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上講真相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8日】我今天想與大家交流我在網絡上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一點體會,如有不妥之處,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一直在網上用文字聊天的形式向中國人講真相,但我很想有機會去語音聊天室講真相,於是問了幾個同修,他們告訴我,他們原來用的語音聊天室被取消了,所以也不知道任何其他的語音聊天室了。師父講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有一次,一位同修給我送過來一個網址,我匆匆看過。剛要關掉時,媽媽在身旁說,「那不是語音聊天室嗎?」我迅速在屏幕上尋找,果然,右上角清清楚楚一個語音聊天室的字樣顯現了出來,於是我開始了語音講真相。剛進聊天室時,聽到裏邊聊天的人們全部是互相謾罵,我便馬上關掉,重新進一個,結果裏邊也是一樣,如此數次,心中不由地升起了一種厭惡的感覺。媽媽看到我總是進一個,不到幾秒鐘就出來,又進又出,便與我交流,「大法弟子不應該挑選環境,而要去改變環境,何況你是在做講真相,從而救度被謊言矇蔽的世人的事情,著實替他人著想,那些人聽不到真相,他們多苦,如果你的心中充滿慈悲,你還會扔掉他們走掉嗎?」是啊,我為甚麼會扔掉那麼多的生命,只為找一個相對文明的環境,厭惡的部份在心中佔有的越多,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慈悲的因素就會越少,我要放下一切為私為我的念頭,完全心升善念,以一顆大法弟子能夠包容一切,善化眾生的心去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於是我開始點開又一個聊天室,坐下來,先發正念。在另外空間,先清理那個聊天室人背後的負面因素。清理完了,我開始用平靜的心講真相。在講真相時,發現其實很多人心中都有對善的渴望,我不斷地講,他們靜靜地聽,停止了喧鬧,還把我叫做「法輪功播音員」。

有一天夜間,我做了一個夢,當時大概的情景是夢見師尊與一些同修在花園中,綠樹成蔭,溫暖的陽光普照下來,我也在其中,師父慈祥微笑地望著我,對我說了一席話。醒來時,具體的話語記不起來,只記得大概意思是告訴我在甚麼甚麼地方有一群人,讓我去救度。第二天中午,師父的新經文《快講》發表在了明慧網上。

我強烈地感到了一種緊迫感,使命感,責任感。於是,我更加努力地擠出時間在語音聊天室講真相。一連幾次,都發生了大致同樣的情景,我剛剛說不許大家罵人,要互相尊重,然後給大家放「為你而來」的歌曲時,就會有人主動邀請私聊。在盡可能深入細緻地講清真相後,他們都對我說,其實他們也不喜歡聽那些人亂罵,但不知為甚麼一定要到聊天室中等,心中總覺得能找到一兩個像我這樣的知心的朋友。我知道,每個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其實他們是在等著大法弟子把真相講給他們。千百年的輾轉,其世界中眾生的期盼,促使他們能不坐在電腦前等嗎?等著他們生命中最重要一刻的到來,急切地盼著聽到大法的真相。

有一次,一個人向我發出邀請,我們私聊中,我向他講訴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迫害。他說:「我能感受到你的內心深處有一種東西感染著我,那是一種真誠。」他說他很清楚發生的一些事情,他了解迫害的殘酷,4.25當天他在,他告訴我那是他一生永難忘懷的一天。他的身份很特殊,講話也時常吞吞吐吐,他說,「其實我開始和你聊天時是一種冒險。」但他說他不明白為甚麼法輪大法弟子要做出那麼大的犧牲。當他提出一連串的問題時,我想,你怎麼不明白呢?你既然知道的那麼清楚,為甚麼還不理解呢?這個念頭一出,他又補充一句,「其實啊,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世界。」我心中一亮,對啊,中國人民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人,如果他有一個世界,那麼在整個宇宙偏離大法時,相應地干擾他的負面因素就會大。師父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師父的話迴響在耳邊。於是我心中充滿著師父賦予我們的慈悲,我告訴他真善忍是每個生命不可缺少的基本因素,告訴他大法的美好,從最基本的人的準則給他講勇於講真話的大善大忍,滴水之恩應以湧泉相報的道理。我拿起了我的笛子,吹奏了「普度」與「登歸途」。我發出一念,讓我的笛聲帶著我的正念,把大法造就的大法弟子的慈悲的力量,圓融一切,善化眾生的法力,傳送到他的心中,打到他的生命深處。我正身端坐,儘量以一尊神的心態,吹奏出一個個最純淨的音符。那是帶著大法威力的音樂,內涵自是無限遠大,深奧,洞徹一切生命從最宏觀到最微觀,我堅信,這高德音樂一定會震撼他的心靈,啟發他的善念,挽救他的世界。

之後,他好長時間說不出話來,打字告訴我,他聽出了音樂是那麼的悲壯,如詩如畫,卻有一種力量深深震撼了他。我又繼續給他講一些大法弟子悲壯的講真相故事,後來,他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在我要做一件事情之前重重地給了我一棒子。」我說,「我希望你以後有機會見到大法弟子,一定要善待他們。法輪大法好!在大是大非面前,人可千萬不能糊塗。」最後,我把師父《洪吟》中的「身在亂世中,難得獨自美。」(「遊日月潭」)念給他聽,讓他記住,告訴他心中一定要記住真善忍,他一字一字地記了下來。

師父說:「大法在世間傳十年了,三年前那還不到十年時間,只有七年。時間雖短,但是大法的根已經深深地扎在了宇宙中,紮在了人世間,誰也動搖不了。從現在的整個情況來看,表面上迫害還很邪惡,實際上那些能抑制人、操縱人的邪惡爛鬼已經所剩無幾了。」 (《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尤其師父的新經文《快講》發表後,在網絡上講清真相真是越來越容易了,能感到那些世人的負面因素小了好多好多。不知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另外空間,在蒼宇中又為眾生承擔了多少,為弟子承受了多大,人世間的分分秒秒,凝聚著偉大師尊多少多少的心血啊!人世間最壯麗的詞藻也形容不了師尊的偉大,人世間最深沉的詞彙也表達不了我們對師尊的感激之情。師父讓我們「大法徒講真相」,作為師父的弟子,我一定抓緊一切機緣與時間講真相,揭露爛鬼的謊言。讓我們大法徒口中的利劍齊放,共同迎接新宇宙的誕生!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