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大法弟子在法庭的正義之聲令邪惡膽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6日】2002年7月19日上午8時30分,法輪大法弟子朱廣珍、余美秀、王健被非法帶到合肥市高新技術開發區法院開庭審理,3位大法弟子堅強不屈,懷著慈悲、祥和的心態抓住每個機會講真相

70多歲的朱廣珍面對邪惡,首先平靜地說:「我已是絕食抗議一個月了,今天來的目的,是向你們講清真象,是我們偉大師父的慈悲啊!叫我們講清真象,救度你們。我也要慈悲的救度你們啊,否則,我沒做好,不向你們講清真象,是對不起你們啊!」當審判長要求她們要在法庭上講實話時,她說:「我是修宇宙大法的!我所說的都是事實。」

當邪惡之徒開始宣讀余美秀的起訴書中有不符合事實的地方,如說她參加法輪功「組織」、誹謗法輪功並誣陷師父時,朱廣珍和余美秀當即指出:不許這樣講,否則你們會入無生之門的。余美秀說:「法正人間在即了,你們不要再助紂為虐了。」當邪惡之徒講到法輪功不好時,朱廣珍看制止不住它們,當即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當時邪惡都被震住了,整個法庭迴盪著「法輪大法好!」的呼聲。邪惡的審判長從這以後收斂了不少,並且當邪惡之徒話沒說清楚或讀甚麼東西聲音小一點時,朱廣珍就說:「你再說一遍,聲音大一點,我沒聽見。」邪惡之徒只得提高音量慢慢的講,大法弟子的正氣大大地消減了邪惡的氣燄。朱廣珍、余美秀放下自我的得失,向人們講清真象。由於當時她的正念很強,再加上合肥市的大法弟子的集體發正念、清除這裏的邪惡,公訴人在念起訴書時,顯得有點結巴。在邪惡之徒念所謂的「證據」時,在造假之中說她在某個時間在做真象,余美秀忍不住對著後面笑了起來,說,「那時候我正被你們關在看守所呢,你們造假也不能這樣吧!」話剛說完,整個法庭哄堂大笑,邪惡之徒的表情顯得很難堪,然後審判長立即為那些人搪塞說時間念錯了。這時,朱廣珍語重心長地說,我這麼大年紀的人一個月沒吃飯了,到你們這兒來聽你們演戲來了,不要再演戲了,趕快結束吧!

於是在後來的對朱廣珍、王健的所謂「審判」中,邪惡之徒乾脆省去了宣讀起訴書這個程序,審判長說,起訴書你們都看了,你們對此還有甚麼看法?這時,朱廣珍面帶微笑,帶著平和的心情說道,你們六、七個人把我從家裏抬出來,撕爛我的皮夾克,皮夾克結實吧,被撕爛了。我一直被你們非法扣留,也沒時間去縫補。那個尼龍襪結實吧,也被弄爛了。老太太祥和的神態及幾個自然的手勢和毫無責罵的語言深深的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法庭上只有她一個人的聲音,樸實無華的語言打進了站在邪惡一邊的每一個人,令他們也在為自己的所做所為而深深地思索著。在非法審判朱廣珍的最後,審判長對她說,朱廣珍,你下去吧,休息休息。朱廣珍說,怎麼還要休息呀?其中的一個公訴人隨口說,你還是去煉你的法輪功吧!

原本稍胖的王健,現在顯得很消瘦。當邪惡之徒指控他從他家抄出一盒法輪功磁帶時,王健立即指出,那盤是空帶子,即便是法輪功磁帶也都是對社會和人民都有益的內容,不信的話請當場放給大家聽。邪惡之徒一直迴避不敢放。當時從王健家抄出的材料和磁帶,當審判長問材料是否是他的。王健說不是。但審判長恐嚇他說你自己都簽字了。在王健的再三要求下,審判長才把那份所謂的扣壓清單給他看,結果材料上面有三個人的簽字,筆跡卻是出自一個人的。這分明不是王健的筆跡,邪惡之徒又無話可說。

在最後的每個人的辯護中,三位大法弟子都要求無罪釋放,她們真的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做到了師父所說的「坦蕩正法路」。

這次荒唐的審判草草收場。

在最後邪惡將她們三人帶出法庭時,旁觀的有大法弟子提醒她們,12時了!發正念了!她們說,知道了。

正義之聲在法庭上空迴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