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南南樂縣看守所與精神病院遭迫害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1日】我於1997年7月有幸得法,得法後知道了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內心找,為人處事先考慮別人,走到哪裏都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以來,江羅政治流氓集團開始殘酷鎮壓法輪功,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為了堅持信仰,堅持真、善、忍,卻遭到了邪惡之徒一次又一次非人的折磨和殘酷的迫害。

2001年7月23日(農曆)上午八九點鐘,我們一家人正在吃早飯,寺莊派出所一幫邪惡之徒,闖入家中,亂翻東西,搶走師父法像,我為了要回師父法像,被邪惡之徒帶走。在路上我連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我義正詞嚴責問邪惡之徒,我做好人有甚麼罪?為何抓我?我就是不跟你們走!他們把我拖入車中,我在車中接連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法輪大法是正法」,邪惡之徒用又髒又油的擦車布塞住我的嘴,就這樣一直開進了公安局。一個叫李敬的女惡警又拿著師父的法像在我頭上打,還說了一些污言穢語,接著又到了拘留所,所長王延曾問我話,我因拒絕回答,被踢了兩腳,我在拘留所開始絕食,要求無罪釋放,後來在拘留所大院,被邪惡之徒蘇印懷連踢帶打。雖然遭受它們的毒打,心中無怨無恨,並向它們講真相

2002年1月3日,邪惡之徒再次闖入我的家中,強制把我帶走。剛到縣公安局辦公室,邪惡之徒就問我在家幹啥?與誰聯繫過?要求我說出同修的名字和地點,我拒絕回答它們。便遭受一頓毒打。幾個惡警把我拖在水泥地上,拳打腳踢,還口出污言。一會兒,它們又操起拖把向我掄打。後來,就拿針刺我手指尖與手面,拿針亂刺,手都腫起來了。邪惡看到我被折磨的不會動彈了,就強行給我輸液。從上午10點鐘一直折磨我到次日中午,持續24小時,手段極其邪惡,令人髮指。當我第二天被送入看守所時,犯人都被嚇了一跳,因為我的面部被打變形了,並且青一塊,紫一塊的。就連最熟悉的功友都認不出我了。回到看守所後,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開始絕食,八天後就把我送入精神病院,強行打針,用藥物摧殘,到臘月二十九我被送回看守所。在那裏我又開始第二次絕食,幾個警察惡狠狠、粗暴地插胃管,因插不進去,弄得我鼻口出血,流在地上一大片。第二次灌食,由於我又一次抵制對我的迫害,它們便灌有很多鹽的稠飯。因為大法在我身上體現的威力,其中兩個犯人進一步認識到大法的神奇後,已開始修煉法輪功。

在我絕食10天後,邪惡之徒看達不到目的,便改變了手段,把我送進了南樂縣精神病院,用更邪惡的手段迫害我。在精神病院,院長黃建國,利用叛徒,指使護士長對我強行灌食和用藥(藥物摧殘)。有一次邪惡之徒給我插管4個小時不往外拔,過後開始打針用藥,我昏迷了一天一夜。在這兩個月裏又送來一位女功友,被直接送進男病房,遭到一些壞人的污言穢語和侮辱。她和我一樣被強制用藥,打迷魂針,從肉體折磨加重到精神摧殘。

在那裏我堅持背法,師父也一直在點悟我,明白了應該走出去證實大法,通過切磋更加堅定了走出來的正念。師父講:「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倆認識到這一念特別重要,有了這一強大的正念,就沒有了一絲怕心,感到力量無比巨大和用不完的勇氣。夜裏1點鐘,我倆在值班室後窗口下面,掀了一個小洞,走了出來,逃離了魔掌。

在我被關押期間,邪惡之徒到我家進行瘋狂抄家,把電視機搶走,那位功友家裏的拖拉機被它們搶走了,出來後,我至今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在外幸遇功友,我就把遭受邪惡迫害的經歷和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寫出來,讓大陸同胞乃至全世界更多的善良的人了解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受到殘酷的迫害與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的殘忍虐待。邪惡當權者為了逼迫堅信真、善、忍的修煉者放棄信仰,踐踏憲法和人權公約,不講法律,不擇手段,採取手段之惡毒,之殘忍,之流氓,之陰險,前所未有。

清醒吧!善良的人們,不要再輕信邪惡的謊言。明白正與邪,是與非,將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警告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立即停止自己的惡言惡行,不要落下「入無生之門」的可恥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