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提高心性 闖過道道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4日】2001年4月8日,我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打出了橫幅,被天安門公安分局抓去,在那裏警察為了逼我說出家庭地址,狠命地用狼牙棒打我的頭部、臉部,用腳踢肋骨,我被打得滿臉是血,浮腫。他們就用墩布擦我的臉,用火熏人中,我始終堅持師尊所講的「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不吐一個字。最後,他們看我被打得這樣,認為人快不行了,就用車把我們幾個學員扔在路邊。

在回家的路上,在火車上,我們和旅客們弘法、講真相、講我們所遭到的迫害,很多人聽到後都驚呆了,就連幾個軍人也聽愣了。列車的乘警欲把我們送至車站派出所,幾個地方都不收,最後被送至一個車站派出所,我們用正念清除迫害我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並與派出所人員講清真相,他們當天就把我們放了。

回家後的當天,鄉里就來人把我帶到鄉政府看管起來,十幾天後又被強行帶到當地洗腦班,每天被迫看電視謊言,鄉政府還利用叛徒騷擾我,即使這樣,我一直堅強不屈,政府不法人員又利用家人、親人來勸說我,在他們的干擾下,由於被情牽動,我寫了保證。晚上,我聽到眾生的哭聲,夢中看到了一個星星被炸毀了,看到了很多的魔……,我從夢中驚醒,悲痛欲絕,作為正法弟子,我怎能被常人之心所帶動,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師尊的教誨立刻迴盪在腦海中:「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大法堅不可摧》)當下,我悔恨交加,決定重新振作起來,立即用自己純正的心寫了嚴正聲明。第二天將聲明交給了洗腦班的負責人。打這以後,無論他們採取甚麼辦法,我都堅定在法上,心不動。這樣,我在洗腦班被關了兩個多月,邪惡也沒有得逞,他們只能把我放了。

今年6月,鄉政府和610辦公室一行4人又從我上班單位把我又抓到當地的洗腦基地(在那裏,他們把大法弟子每人放一個房間,彼此之間不讓接觸、通話),每天他們還是利用著老一套謊言,進行洗腦,我不接受這一切,不斷背法和師父的經文,發正念清除這裏所有的另外空間的邪惡,進去後就開始絕食抗議迫害,並想找機會跑出去,在洗腦班的第四天晚上,我掙脫了手銬,走出了房間,院內是4米高的圍牆,我爬上樹翻越了圍牆跑了出來,這樣我走了兩天一夜逃出了牢房,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我悟到:無論在任何的艱難情況下、無論邪惡表現得多麼猖狂,我們就以法為師,聽師父的話,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不接受不符合宇宙法理的任何說道;不承認,要抵制和清除邪惡對我們的一切安排;不觀望,不附和他人不正之所為,就能闖過難關,走正自己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