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法輪功將香港送上了審判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8日】華爾街日報2002年8月26日報導,香港回歸中國不久,英國專欄作家邁克-拜可曼(Michael Backman)在「亞洲的日蝕:亞洲商業陰暗面大曝光」一書裏憂傷地談到,「香港的處境就像用水煮青蛙的寓言故事。如果把青蛙放進沸水裏,它會跳出來。如果把它放到冷水裏,慢慢地加溫,它就會待在裏面。」這個比喻對那些關心香港前景的人們,如約翰-塔西克(John Tkacik)來說非常貼切。塔西克是華盛頓DC傳統基金會研究員,他在刊登於6月28日本版的一篇題為「一國兩制根本無效」的文章中提到,他發現雖然絕大多數對香港前景最悲觀的預測還未兌現,但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

北京絕不會愚蠢到在眾目睽睽之下把香港扔進沸水裏,否則全世界都會群起而攻之。相反,香港作為一個主要商業中心,在日常運作上基本還是保留了自行體制。但鍋底下那把火一直在燒著,北京加熱器的指針一直在謹慎而緩慢地上升。

這個加熱器設計獨特,因為上面刻的不是溫度而是名字。第一條刻線上標著「馬丁-李」和其他民運活動家,他們都是英國駐港末任總督彭定康發起的政治改革的忠實支持者。因為他們同情「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死難者,同時又努力推進香港的民主進程,他們都遭到北京的強烈攻擊,其中許多人,包括馬丁-李在內,被拒絕進入中國大陸。

緊接著的是具有超凡魅力的陳方安生。她曾坐港府第二把交椅,因為她敢於直言捍衛香港自治,所以被廣泛稱譽為「香港的良心」。去年,迫於北京的壓力,她不得不提前離任。她的離去標誌著在英殖民地期間掌管香港的風雲人物逐漸從政治舞台上消失,致使港府對其民眾的責任感也隨之而逝。正如6月28日本版題為「無能的港府」的社論所指,由董建華率領的親北京派代替了前港府,他們「急於向北京效忠,千方百計去迎合北京的口味而不是以香港的最大利益為出發點。」

目前,刻度又指向了一個新的名字,法輪功。這是中共(江澤民)領導層的又一個肉中刺。由於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和少數中共高層擔心深受人民歡迎的法輪功會給他們造成威脅,北京於1999年7月發起了XX黨專政下的一個典型的運動,查禁了在中國迅速發展的法輪功。對此,世界上絕大多數民主國家都譴責了這一迫害行徑。但香港卻覺得左右為難,是追隨北京的主子而損害「一國兩制」的高調呢,還是像其他民主國家那樣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人權進而冒犯江澤民呢?

直至最近,香港的立場還是比較堅定的,允許法輪功在特區自由活動,雖然外國法輪功學員經常在機場遭到遣返。可是現在局勢突然惡化,四名瑞士的法輪功學員今年初進入了香港並加入了在中聯辦外的靜坐抗議。他們和12名香港的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香港警方拘捕,並被香港司法部以「阻街」名義起訴。

這個案件幾乎沒有引起港民的多少注意,因為其中不少人已經像寓言裏的那只青蛙一樣被水溫催眠了。此案卻引起了台灣和西方社會的熱切關注。在那裏,法輪功被視為香港在「一國兩制」下能否保持自治的試金石。董先生去年稱法輪功為「X教」,使人不寒而慄地聯想到北京對此事的立場。此外,董氏港府遵循著北京推崇的基本法,也就是香港憲法的路線,也已經開始著手起草所謂反叛國、分裂、叛亂、顛覆的新的法律條款。這使很多人擔心法輪功和其他民主活動會因此受到限制。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法院在8月15日裁定所有16名法輪功學員有罪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把香港送上了審判席。利害攸關的並不是法輪功而是香港自身的特點,這個裁決不僅是對那16名法輪功學員的,同時也是對香港未來的。雖然裁決只處以了最輕的罰款,大約每人只需交幾百港元(這筆款項被一個神秘的匿名捐款人支付了,這樣,16名法輪功學員避免了因拒交罰款而坐牢),但香港的聲譽已受到永久性的損害。

對法輪功學員的有罪裁決提醒人們,對香港這只曾經可愛的青蛙──生氣勃勃的自由貿易經濟的象徵──來說,生命已越來越在水深火熱之中了,已經向死亡又邁進了一步。

(註﹕約翰-李是紐約中美關係的自由撰稿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