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開口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的責任是在救度無量無際的眾生,而我們救度眾生的主要方式就是「講話」,也就是講清真相。結合自己的修煉經歷,我覺得在周圍一些同修中還存在著「不張口講話」的問題,主要有這麼幾種情況:一個是懶得講,一個是不屑講,一個是怕講,一個是不知如何講。

懶得講的背後,隱藏的是懶惰和冷漠。不屑講,實際上是用自己的標準在判斷眾生是否可得救度。怕講,一個是怕講不好,一個是怕講真相受到迫害,實際上是為我為私的執著在作怪。不知如何講,則是人的觀念限制了自己神的一面,阻擋了本性的一面正法。

在勞教所裏,一天,我的一個「包夾人」忽然問我:「食而不味──口斷執著」是甚麼意思?我很驚訝,因為這個包夾人是因為吸毒被勞教的,以前對大法弟子很兇,現在他竟然能記得師父的詩!我馬上給他解釋了,並講了整首詩的意思,他聽後非常高興,告訴我,以前在看守所時,聽一個弟子背這首詩,他當時問那個弟子,但那個弟子不告訴他。後來,我了解到,這個弟子姓陳,就關在這個勞教所另一個房間裏。後來,我與這個陳姓弟子又關在了一個房間裏,我想,這是師父的慈悲安排,讓我指出這個弟子的懶得講和不屑講的執著。當我向這個房間的一個包夾人反覆講真相的時候,陳姓弟子顯得很不高興,總是責備我:給他講甚麼呀!懶得講和不屑講的執著心暴露無遺。我把這個情況與其他弟子交流後,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們開了一個小法會,促使陳姓弟子看清了自己這方面的執著,以後,陳姓弟子逐漸從懶得講和不屑講的狀態中走出來,開始向人講真相,狀況逐漸向圓融方面轉變。其實,許多弟子都存在懶得講和不屑講的障礙,包括一直很堅定地直面邪惡的弟子,他們在酷刑折磨下,堅強不屈,但是,他們中不少人不自覺地被懶惰和冷漠控制,忘了講清真相的神聖使命。

怕講,是普遍存在的現象。怕是一個強大的執著,是阻擋我們助師正法的絆腳石。怕的不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是純真的、無所畏懼的,怕講是後天產生的觀念,是要修去的東西,我們怎能把這後天的自私和骯髒的東西當作自己呢?師父總是用各種方式暴露我們掩蔽很深的心,就是希望我們能正視它,下決心修掉它。怕講的執著,只有在想講和講的過程中表現出來,只有在講的過程中才能去掉。如果我們不在「講」中磨煉,就不能指望坐在家裏能自動把怕心修掉。作為大法弟子,怕心暴露出來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怕心的掩蓋。其實,我們完全可以在怕心最薄弱的地方突破,一點一點修去怕心,熔煉意志。比如,有的弟子害怕當面講真相,那麼可以採取隱蔽發資料的方式講真相,有條件的,還可以採取其它需要懂技術的方法,等等。在最便利的講真相的實踐中,我們的怕心會越來越少,膽量會越來越大。有時,怕心是被想像放大了,其實,只要靜下心來學好法,講真相並不像想像的那麼可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如果我們連修去怕心的願望都沒有,師父也無能為力。當我們的主意識很強、正念很足時,師父甚麼都可以給我們做。

我認識一個老弟子,本來話就少,在迫害面前,話就更少了。當我數次鼓勵他走出來講真相時,他總是說自己心態還沒有調整好,可兩年多了,現在還沒有調整好。我們都知道他被怕心阻擋著,但他總是掩蓋自己的怕心。最近,我在路上碰上他,問他狀態如何,他說還是那個樣。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第四講「提高心性」)講真相,是邪惡最害怕的,它們必然會製造磨難,如果我們不能在「講」的磨難中修煉自己,我們就不可能修去怕講的執著,我們就不可能得到提高。如果我們執著於安逸,執著於怕被迫害,邪惡就會放大我們的怕心,使我們萎縮於怕的境地而不能自拔,最終使我們自我毀滅。

不知如何講,其實是用觀念代替了自己,用人的一面抑制我們神的一面。我們大法弟子都來源於很高的層次,帶著普度眾生的洪願隨師在人間正法,我們應該是無所不能的。一個如來佛一揮手,瞬間可以天翻地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怎麼能被那後天低級的觀念束縛著,人為地滋養邪魔呢?其實是主意識不強、心不正造成的。特別是當師父講法越來越明時,我們再不能清醒地認識我們是誰以及我們的重大責任是甚麼,我們就不配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存在。

每一個弟子的修煉過程都是一部輝煌的歷史,我們只要把我們正悟到的告訴人,不就是在講真相嗎?怎麼存在講不出來,不會講呢?我們的一切都是為了正法而產生的,我們的肉身也是為正法而存的,有大腦就會思考,有手就能做,有腿就能走,為甚麼有嘴就講不好呢?實際上是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問題的問題。如果我們能清醒認識到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如果我們能想想為救度一切眾生而耗盡了一切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如果我們能修出一點慈悲,我們就不能以不會講、講不好來推脫自己的責任。一個有良心的常人尚能向落水的人伸出援手,作為大法弟子為甚麼就那麼吝嗇自己的嘴巴呢?動動嘴、動動手就可以使一個主或一個王得救,就可以使無量無際的眾生得救,這是多麼偉大的威德,為甚麼就能被後天的觀念帶動而講不好呢?一念一言能決定那麼多的生命的存與滅,而我們卻因為聽從那低級觀念的控制不知如何講,當我們歸位的時候,看到那麼多生命因為我們自己的不知如何講而失去未來了,怎一個悔字了結?!

其實,講真相有多種不同的方式,當面講是講真相,散發資料也是講真相,做網絡是講真相,利用電視、廣播也是講真相,寫文章是講真相,做橫幅也是講真相,繪畫是講真相,創作音樂同樣是講真相。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報著慈悲善念去講,無論怎麼講,都能展現大法鎮邪滅亂之法力,都能體現救度眾生之威德。正念很強時,奇蹟就會出現。有的老年女弟子,根本沒有當眾講過甚麼話,而且一講話就臉紅,然而,由於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神的一面展現出來,竟能當眾滔滔不絕講真相,連參與迫害者都伸大拇指。如果我們時時都展現本性的一面,人間的語言甚至人間的一切都能為我們講真相而隨意所用。

同修啊,讓我們破除後天的觀念,以純淨的心態勇敢地去講真相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會在我們證實法的進程中產生,億萬年的機緣可千萬別錯過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7/2455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