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的洪勢中整體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9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來賓好,

我們是來自伊利諾伊州香檳小城的十幾位大法弟子。感謝這次難得的機會與大家分享我們在助師正法中的修煉體會。除一位弟子外,其它弟子都是一年前相繼來到香檳。我們這個小粒子群包括的年齡層很廣,除了青年的弟子,還有七旬的老人,十幾歲的中學生,還有一位不到一歲的小弟子。我們在社會上的角色有在大學讀書的學生、工作的教授、電腦工程師、在家照顧孩子的母親等等。一年多來,我們發揮身居小城市的優勢和特點,及各自的特長,互相配合多方面地做洪法講清真相的事。

從去年夏天到秋天,包括冬天,我們進行許多戶外洪法活動,包括參加香檳和周圍開車在2、3小時內的小城鎮的各種節日,文化活動,集市,遊行。一次次地出現在公眾面前。後來的電視、報紙等媒體的採訪機會都是源於我們走出來參加這些活動,記者們主動找到我們。我們參加最多的就是遊行,也不記得參加多少次了,後來被稱為「遊行小分隊」。我們自己動手做橫幅,裝飾彩車。後來熟練後4、5個人就可以完成一次遊行。到了一地,一人開車,兩人拉橫幅,一、兩人發資料。每個人都會很快進入自己的角色,默契配合。我們每去一地,會從網上查找中國人開的餐館,參加完活動後找到這些中國餐館送去真相資料。我們常常感歎於甚至很小很小的城市都有中國人開的餐館。

因為走的小城市多了,我們深切體會到師父告訴我們,美國有許多在小城市居住的善良的人們等待著大法。有一次與香檳當地的一位記者交談,她說身著黃衣服的我們很顯眼,參加各種活動一次次地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式很好,因為美國人會從好奇到想了解你們。

一年多來,我們一直堅持在圖書館、公園管理處和大學的YMCA舉辦介紹大法的講座。雖然每次來的人不很多,但我們覺得這是能讓人們比較全面地了解法輪大法的好形式。後來能留下來定期到我們集體煉功點的多數是參加過講座的。

在向小城市政府部門講清真相方面,我們先是申請褒獎,與新澤西學員交流後我們知道可以參加市議會申請譴責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決議案。我們做的形式也是不拘一格。有時是直接在市議會上發言,面對在場的包括市長、市議員、律師、警察、工作人員,和當地媒體記者直接講;有時與市長秘書交談後得知先與市長談談更合適,再參加議會。由於有了去年與芝加哥弟子一起參加「SOS小城市之旅」的經驗,我們每到一地與市長見面後常常是去圖書館拿到小城的地圖,並詢問舉辦介紹大法講座的可能和時間,還打聽當地媒體的地點,送大法資料並詢問媒體是否採訪我們。然後再去中國餐館送資料。每次都是「一舉多得」。

我們還配合參與在芝加哥的大粒子群組織的活動。例如向州議員講真相,配合芝加哥弟子的「SOS步行」活動,在州政府大廳舉辦有關大法的圖片展覽等等。在合作中我們交流洪法講真相的經驗。值得一提的是,芝加哥弟子一直給予我們全面的幫助。大法弟子的確是一個整體,沒有地域之分。

伊利諾伊州大學香檳(CHAMPAIGN)、厄班那(URBANA)分校地處小城,但是一所具有45000多師生員工的國際性綜合大學。因為我們中有幾個弟子是在這所學校讀書、工作,所以我們申請註冊了法輪大法俱樂部。以俱樂部的名義,一年多來,我們參加了學校的一些活動,如每年兩次的迎新學生會(QUAD DAY)並展示功法。申請在學生活動中心和圖書館的櫥窗展覽。一點一點將大法真相展現給伊利諾伊州大學的師生。記得幾位弟子搬到香檳後我們第一次在學校中心草坪集體煉功,被校報的攝影記者拍下,大幅彩色照片登在第二天的校報頭版,成為歡迎這幾位弟子來香檳的見證。

