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日記:路上閒談大話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3日】2002年 6月25日 星期二 天氣(晴)

今天,在接兒子從學校回家的路上,和漸漸的媽媽走在了一起。漸漸家和我家是鄰居,閒談中不知不覺提到幾天前的一個傍晚,我帶兒子在附近的公園玩兒的時候,碰到了一群尋釁惹事的孩子。(在我們住的這一地區,十幾歲的孩子的惡作劇很多,小到騷擾路人,大到偷車放火,使這一帶有治安狀況不好的名聲。)

漸漸的媽媽顯然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急切地想知道我們到底遇到了甚麼情況以及我是如何處理的。因為幾個月前的一天傍晚,當她帶漸漸和我的兒子去那個公園玩兒的時候,也是受到一群淘氣孩子的騷擾,他們對這兩個中國的乖小孩兒沒有禮貌地又摸又逗,使他們受驚而哭了起來,漸漸媽媽剛來不長時間,英語不好,對這些不禮貌的孩子用有限的幾個單詞告訴他們停止卻不起作用之餘,也受驚不小……到如今還記憶猶新。(需要說明一下的是,這種淘氣得過頭的孩子也只是當地孩子中的一小部份,絕大多數的孩子都很友好和有禮貌)。

我告訴了她經過:

當坐到我對面的那兩個男孩子中的一個從腳下撿起一個被扭得奇形怪狀的空塑料瓶子,放到我們中間的木頭桌子上,說要用它和我換放在桌子上的一瓶水時,我才意識到:遇到所謂的壞孩子了。不過,意識到這一點也並沒有使我多想甚麼,我只是友好地把水推到他面前「你可以喝我的。」我只是把他看成一個渴了的孩子。然而他們顯然不習慣我的反應,又把類似的事情做了幾次,反覆觀察我的反應,禁不住使我覺得可笑。在終於放棄了圍繞這瓶水的表演後,他們換了話題,說:「你有汽車嗎?我們喜歡偷車!」

我說:「我沒有汽車,我也不喜歡『偷』這個詞,那不是好行為,你們不是好孩子嗎?」

他們要求騎一下我兒子的小自行車,我允許他們可以騎一分鐘,因為我們馬上要走了,於是他們每人都試了一下,就把車還了回來。

當我們離開時,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我從從容容地來,心平氣和地走。
漸漸的媽媽說:「你處理得比我好,我當時是挺生氣,不知道怎麼辦好。」我告訴她,我覺得那些孩子的所作所為就是想激怒別人以取樂,然而我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他們的把戲根本不起作用,我只是把他們看成需要良好教育和善意對待的孩子而已。

漸漸的媽媽說:「你還讓他們騎你兒子的小自行車,不怕他們騎走。」我不覺一愣,在我的腦子裏,根本沒有一點他們會把車騎走的想法。其實修煉人的純淨正念會抑制許多壞事的發生。這使我又想起了另外的兩件事。

一,在去商店區的路上經常會遇到一群孩子主動用中文跟我們打招呼:「你好!」這很可愛,我也會用中文向他們問好,有時我們還會多說幾句,一次,其中的一個孩子在饒有興趣地問了幾個常用的詞用中文怎麼說之後, 問我用中文罵人怎麼罵,我告訴他:「罵人不好,我不會告訴你的。」我的語氣是嚴肅和愛護的,他不好意思地笑了。雖然是很簡短的一句話,但其中包涵的正念卻穿透了那些不良風氣的浸染,直接碰觸到了他善良單純的心靈。同時又使我感到社會的不良風氣,對一個純真的孩子來說是多麼的有害,現在很多人已不知道甚麼是好甚麼是壞了。

二,有一次走夜路,遇到三個十五、六歲的男孩突然從後面把我的背包搶走了,我也摔在地上,當想到背包裏有一本《轉法輪》時,我非常後悔沒有去追他們。這時聽到背後有腳步聲,回頭一看,竟然是那三個人一看我的包裏沒有錢,又追了上來,我想要是別人,很可能被嚇壞了,一個表面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年輕女子在深更半夜遭遇攔路搶劫之徒!但我不怕,看了很多遍師父的書,使我懂得了很多這個世界中真正的道理,我不認為幾個攔路搶劫的小毛賊有甚麼可怕的。因想要回我的書,當回頭看到他們後,立即轉身朝著他們疾步跑了過去,他們顯然被我的反應驚呆了,停住腳步,愣在了那裏,在他們面前兩步遠的地方,我停了下來,厲聲問:「剛才那三個是不是你們?」當他們看到我這麼義正詞嚴,根本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全然沒有了精神支柱,做壞事的想法也嚇沒了,本能的反應竟是要否認,看到他們畏縮的樣子,我確定了剛才的三個人就是他們,於是厲聲說:「把包還給我,把書還給我!」其中的兩人被我的正氣震懾得說不出話來,腳底抹油就要向後轉,另一個還沒忘了初衷,漲著膽子說了一個字:「錢。」我說:「沒錢,還給我書,還給我包兒。」於是這一個也向後轉,三個人像驚弓之鳥分成三條路線,一溜煙兒地跑了,跑了一百來米的樣子才匯合在一處。

聽完這第二個故事後,漸漸的媽媽說我真行,膽子真大,如果是她就嚇壞了。我說這不是個膽子大不大的問題,是邪不壓正的問題,是誰在做壞事?當然是攔路搶劫的人,我又沒做錯甚麼,我害怕甚麼?你看我根本不怕他們,他們就怕了,其實他們哪一個都比我高,比我壯,表面看來,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我的正念正氣竟然轉眼把他們嚇跑了,這個宇宙中是有特性有規律的。現在人們的很多觀念都敗壞了,看到這種事情都自己怕得要命,就助長了這種邪氣,社會風氣越來越不好。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對這些事情都看得越來越清楚,正念也越來越強。其實對一個修煉人來說我做得算不上好,我沒有追回師父的書,對待他們的方式中也加上了常人的厲害,其實有很多別的修煉人遇到這類事,處理得比我好很多。

漸漸媽媽很感興趣地聽我講完這些,也似乎很受啟發。看到我在為沒找回師父的書自責和後悔,她說:「也許就是這種因緣呢,會被一個有緣人得到……」她真的是悟性不錯的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