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成長的好孩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3日】甘肅省的一個農村,有一對夫婦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2000秋季,兩人因和平上訪而被警察非法拘押在勞教所。家裏有三個孩子:一個姐姐(15歲),兩個弟弟(分別為10歲和八歲),無依無靠。

2001年,姐姐只好求村裏人幫著收割了麥子,但壞人還不肯放過,到家裏多次搶劫之後,最後乾脆洗劫一空。電視機,收音機,洗衣機,錄音機全被鄉幹部搶去。大法弟子的親弟弟也趁火打劫,多次偷竊。三個孩子無家可歸,只好到叔叔家,經常被罰站,挨罵受氣。大法弟子家6畝地由孩子的叔叔無償耕種,收成盡歸叔叔所有,但還向該大法弟子索要孩子的口糧。姐姐到平安台省第一勞教所探視父親時,提起不幸遭遇,不禁失聲痛哭,說:「村人說:『爸爸媽媽大勞教,我們小孩小勞教──』。」父親說:「不要哭,堅強起來!」回到家,已失學的小女孩堅定地修起了大法,自己看書學法之餘,還寫「法輪大法好」積極挽救世人!現在小弟子還跟其他弟子一起集體學法,共同精進。


附:小女孩的文章

我是一個農村女孩,今年15歲。父母97年有緣得法。煉功前,父母都是多種疾病纏身的人,特別是我母親她那萎縮性胃炎和類風濕同時犯的時候,手腳腫脹疼痛,我們經常為她掉淚,一個美好的家庭,就這樣被無情的病魔給攪得失去了我們應有的歡聲笑語。煉功後,我父母在很短時間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自從他們煉功以來再不用吃一片藥了,我們不煉功的人也沒吃過,真是「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轉法輪》)後來,我和兩個弟弟也修煉了。

1999年7月20日,廣播電視突然開始污衊攻擊大法,給大法和師父造了很多謠言,並且壞人殘酷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父母說:「這全是假的!」於是他們去北京上訪,沒想到江澤民是蓄意迫害大法,反而讓警察把我父母關進看守所一個月才放出來。他們沒有屈服於邪惡的迫害,母親又一次到北京上訪,父親又被鄉派出所綁架,被打得慘不忍睹,後送看守所,非法長期關押。我和弟弟面臨無法想像的困境,正是夏收季節,我也無法上學了,眼看別人家的麥子全都收完,心裏十分著急。我不會用鐮刀,只能請左鄰右舍幫忙,好不容易才把糧食收回家。每當夜深人靜時,我的眼淚打濕了枕巾,看著兩個弟弟想念爸爸媽媽,可是我沒怨恨父母,因為他們是堅持真理才被江澤民的打手抓去的,於是我更加堅定了。每當看到兩個小弟弟哭著要爸爸媽媽時,我就告訴他們師父說過的一句話「人吃一點苦,碰到一些魔難,不是壞事是好事。」(《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並說:「爸爸媽媽很快會回來的。」

可是受江澤民指使的壞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開著車帶著二三十人闖入我家,不顧鄉親們的勸說毫不留情地搶走了糧食,電視機,錄像機等個人財產。他們吃百姓的,做著踐踏百姓的勾當,在電視上又包裝成「人民的公僕」、「人民的救星」,到處標榜自己,矇騙全世界的善良人民。全世界的人們:睜大眼睛,不要相信江澤民的謊言啊!千萬不要相信惡魔的謠言而毀滅了我們美好的未來!

更讓我難以忘懷的是2001年元月的一天,一位親戚到我家喊我父親給他們拉一車煤,稍後又來了一個老奶奶。父親從看守所剛回來沒幾天,正和鄰居修我們的井,就讓那個親戚等一下。這時來了公安局的車要抓我母親,一進門看我家還有兩人,不聽他們解釋,就抓起板凳打向親戚和老奶奶,那個修井的也嚇跑了,多邪惡啊!結果親戚和老奶奶同母親被惡警抓走了,父親給母親送行李時也被所謂的公安抓去了。江澤民的打手們於2001年一月十九日在我們當地開了一個大型的非法「宣判會」。我的父母和好多大法弟子被惡警用繩子五花大綁,還掛了二尺長的白牌子!會後我父母和那個親戚與老奶奶被非法勞教了。

全世界善良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我的父母病重住院時,不能下地幹活時,江澤民和他的打手們沒一個人過問,多種苛捐雜稅少了一分錢都不行!可當我的父母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身心得到健康時,能夠更好地服務於社會時,卻被那沒有絲毫人性的江澤民集團關進了黑監!目前我父親和千千萬萬的善良的好人們仍然被非法關押著,在極痛苦中為堅持做「真、善、忍」好人而被殘酷迫害,其中又有多少善良的人被殘忍地虐殺!

每當我想到世上還有許多人因為聽信了江澤民這個全人類公敵的謊言而仇視大法和惡意對待法輪功修煉人時,心裏就無比的難過!但是,無論是甚麼邪惡都阻擋不了人類追求「真、善、忍」的步伐,所有惡人在不久的將來都將在歷史的審判中可恥地結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5/2279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