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網上聊天室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8日】為了全面深入地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我們大法弟子採取的方式越來越多了。對於大法的每一件工作,不管我們參與沒有,我們都要對這件工作充滿信心,不要有任何的懷疑。這不是盲從,而是我們能看到的實在太渺小。唯有對大法充滿正信才是大法堅定的一粒子。

剛開始網上聊天時,很費勁地和一個人聊半天才能切入正題。我來美國前就打了一年半的字,所以打字快,對話反應也快,一切安排得沒話說了。從一開始講真相的效果就非常好,我始終遵循的一個原則是:真誠對待和我聊天的每一個人,把對方當朋友,而不是像做廣告似的貼上一句真相就跑了,我覺得這樣不符合常人聊天的基本規則,時間長了給別人的印象就很不好。但時間長了覺得這樣做太慢了。有時甚至有些懷疑,難道救度世人就這麼輕閒地在聊天室裏打發時間?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我才意識到在聊天室裏能如此有效地救度眾生是天象到這一步了,我的懷疑其實是舊勢力的干擾,看到大量的中國人在聊天室得救,他們受不了。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機會珍惜每一個與你聊天的機緣。

思想想通了,馬上有國內的好友給我介紹好的聊天方法,我覺得講真相的功力倍增,也許來找我聊天的人首先與自己的緣分就大一些。並且心態一正,聊天講真相的智慧也是大增。

也許是在修煉中人的殼又脫了幾層。曾經的心理狀態是必須先和別人聊一段時間的家常再轉入正題,現在經常是直接了當,因為心裏沒有那個觀念,所以效果比以前好多了,比如我經常在第二句話就會說:我們中國有特大消息聽不聽。或者說,有中國超級禁網看不看,朋友給我的。然後就把長春放真相電視的消息或者一個專門用來講真相的網頁給對方,不用介紹,兩人很快進入談法輪功的狀態。

有時如果我只有時間很少,有新網友來找我,我也會給他留個網頁,下次一見面,第一句話就是:上回給的網頁看了嗎?看了就交流對法輪功的看法,沒看就告訴他裏面是甚麼或給對方一些真相故事看看,或者師父的一些我認為也適合常人看的詩,幾乎所有的網民都喜歡師父的詩,覺得品味很高。

一次一個黑龍江的警察看了師父的兩首詩《劫》和《淘》立即覺得不是一件小事,告訴我說他就是警察。他說他邊聊邊在思考。後來要求我再給他說一遍師父的詩。他說好多問題他要從新思考。聊天時間長了,我自己沒去掉的情不知不覺表現出來了。或許是看到一個眾生得救的歡喜心吧,我知道他已經轉變過來了,在說了再見之後還在回答他的問題。他一直在說非常感激我給他帶來的信息,這時也說起來了:留給我自己去評價吧。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情。趕緊離開了。

我們在救度著眾生,反過來眾生也在幫我們提高著心性。我們真的應該提醒自己我們是在向他們講真相而不是勾起我們還沒完全修去的情,因為我們的時間太寶貴了。那麼多的人在等著我們。看到師父解釋「慈悲救度知多少」時,我心裏難受極了,為自己沒有能力救度更多的眾生而流淚。既然在聊天室裏效果那麼好,那就讓我做得更主動些吧。

聊天室還是一個了解中國老百姓心理的非常有效的地方,聊天幾個月來,我的統計是支持理解大法的佔一半以上了,有好多人對大法有一點反感完全是因為受了中國媒體的宣傳,特別是因為卡在自焚那件事上,一旦講通了,就表示不反對了。有些網友還跟我分析是因為江氏的無能,想轉移老百姓對國內下崗工人的視線才鎮壓法輪功的,精闢得很呀。最讓人感動的是我的這些網友突然成熟起來,幫著我講真相。真的是自己這邊做正了,別的方面都嘩嘩地通了。

現在我講真相時多了一個內容就是告訴我的網友怎麼去跟他的朋友們講真相。這個星期碰到的一位大學生讓我非常敬佩,他說,因為他在一次演講比賽中談到法輪功是好的,應該提倡。雖然他自己並不煉,但學校老師也老來找他說這說那的。

雖然聊天室是講真相的好場所,但出於安全考慮,不要用來和國內同修直接交流,有非常支持我們的常人,知道他的意思就行了,不要過多讓對方說有多支持的話語。我們應該保持非常理智,既要向人講清真相,又要處處為別人著想。

相信每一個在聊天室裏講過真相的人都會有太多的故事,感人至深呀。當然,無論在哪裏講真相也都是一個修煉的過程。 我們要抓緊時間學法和發正念,這是我們做好一切工作的最根本的保障。該學法的時候就不能以講真相為藉口硬在計算機前面坐著。心不靜,大法不充實心,講真相就會不純。不純就起不到應有的效果。

在講清真相的三年時間裏,我真的感受到了我們同修之間的巨大變化,大家鍛煉得越來越成熟了。讓我們全球弟子繼續合作,齊心協力,只要還要人身在就不放過救度世人的機會。

(2002年4月波士頓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