地承受。

有時我感到時間太緊,我有3個工作,一個公寓要管理,還有一個得了癌症的母親。但當我學法,發正念,洪法和煉功時,這一切貫穿在我的生活中和接觸的一切事情上。我修煉突破很快,已超越我原來所達到的層次,我現在用全新的觀念來看待我對那些高級生命的保證。

我無以回報師父:他的「真」讓我們知道了每一個層次的東西,他的「忍」包容了我們修煉中的不完美;他有無比的「善」因為他始終和我們在一起經歷這一切。我努力去達到最終的目標「真、善、忍」。

宇宙的眾生百萬、億萬無法計量,就像師父說的「無數多」。師父又說:「過去我說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實際上你們承擔的責任是相當大的。」

我知道得法並不容易,我也知道我們必須繼續努力改進我們洪法的方式。我們每一個人都代表了一個巨大的天體。在裏面像我記憶中的高級生命群,有無數億萬還多。我的理解這也是一個考驗,在這個特殊歷史時期能跟得上而不至於懶惰。在這以前我生活中有很多空閒時間,現在周圍的一切都需要我的時間。我人的一面不時感到痛苦和緊張,而我神的一面卻輕鬆地坐著微笑。形勢不斷地發展,使我們不斷用獨特的方式洪法,好讓那些高級生命不要失落。不要讓那些高級生命失望是極其重要的。

(2002年美中地區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