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28日】讀師父新經文《正神》,我悟到自己以前對眾生、對親人是不夠善的,沒有完全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為別人著想。

我的親人由於受邪惡宣傳的矇蔽,曾把我因為堅持修煉被邪惡迫害說成是我給他們帶來了痛苦,因此對大法心存怨恨。為了減輕邪惡對我的迫害,他們拉關係,走後門,送錢送禮,甚至違心地站在邪惡一邊說話來「挽救」我。那時,我身陷鐵窗,沒有機會向他們講清真相,只能隔牆興嘆:雖然他們是我的父母兄妹,也只能以他們對大法的態度來衡量,該去哪兒就去哪兒了。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

一年後,我從勞教所中被放了出來,親人們都因為我得到了一點有限的自由而如釋重負。但我卻發現,他們並不是真恨大法,而是把我被迫害後他們所承受的痛苦當作是大法的不是,他們這種是非不分、黑白不辨的思想一方面來自於邪惡的造謠宣傳,一方面來自於對邪惡的害怕和人的自私──只要自己不受傷害,明知不對也去附和。

於是,我一方面給他們講真相,一方面嚴肅地指出他們這種做法是在助紂為虐,讓邪惡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我對他們說,如果大法弟子的親人都能站出來,替自己的親人說句公道話,邪惡還敢這麼猖獗嗎?

漸漸地,他們的心靈開始復甦,說:知道好就在家煉,不要出去講真相,外面太危險。為了說服我,不讓我出去講真相,以免再受迫害,他們又搬出報紙電視的造謠做依據,要我「回頭是岸」。我知道,他們這種態度對待大法是不行的,心裏又產生了消極的念頭:我盡力了。結果怎樣隨他去吧。

表面上好像是盡力了,好像也不執著於親情,不執著於結果,但心裏總覺得有甚麼地方不對勁兒。

學了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後,我悟到:那些出於生命的自救本能安排正法這件事的舊勢力,歷史上他們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切。那麼,他們是不是也安排了大法弟子的親人呢?在這件事情上讓他們也參與「考驗」大法?「考驗」大法弟子?那麼,大法弟子的親人在正法中的一些表現是不是也是他們安排的呢?

它們這樣的安排不也是正法中的阻力嗎?那麼,我們無可奈何地「隨其自然」的時候,是不是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而這種認可是對舊勢力的妥協,也是對親人的不負責任,這對於迷在常人中,甚麼都不明白的大法弟子的親人是不公平的。作為大法弟子,是應該全盤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親人的一切安排,不管我自己或我的親人在以往的歷史中因生命偏離法而對舊勢力作過任何承諾都全部作廢,堅決否定。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對師父說:我是師父的弟子,任何舊勢力不配安排我,也不配安排我的親人。當天晚上,我感覺到身體一層一層地被解脫,同時明顯地感覺到,它們對我的親人的安排已經被解脫了。

讀了師父的新經文《正神》,我心中真正升起了對眾生的慈悲,回過頭,我看到自己以往並沒有真正地完全站在眾生的角度去理解眾生,救度眾生,當我對親人說:「我盡力了,你自己決定你的未來」的時候,當我對一時聽不進真相的人說:「我是為你好,你會後悔」的時候,我並沒有真正做到完全為別人好,那背後隱藏的是一顆不易覺察的私心:我已經盡力了,將來怎樣你怨不著我。

真正站在眾生的角度去理解眾生,善待眾生,真正地對眾生負責任,使眾生真正得到救度,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我們應該做得更好。

個人所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