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冰島正法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5日】我想交流一下我們如何能夠作為一個整體推進與冰島政府的對話救渡前途未卜的冰島人民。

在今年六月邪惡之首訪問冰島時,很多大法弟子擠出寶貴時間,不遠萬里來冰島,要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冰島人民,並抵制邪惡。然而,冰島政府下禁令用黑名單把大法弟子拒之門外,也就是把大法拒之門外,作為民主國家卻不光彩地選擇了與邪惡站在一起。

作為民主國家,其政府的決定不能說與其人民沒有關係。我們從法中認識到,這樣的民主國家,其臣民與其王在久遠的年代前是有著生死與共的誓約;這個國家的民眾與其領導人之間也有著很深的因緣關係。那麼,冰島政府的錯誤決定從某種意義上講代表了其人民,也把其整個民族擺在了大法的對立面,推向深淵。

從冰島回來後至今,救渡冰島和冰島人民一直是我們正法中的重要環節之一。過去的十多個星期中,一些弟子去冰島講真相,想各種辦法糾正冰島政府的錯誤。然而我們看到,全世界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我們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很多時候我們被常人的觀念所阻而不能大膽突破。比如,學員剛有意通過電話、傳真和電子郵件的方式去講真象時,阻止的聲音就遠遠大於鼓勵之聲,認為太多人打電話傳真不禮貌,會使政府官員和議員反感。當然一定的協調是需要的,但過度的怕心是不是由於我們太過執著於常人中的甚麼不能大膽放開而在正法中起到阻礙作用?針對如何才能真正把這件事做好,卻缺乏正面的思考與行動。

至今我們回頭看一看:兩個多月中,在一百多名學員去冰島受阻或扣留後,我們只給冰島發了極有限的幾封信,打了很少的電話。而冰島人民正等待著我們去救渡他們,等待著真相。我們的努力太不夠了。

每一個人都有其明白的一面。當時冰島人民明白的那一面出於自救的本能站起來反對其政府的錯誤決定走上街頭,媒介廣泛正面報導法輪功和批評政府的錯誤。那麼,是不是說冰島人民已明白了真象?

從我們在冰島的經歷,我覺得還不是。當時我與一兩個同修見了雷克雅未克的市政要員,和冰島的議員。他們馬上與我們面談,因為他們與冰島人民一樣反對禁令,支持法輪功學員的集會和言論自由,其中有些在向法輪功學員道歉的廣告上簽了名。與他們的交談中我發現他們除了知道法輪功學員非常平和之外,對法輪功了解甚少。他們都提出了關於為甚麼法輪功在中國被打壓,針對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蔑實際情況是怎樣的,等等。我們的講清真相能幫助他們真正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高尚行為。但由於我們在冰島時間所限,沒有機會和更多的議員和民眾講清真相。

從全世界弟子為香港誣告案呼籲的經歷,我們認識到在正法的重大事情上,決不是幾個個人的責任而已。我們要作為一個整體,做我們每個人應該做的。

因此在法輪功學員要求與冰島政府對話之際,我們應作為整體行動起來,用各種形式向冰島人民講清真相,鼓勵冰島人民要求其政府與學員對話。

民主國家的人民是有權通過各種形式向其政府表達其意願的。如果說政府的決定代表了人民,那麼人民向政府表達意願也就是冰島人民自救的一種方法。大法弟子有責任創造條件幫助冰島人民自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