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的體悟與實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4日】2001年8月底,我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並在那裏找到了一份工作。單位挺好,可從上班的第二天,同辦公室的小女孩Y就同我過不去,處處欺負我,我將自己作為一個煉功人,嚴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不管她如何對我,我都是以禮相待,決不和她計較。我想我的善心會感化她的。結果事與願違,她不僅沒有任何愧疚,反而變本加厲。半個月後,她甚至跑到H經理處告我的狀,並在老闆面前詆毀我,說我沒有經驗,總犯錯誤,要求公司開除我。這導致我多次被H經理在公開場合指責,甚至辱罵,老闆也批評了我。同時,我的工作量不停的增加,甚至經常連午飯都顧不上了。而為了能將工作做好,我每晚學習,有一段時間甚至顧不上學法煉功了。後來,情況越來越惡化,我開始怕去上班,怕見到他們,並且開始擔心自己被公司辭掉,如果這樣我將無法在這個城市生活下去。那段時間,我不停地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可就是不明白自己到底錯在哪裏。我很希望能有功友與我交流,可當時唯一熟悉的幾位同修也在千里之外;明慧網上的資料我更無緣見到,對整體大法的進程毫不了解。當時我將這一切都當成是個人修煉中遇到的苦難。

後來當我又一次在單位蒙受痛苦時,晚上我看著桌子上師父的法像,流淚求師父指點。然後我開始看師父經文(雖然我認識的同修少,但大法資料卻很全),當我看到「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像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地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如果不是我們個人的執著與錯誤而出現的問題,那一定是邪惡在干擾、在幹壞事。」「但是,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最後的常人之心。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的對錯與否。如果發現是干擾與破壞,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因為邪惡利用人時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雖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現不好思想的人)。對於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干擾,一定要嚴肅的用正念鏟除。」 《正法與修煉》這篇經文時,我開始重新看待這一切魔難:我是在工作中有過一些過失,但這主要是因為我沒有經驗(沒經驗這一點在進公司之前我已很明確告訴過他們),而且從進公司以來,我沒有受過任何相關培訓,如果在一開始公司能給我一些必要的培訓,這些錯誤是完全可以杜絕的。重要的是,我的工作態度是全公司上下公認的,不管他們讓我幹甚麼、工作量有多大,我從沒有抱怨過,而且我從內心希望自己能夠將工作做好。退一步說,即使我有問題,應該受到批評,但也決不應該受到這麼大的魔難。

於是我開始在每晚發正念,但開始還有所顧慮,不知道針對這件事情發正念合不合適。

在發正念的第二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站在一個很髒亂的地方,周圍有許多大蟒,其中最大的像一列火車一樣龐大,趴在鐵軌上,其餘的也相當粗。我有點怕,趕緊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剛念三遍,它們就消失了。隨後出來一條手腕粗的紅色小蟒,氣勢洶洶向我衝過來,我心裏一下緊張起來,怕心更重了,念正法口訣也無濟於事,它一下咬了我的右手。我從睡夢中醒過來,當時是夜裏兩點多鐘。我意識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目前所遭受的痛苦決不是人給我造成的,而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利用我的執著在迫害我。我翻身爬起,坐在床上發正念,因為我知道夢中消失的大蟒並沒有死,它們只是逃掉了,還有那條咬我的蟒,我應該銷毀它們。開始覺得周圍環境很差,但隨著我發正念,我漸漸感覺到環境在變化,半個小時後,我感到周圍空間恢復了平靜。

從那一天起,我開始每天發正念,而且在看到迫害我的人時,我經常在心裏默念正法口訣,鏟除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邪惡因素。雖然當時我還不能完全靜下來,但周圍的環境在迅速變化著,我明顯感到壓力沒那麼大了,他們對我也不那麼惡了,更重要的是我又有時間學法了。幾天後,公司忽然通知我去N市參加培訓。在那裏,公司竟為我在一家相當不錯的賓館裏訂了一個單間。在培訓的20多天裏,我白天工作,早晚學法煉功和發正念。等我返回公司之後,我發現一切都有了一個全新的變化:小Y在別人面前誇獎我:「人蠻好的。」並在老闆再次向她詢問我的情況時,說:「她做的挺好的。」而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侮辱我的H經理也委婉地向我道歉,並執意請我去她家吃飯。我的工作也忽然少了許多,我也不需要為了工作而被迫在晚上看書,以至影響學法了。

不久,我接到了遠方功友寄來的師父新經文《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當我看到:「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我一下明白了:我之所以會受到這樣大的魔難,歸根到底是我不重視發正念。從7月底開始,我不停的出差,後來搬家,找工作,接著又遇到這些魔難,我中間已經有至少三個月沒有和全球大法弟子共同發正念了。

今年4月份,在一次部門全體員工會餐時,忽然有一位外地來的同事很不敬地說起了大法。在我講話之前,我聽到坐在她旁邊的小Y接口道:「不過,我聽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警察那麼快就拿到了滅火器……,在天安門廣場根本就沒有滅火器的……」。我一下怔住了。這時,坐在我旁邊的同事小L對我說:「不是你告訴我的嗎?」我恍然大悟:不久前閒聊時,我向小L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後來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L告訴了Y(可能還有其他人),而Y呢,今天又在餐桌上將真相講給了所有人。在這之前,我相信常人會講「大法好」,但我卻從來沒有想過,一個曾經偏執地迫害過大法弟子的人會在公眾面前講大法真相(雖然由於各種原因,我從未告訴過他們我是大法弟子)。我想起師尊在《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的話:「是因為過去的邪惡抑制了人,這個邪惡清除掉之後,人們都清醒了,在重新審定這一切,看待這一切。」

謹將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能夠對同修有所借鑑。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4/2569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