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正念強 車禍遇險安無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3日】我是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99年7.20進京上訪,2000年進京護法,被送回本市看守所非法關押,50多天後因絕食抗議被送回家。就因我被關押過,家人不理解,一直阻止我學法煉功。我也由此而產生了怕心,所以一直偷偷摸摸地學法煉功。家庭這一關總也突破不了,所以我很困擾,尤其是我婆婆身上表現出來的對我的干擾特別大。我一學法煉功,她就和我鬧,罵我、翻書、毀書,甚至趕我回娘家(因我父母、姐姐都是大法弟子)。我每次都是忍,善意地和她講道理,但是她變得越來越焦躁。後來我悟到了師父的經文《忍無可忍》的內涵,我再也不能縱容那些在另外空間干擾婆婆的邪惡因素,於是我開始每天發正念清除干擾我們家庭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這樣做效果很好。

前不久發生的一件事使我的修煉有了轉折。

2002年5月8日8點半,我騎車打油。剛出街口,必須橫過馬路。馬路是東西大街,我看到前面(就是東面)有一輛白色的轎車駛過來,停在了路邊,看看後面沒車,於是加快車速橫穿馬路。就在快要過去的當口,我感覺我撞到了一輛車上,我的第一念是:我撞車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不會有事的。我可不能訛人家,撞我的這個人是我要救度的對像,我必須向他講清真相。就像師父《轉法輪》中講的,我一點都不害怕。我周圍圍了好多人,司機一下車,我看是個交警,我想警察也是我要救度的對像。我坐在地上沒有動,交警過來先把我訓了一頓,你看你把我的車都撞成甚麼樣了。那意思好像是要我賠他車。別人都說:「快起來看看,人怎麼樣了,有事沒事。」這時交警明白過來了,馬上說:「快起來看看,有事沒事?」我說:「沒事。」我本想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事,你走吧。可是我一看好多都是我們村和我認識的人。我想我要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會不會告訴我家人,我家人會不會和我鬧。由於怕心我沒有說。這時,我外甥女(學醫的)來了,她拉我去醫院(因出事地點就在醫院門口)。在門口我告訴司機,我說:「你不用害怕,我不會要你一分錢的,我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外甥女不讓我說,我大聲說:「我不怕,就是公安局的來了我也要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到醫院透視後發現沒事(肯定的)。這時,我丈夫和親朋都來了。我們又回到現場一看,轎車被撞得破爛,一地碎片。而我的自行車和油筒卻完好無損。回家後,我給家人做完飯,我沒吃就躺下了。司機來看我,我本想起來,可我的左腿和胸部一動就疼,起不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沒事,我用右胳膊一拄就起來了。以後我煉功、發正念、家務事一點都沒耽誤,該幹甚麼就幹甚麼。

這件事對我的家人震撼很大,他們覺得不可思議,我把人家的車都撞成那樣了,我卻沒事(那是事故多發地,曾經撞死幾個人)。他們也由此明白了大法的威力。後來他們想要找司機勒索錢。我鄭重地告訴他們,我人沒事,你們不要向人家要一分錢。我的心特別堅定,他們從此再也沒提錢的事。事後司機來看我,我看到他的車重新大修過。

事後我自己哭了一場,我明明知道怎樣做,可是由於怕心阻礙,沒能做好,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正法機會。我好恨我自己,師父為我做了那麼多,甚至於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的,關鍵時刻自己卻不能堂堂正正地出來證實法,這怎麼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自己家的環境正不好,肯定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師父講:「發現問題向內找」,肯定是自己有哪顆要去的心。其實不是別人干擾你,是自己那顆心不正,是自己怕,是自己該提高了,卻總也提高不上去,總在一個層次上徘徊,所以干擾和矛盾就會越來越大。師父說:「想過就能過得去」(《轉法輪》)。真是這樣,過後一看甚麼也不是,也很容易的。

現在我有一個很好的學法煉功環境。家人再也不干擾我了,我現在天天給他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

以後,我一定要堅定自己這顆心,多學法,處處站在法上認識法,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正法弟子。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0/2506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