在香檳的中國的留學生、訪問學者、教職員工,加上家屬有8、9百人。我們一直在摸索如何對這裏的中國人講清真相。我們曾給中國留學生以法輪大法俱樂部的名義寄真相小冊子和光盤。得知可以給中國人放電影並加上關於大法的影片後,我們利用在學校註冊法輪大法俱樂部的有利條件,借用會議室,租用器材開始面向這裏的中國人放電影。影片由俄亥俄州的大法弟子提供。第一次放電影來了5、6個人,看完電影就走。後來慢慢地人多了起來,我們也有了一些經驗。給先到的人放一個短的大法介紹影片。還在放映廳後面桌子上擺上飲料、小食品使氣氛輕鬆。主動與來的中國人交談。人們開始過來翻看大法資料。我們仍是覺得能面對面和這裏的中國人交流還是很少很少。希望能與其他弟子交流如何擴大對這裏的中國人講清真相的範圍。

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我們這十幾位弟子也根據自身的特點在自己主動找工作做。或是與外地弟子配合加入集體項目,或是自己獨立向在大陸的中國人講真相。

回顧起來,我們做的也都是平平常常的事,但也就是在不斷地做正法洪法講清真相的點點滴滴中,我們在不斷提高著。我們最深的體會就是在助師正法中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在做著正法中需要我們做的事情,我們提高的形式也是整體昇華,個體粒子的提高也就在其中了。僅舉一個例子,我們中有一位小弟子7、8歲時離開中國,中文已經漸漸生疏了。去年開始的時候讀大法的書很吃力,不好意思在集體學法中出聲朗讀。一年來,在大家的鼓勵幫助下,不知不覺中已經能比較流利地讀《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了。

但是在過去的一段時間中,當我們在一起合作做大法的事時,各自的執著心在這集體的修煉環境中暴露出來了,矛盾和爭論也同時出現了。我們有時互相指責對方,例如,「沒有正念,做事沒有主見,」「說話,做事沒有善心,」等等等等。有的弟子看不慣對方的一言一行,甚至遠離他(她)。沒有做到師父告訴我們的,「寬容大度,」「能夠理解別人。」爭論壓下來了,矛盾藏起來了,表面上平復了,可是內心之間的隔閡產生了。好長時間我們雖然還在一起做著事,但總覺得這個環境不是那麼十分和諧。集體學法後,談談須要做的事,然後散開,大家沒在一起真正敞開心扉交流交流。

直到有一次我們參加芝加哥週末集體學法,我們聽到加拿大弟子講清真相工作做得好就是因為重視集體學法,注重通過交流整體提高。弟子們整體昇華到那樣的境界,外在環境就隨之變化了。回來後,幾位弟子認識到我們爭論,矛盾的背後是我們的私,不願意完全同化大法的維護自我不正的東西的表現。沒有做到修煉人應該處處為他人著想,你關心著我,我關心著你。師父說,「宇宙的眾生都在正法當中,所表現的一切可能都會體現在人這兒,因為我在人這兒做。」(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導航》,7頁)。我們的私,維護自我──這些正是舊宇宙中不純的因素的反映,通通都應該在正法中去掉。我們體悟舊勢力在利用我們各自仍存在的常人心、執著心,分離我們大法弟子,使粒子與粒子之間造成間隔,削弱我們整體的力量。當我們看到其他弟子的不足,沒有寬容理解,善意指出,和向內找到自己不好的心,而是指責,而是遠離的時候,那麼我們沒有完全地把自己看成是整體中的一員。那麼在這嚴肅的歷史時刻,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使自己不能全身心溶入正法中,溶入集體中整體提高的障礙,在真正靜心學法中,在無條件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中衝破這些障礙。

師父說「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弟子的偉大》)我們堅信我們大法弟子們能在這偉大的正法時期溶於法中,互相幫助,整體提高,在同化大法中去掉自身的不純,在證實大法中,在救度眾生中坦坦蕩蕩地走過正法之路。

感謝偉大的師父!

謝謝大家。

(2002年美中地區法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4/2374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